“似乎有点麻烦!”

    赵阳松开腕脉,站起身来,没有什么避讳,直接地对着旁边父亲道。

    赵父倒是有把握一些,道:“小心一些的话,慢慢疏通经络,还是有办法的!”

    “只是......时日太久,恢复就要看情况了,特别是神志方面!”

    赵阳嘴角翘了翘,看来断魂针近来确实是越来越厉害了,这么严重的情况,自家父亲都还有把握。

    当下便笑道:“这方面问题,可以交给我......”

    旁边的二统领,神情有些怪异。

    看着眼前毫不忌惮地谈论病情的父子,心头的期待和惊喜却是愈发的浓郁了。

    原本他还以为这赵阳跟来,只不过特意来自家这边混个脸熟,但却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在医术方面也如此有造诣。

    愣是来帮忙做事的,否不是来讨巧的。

    硬生生的让人要高看一眼。

    在二统领的这番思绪中,很快这对父子的讨论似乎便结束了。

    看着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赵医师,二统领轻轻地吸了口气。

    “二统领,老爷子虽然病情比较麻烦,但还是有希望恢复的!”

    赵父对着二统领缓缓点头笑道。

    听得这话,二统领神色一松,虽然听着两父子的讨论,似乎有些把握,但此刻真正听得对方的言语,这才算是彻底地松了口气。

    “该如何治疗,还请赵医师全力施为,需要何等药物,都请直说,李某定然为赵医师寻来!”二统领拱手沉声道。

    “二统领客气了,赵某身为医师,对病人自然会全力以赴!”

    赵父拱手回礼,道:“现在我将会为老爷子施针,看老爷子的反应情况,才能确定大概需要多长时间的治疗!”

    “赵医师请!”

    旁边的赵阳,打开箱子,帮忙拿出消毒的酒精,同时出手将床上病人的衣服解开。

    赵父也从贴身的口袋里,将断魂针拿出。

    旁边二统领在一旁好奇地瞧着。

    只见得两父子配合默契,一个消毒,一个下针,动作流畅,让旁观之人无由来地便更多了一份信心。

    看着那边施针的赵医师,突然二统领目光一凝,定定地看着赵医师的手,当然最主要是看着赵医师手中的针。

    他隐约地感知到,那银针此刻正在透出淡淡的灵光。

    强抑住心头的惊愕,二统领死死地盯了几眼,心头惊喜阵阵袭来。

    “天命之宝?竟然是天命之宝!”

    二统领惊喜地看着那银针,又看向赵父,心头喜悦至极,看来自家老爷子这回是真有希望了。

    他见过的天命之宝不少,但这种医疗型的天命之宝,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是在这个时候。

    能有天命之宝在手,难怪面对其他医师都束手无策的自家老爷子,这赵医师能如此自信。

    花了半个多小时,赵父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伸手接过旁边护士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汗,然后一一将这老爷子身上的银针拔出。

    收拾好之后,才对着满脸希冀的二统领,道:“老爷子的情况有些麻烦,大概需行针半月左右,每天一次,看情况。另外配合服药,想来应当慢慢能好转!”

    “甚好,甚好,有劳赵医师了,有劳赵医师了!还请赵医师开方施药!”

    当下赵父便开了一个方子,两父子这才告辞而去。

    二统领亲自将两人送到了门口,见得两人上车离去之后,这才大步地走回房中,将方子交给旁边的年轻军官道:“立刻去抓药!”

    又俯身到床边看了看,只见得平日脸色惨白的老父亲,此刻脸上似乎隐隐地多了一丝血色。

    这种情况,让二统领更是欢喜,自家老父亲这回真的有救了。

    缓缓蹲下,伸手握住自家老父亲那干枯的手,沉声地道:“爸,儿子这回给您找了一个好大夫,您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边两父子回到家中,赵父瞧着儿子,突然道:“你好像心情很不错!”

    “对!”

    赵阳倒是没有隐瞒,笑着道:“有了二统领这份人情,到时候我去崖山村也就放心些!”

    赵父眼中隐隐地闪过一丝忧虑,但旋即便笑了起来,道:“就算没有二统领这份人情,你也无需担忧;以你爸我的本事,怎么着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是自然!”赵阳笑着点头,道:“就算有什么事,喻统领那边也会帮忙!”

    “不过,有这位的人情,自然是更好不过了!”

    “行吧,反正预计年初的时候,便能有个大致的结果;只是这病人昏迷已久,生机微弱,就算是解决了血管堵塞的问题;但能不能醒来,或者能不能真正恢复神智,这...确实是有些不好说!”

    说到这处,赵父看着赵阳,迟疑着道:“你真有别的办法?”

    “有,不然我敢当着二统领的面说这个话?”

    赵阳笑着宽慰父亲,道:“您就放心吧,只要您这边把那血管堵塞的情况解决,接下来就是我的事情了!”

    对于自家儿子的本事,赵父自然是相信的,当下便也放了心。

    如此般的,一个多礼拜过去。

    赵父俯身将老爷子身上的银针取了下来,轻舒了口气,道:“二统领,情况很不错,老爷子的血管堵塞情况已经大大好转了;这样下去,康复有望!”

    “多谢赵医师,多谢多谢!”

    二统领脸上喜色盈盈,这几日来,自家老爷子的情况,他自然是知晓的。

    不止是脸色好了,就连呼吸也强壮了不少。

    这白天还特意请神经内科的医生来瞧过了。

    看着老爷子的情况,那位医生大吃一惊,说老爷子各种情况反应都好了许多,这样下去,苏醒有望。

    这才不过是疗程过半而已,这番下去,只怕自家老爷子真能醒了。

    “明日便是除夕了,到时候我下午过来给老爷子施针,不知方便么?”赵父缓声笑道。

    “方便、方便,只要您时间合适,我这边什么时候都行!”二统领自然是满口答应。

    一边朝着旁边招了招手。

    只见得那年轻军官提过来一个箱子,恭敬地送到赵阳面前。

    “赵医师和赵阳这些日子都辛苦了,连诊费都还没算!”

    “明日便是除夕了,我这边准备了些许礼物,祝两位和家人,新年快乐!”

章节目录

秘宝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叶天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天南并收藏秘宝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