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统虽然是张飞的上级,但张飞却是刘备的三弟,就冲着这份关系,庞统也不能不给张飞面子,哪怕是现在金旋正在和自己密议事情,庞统也不能不见他。

    庞统吩咐那名士卒道:“去吧,请翼德将军进来。”

    少时,便见张飞昂首阔步的走进了厅堂。

    “末将见过庞司徒。”张飞恭敬有礼的冲着庞统施了一礼。

    庞统示意张飞坐下,问道:“翼德来此何事?”

    张飞这个人是个直爽人,也不废话,他直接对庞统道:“司徒,听闻陶商的大军在赶来黔阳的途中居然歇兵了,数日不曾向前,依照末将的推断,想来陶商必然是受到了什么阻碍,不然不至于如此,依末将断之,陶商想来是断粮了。”

    庞统闻言露出了一丝笑意。

    张飞看着挺莽撞的,但实则胸中还是颇有几分韬略的,虽然他没有猜中陶商停军不前的真正原因,但却也能看出陶商的这次停军当中,确实是藏有不妥当之处,这份眼力着实是值得夸赞。

    庞统笑着道:“翼德猜的没错,陶商此番停军不前,确实是受到了阻碍,不过却不是断粮,而且眼下,也不是咱们进兵的最好时机。”

    张飞闻言一愣:“听司徒这意思,陶商这次停军不前,想来是和你有些关系了?”

    庞统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这事还真就是和我有些关系,翼德公想听吗?”

    张飞自然是有兴趣的,当下便向庞统请教。

    庞统也不含糊,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张飞。

    而庞统身旁,向他献出此谋的金旋,则是骄傲的挺起了胸脯。

    不过张飞似乎没有像是庞统想的那么高兴,他反倒是一脸的阴沉,面色变的很不好看。

    当然了,他的脸本来就是非常的黑,此刻即使变的非常阴沉,也不是特别的明显。

    以庞统的智力,自然是不会看不出张飞情绪上的变化。

    “翼德,你这是怎么了?”

    张飞面色一正,拱手道:“庞司徒,我大哥为人处事,一向是以仁义为先,司徒用这种下作的时候,坑害彼军,未免有些太卑劣了吧?”

    这话一说出来,庞统不高兴了:“翼德这话从何说起?庞某我怎么就卑劣了?”

    张飞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这般举动,和下毒有何区别?”

    “下毒?”庞统不由被气笑了:“我军不过是把彼军引入了毒瘴之地,何来下毒一说?这毒瘴乃是天道使然,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陶商军自己愿意往那里走,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庞某还专门作书告诉他,休要往毒瘴处走不成?”

    张飞张了张嘴,似乎是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语言。

    庞统继续道:“再说了,你离开江陵之时,你兄长吩咐你甚来?玄德公让你听我的话,可你呢?居然当众质问我!你什么意思?”

    金旋在一旁低声咳嗽一下,道:“司徒,就我一个人儿在场,也不算是当众……”

    庞统没理他,只是继续批评张飞。

    “庞某一心设谋,想要打败陶军,为的是什么?为的谁?保的谁?将军如此质问与我,我看我回头干脆向玄德公致辞算了!”

    庞统心中也是有些气不过,自己好歹也是当世英才,世人敬仰,可刘备这两个弟弟,各个不拿自己当回事,总是有事没事的给自己脸色看,涵养再好的人也受不了啊。

    他姓庞的也不欠他们三兄弟的!

    我可是名士!艹!

    论及口才,张飞自然远远不是庞统的对手,被庞统这一番抢白,半天连个屁也没放出来。

    不多时,却见张飞站起身,对庞统道:“是末将错了,出言无状,还请司徒不要往心里去。”

    庞统翻了翻眼白。

    他心道我要是跟你和关羽这样的人一般见识,早就被气死八百遍了,还能挺到现在?

    他也不是小气之人,随即略过了这一话茬。

    “算了,此事就此揭过,今后就不提了,你且准备兵马,来日往迁陵城一趟,据金太守说,那里堆积着迁陵城不少的粮草,将军率领三千人,将粮草搬运来,用以日后之用。”

    以张飞的身份,像是搬运粮草这样的活,自然是不应该由他亲自出马,但庞统今日之举,乃是为了给他一个惩戒,张飞却也是不得不答应。

    ……

    次日,张飞便率领三千人吗出城了。

    虽然他让庞统一阵抢白,说了道歉的话,但他心里着实是不太服气的。

    他的本性还是比较率直的,总是觉得庞统这种方法和下毒无异,有些小人之嫌,因此心中充满了抵触。

    但想起临行时,刘备吩咐给他的话,张飞这口气就得自己往肚子里咽了。

    凭心而论,张飞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兵马到了迁陵,将粮食取出来之后,张飞便开始回军。

    行至半路,张飞越想这事越觉得憋气,于是便招呼自己的亲卫军。

    “给俺把酒拿来!”

    亲卫军闻言顿时愣住了。

    他犹豫半晌方才道:“张将军,那个……您在临行的时候,不是答应骠骑将军,这次出征不饮酒的吗?”

    张飞哼了一哼,道:“那得是分什么时候,本将军现在心里郁闷!喝酒解愁,若是不喝,就得被活活憋死。”

    那亲卫士兵犹豫道:“可是,若是这样的话,回头让骠骑将军知道,岂不是得责罚于您?”

    张飞的眼睛一瞪:“你若是再磨蹭,信不信俺现在就抽你鞭子?”

    说罢,便见他起身,拿起旁边架子上的马鞭。

    那亲卫军不敢大意,连忙奔出了帐篷。

    “再把校尉以上的武将叫来,让他们跟俺一喝!”张飞冲着那亲卫军落荒而逃的身影高声喝道。

    ……

    不得不说刘备还是极为英明的,他不让张飞喝酒自然是有他的理由。

    张飞这个人平日里多少还好,这一喝酒,根本就不像是个人了。

    完全的大变身!

    而且还是逢喝必多。

    最可恨的是这厮还不喝独酒,得让一帮人陪着喝。

    眼下这个情况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张飞和一众副将校尉,在帐内开怀畅饮,众将都是浅尝则止,但张飞自己心里却没一点逼数,楞生生的给自己灌多了。

    “喝!都给俺、俺……俺喝!”张飞醉醺醺的打着酒嗝,一边喝一边下命令:“”喝完之后,都跟、跟……跟俺打陶、陶商去!”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垭口无言。

章节目录

三国有君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臊眉耷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臊眉耷目并收藏三国有君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