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泰跪在心怡面前,道:“不要给他喝了,求你了,求你了!”

    心怡却是没有理会,坐在椅子上翘着脚,慢悠悠地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怎么可以不给王爷分点呢?方信,快点啊,你看王爷都渴成什么样子了!”

    安泰一边看着宁王痛苦地躲避,一边哀求着心怡。

    心怡低下头,盯着安泰,道:“你给皇上下毒,害得他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们吗?”

    “我求你了,不要给他喝,不要啊!”安泰竟然叩头了。

    “你跟我商量要那传国玉玺,我也跟你商量一下。”听心怡说这话,安泰突然抬起头。

    “你要么把解药给我,要么我就让你心爱的男人毒发痛苦而死。虽然都是死,挨那一刀应该比吐血不止、肝胆俱裂要舒服吧!”心怡冷冷地说道。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安泰骂道。

    “狠毒?我哪儿比得上你啊!”心怡道,“这么说来你是不肯答应喽?方信,赶紧着,给王爷灌下去!待会儿咱们大家伙都瞧瞧王爷毒发身亡是什么模样!”

    方信使了个眼色,过来两个手下按住宁王,方信便开始灌了。

    “住手,住手——”安泰大声喊道,心怡一挥手,方信便停下了。

    “我给你,给你!”安泰跪在地上痛哭道,从头上取下一把簪子,“解药就在这里面,打开就是了!”

    方信赶紧过来,扳开簪子,里面是个小布袋。

    “解药都在那里面!”

    “方信,拿去给王爷试一下再说!”心怡害怕安泰是在骗她,便如此说道。

    “庄心怡,你不是要解药吗?你都拿到了,干什么还要这样对他?”安泰哭泣道。

    “不是我信你,主要是因为你欺骗了太多的人,我要是不亲自试验的话,根本不敢拿走!”心怡说道。

    “你就不怕在这里耽误了时间,即便是拿到真的解药也救不了你心爱的男人吗?”安泰反问道,“反正我都要死了,可是我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死在一起,你呢?你若是这样磨蹭,就连和那个人同死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媚儿,如果你这次骗了我,我会把你们两个凌迟,你最好别忘了!”心怡说完,带着方信赶紧离开。

    看守解下宁王身上的绳索,准备送他回牢房。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宁王问。

    “我为什么总是无法恨你,不管你怎样伤害我,我都是无法恨你。你知道我为什么爱你吗?”安泰回头泪眼蒙蒙地望着宁王,“因为你让我对未来有了幻想,你让我对爱情有了憧憬。我知道你即便是真的成功当了皇帝,也不见得会娶我,可是,我依然会把你的梦当成是自己的梦。不管遭受多少的屈辱,我都会告诉自己,只要我挺过去了,只要我努力下去,就可以帮助你实现你的梦想!我只想看着你的笑容,因为那是世间最美的景致!”

    说完,她擦着眼泪站起身,一头撞在青石的墙上,宁王冲过去将她抱在怀里,颤抖着手擦着她的泪和血。

    “如果有来生,我还想遇见你,你呢?”她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人了,却还是露出最美的笑容问他。

    他重重点头,握住她的手。

    她好像是看到他答应了,便笑着说道:“如果能够再见,我想做个平常人,简简单单的爱你!”

    话说完,她的手便垂了下去。

    “媚儿,媚儿——”

    阴森的牢房里,只有宁王的哀叫声回荡。

    安泰公主微笑着闭上眼,为什么会笑?因为她在最后那一刻看到了初次见他的情形,那伴随着雪花翩翩落下的梅花,他那清澈的笑容。

    如果人生可以停留在那一刻,那会是怎样?

    明玄钰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可是,等他睁开眼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趴在床边的熟悉的面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一睁眼就是这样的场景,而这一切似乎如同梦境一样不真实,却又好似脑海中浮现过无数次的场景一样熟悉。

    他笑了,却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她突然惊醒了。

    四目相对的刹那,眼中似乎已经轮回了千年!

    没有任何的语言,只要这样看到对方,心情便已经传达。

    新年到来了!

    可是,今年的后宫却和往年不同,是一片真正的和谐喜悦!

    不知不觉间,心怡成为了后妃们的中心,大家对她不是敬畏,更不是虚意的逢迎。而左菡卿,依旧像过去一样说些让别人捧腹不止的话,依旧做着她的泥人。

    不会有人再去刻意回想那个恐怖的早晨,对保护她们的心怡和左菡卿表示什么,只是如同一家人一样平静地相处。

    有人死了,有人疯了,有人被关了,有人搬出皇宫了。在明玄钰确定健康无虞之后,德妃请求他允许自己去西苑照顾太皇太后,因她言辞恳切,明玄钰便答应了。

    二皇子夭折了,可是,皇长子已经开始到处乱跑了。

    到了五月份,在郑元白太医的悉心照料下,明玄钰身上的毒已经全都清除了。

    端午节这天,明若兮邀请哥哥、心怡、李岩、方信和顾非烟以及郑太医到郁华宫做客,就连赵墨和魏玉生也都被邀请了。

    众人在郁华宫的虹怿园喝酒聊天,好不热闹。这也是上次事件后,明玄钰第一次离开皇宫。

    明玄钰和心怡挽着手走在湖边,方信搀着大腹便便的顾非烟跟在他们身后,赵墨、李岩、魏玉生和郑太医坐在亭子里说笑。

    明若兮左右手各牵着一只刺猬在湖边跑,皇长子追着她。

    心怡回头就看见儿子因为追不上而坐在地上哭,不禁笑了。

    明若兮把手上的绳子交给跟过来的叶翊譞,跑回去扶起小侄子,数落道:“你这小子,还不快点长大不就可以追上我了吗?”

    叶翊譞见状,牵着刺猬过来,把其中一只交给皇长子,小孩开心地接过绳子,屁颠屁颠地跟在姑姑的屁股后面牵着刺猬跑。因为担心他们两个摔倒,叶翊譞还是追了上去。

    明若兮停下脚步,捡起地上的树枝,对侄子说道:“小子,你看哈,姑姑给你教好玩的。”说着便拿着树枝捅在刺猬的背上,那刺猬便缩成了一团,皇长子看着哈哈大笑起来。

    明玄钰见状一脸苦相,心怡却笑着对明若兮说道:“过两年他就和你一起玩啦!”

    “那可不行,我还想要多几个侄子侄女陪我呢!”明若兮笑道,她看着方信和顾非烟,好像深思道,“看来指望你们家的更快一点!非烟姐,加油啊,我这边可等着呢!”

    “殿下——”现在是换做叶翊譞一脸苦相了。

    众人大笑。

    明玄钰叹道:“唉,这个若兮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顾非烟走过来说:“皇上,看来叶大人比您更苦恼呢!”

    众人往前看去,叶翊譞正像个保姆一样看护着两个孩子。

    “看来是啊!”心怡笑道。

    那边亭子里,赵墨冲着叶翊譞喊道:“小叶子,等会还要再跟我们喝几杯啊!”

    李岩转过身,望着湖畔那两对和谐的身影,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

    心怡回头看见李岩正望着这边,对他挥挥手,却叹息道:“唉,李岩还真是可怜,跑去劝姐姐,竟然被她给下了毒!”

    “人啊,为了争夺利益,真是连人性都没有了!”明玄钰说道。

    “玄廷在天有灵,若是知道李岩为了他受了这么多苦的话,一定会不安的!”心怡说道。

    “我想,玄廷他要是看到今天的这一切,也会欣慰吧!毕竟,杀害他的凶手已经伏法,而且,我们大家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他拍拍她的肩,微微笑道。

    是啊,所有的一切都终结了!

    但愿以后再也不会发生那样残忍的事!

    湖边到处是欢声笑语!

    月牙倒影在湖面上,水波荡漾。

    明玄钰和心怡的寝宫内,那如婴孩臂膀一般粗的蜡烛正在无声地燃烧着,映着床上交缠的身影,爱在此刻是如此的浓烈又直接。

    一切皆是因为爱!

    “那件事,你真的太勇敢了!”他微笑道。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半年来你第一次因为那件事夸我啊!别人都被嘉奖了,惟独没有我!”她有些委屈的说。

    “我要给你的,你早就得到了,除了那个,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了!”他说着,把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脏所在的位置,她淡淡的笑了,偎依在他的怀中。

    “不过,你那次真是太冒险了,京城都被人家掌控了,万一没办法了可怎么办?”她说道。

    “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我是不会失误的!”他的语气是那样的不容置疑,而她何时不信他了?

    “若是宁王知道那个传国玉玺是假的话,他会不会气的从土里跳出来?”她突然笑道,却又赶紧说道,“哎呀,大晚上说这个真是吓死人了!”

    他却故意装出怪异的声音同她讲话吓她——

    次年正月初一,明玄钰下旨册封懿妃为中宫皇后,而他的后宫也没有增添过新的妃嫔。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惊心后宫路:懿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雨竹月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竹月影并收藏惊心后宫路:懿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