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如果没有她,我的生活将是这样。

    上辈子,楚楚死的时候是三十岁。

    那个‘冷’夜,宁楚楚进了酒店之后,只以为那个房间是张姐给自己订的,可是呢?谁能够想到一路和自己风雨同舟的张姐会成为最后出卖自己的人?

    庆功宴刚结束,整个人特别的疲倦,出了电梯,走在走廊里面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就在她刚刚走过的身后,一个清隽贵气身影的脚步停顿了一秒钟。

    “总裁?刚才说的和承锦合作的案子要继续跟进吗?”

    他继续往前,没有回答助理的问题,只是皱眉幽幽询问道:“6201是莫总订的?”

    他的洁身自好整个奥博都是有目共睹的,助理以为总裁是有些瞧不起这种事情,于是回答:“对,莫总。”

    他继续低声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进了他的房间?”

    “您说的是宁楚楚啊,最近几年红起来的一个女明星,听说男粉丝有一大批,从出道一直走的清纯路线,也没传出过什么绯闻。”他想起刚才遇见的那一幕,忍不住多了句嘴,“那个圈子真乱,表面和里面真真假假没有一双火眼晶晶一般人还真的看不出来。”

    傅斯言没有说话,等电梯下来,这个过程中,看了一次手表,大概五分钟左右,电梯来了,他乘着电梯离开。电梯下到一楼的时候,他的左心口像是有预感一般,开始钝了一般地疼痛,他们的生命轨迹在这一辈子错开,一个人离开,再也不能重逢。

    他忍着疼痛,助理扶着他离开。

    去医院检查也没有检查出什么所以然来,几天之后在电视里面看到当红女星宁楚楚因为抗拒潜规则,意外身亡的消息的时候,他又想起了那天在酒店六楼看到的场景,然后将回忆拉长。

    他和宁楚楚其实并不陌生,最起码他是那么认为的。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但他们一直保持着最安全的距离,这个距离也刚好是他也觉得不错的。

    据他的了解分析,宁楚楚很高傲,就算余静不告诉叮嘱她不要搭理自己,她也未必就会搭理他,但这是她从小生活的环境所造成的,不过虽然高傲,却并不目中无人。

    他年少的时候,甚至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她哪一天不那么高傲地对哪一个男生,像在余静面前一样乖巧,那一定会很可爱,而那个男生也一定会很幸运,让她放下一身骄傲,柔美笑颜。

    每个男生在年少的时候其实都有一个性幻想对象,而那个对象不一定要多聪明,多厉害,但一定要具有的特征就是,漂亮、清纯、最好还带着些个人特殊色彩。他是普通人,自然也不能免俗,会注意到一些人,但是也只是青春期的注视而已,再无其他。

    十八岁,高中毕业之后去b大毅然风雨无阻。然后一步步扳倒宁康,使他罪有应得。

    报仇之后,他和以前的联系也断了,生活有了新的开始,人生不断往上走着,可是呢?一直往上孤独感也就愈发强烈,他赚那么多钱,只配了人生那么多时间,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存在银行里面的一堆数字好像也并没有买来开心。

    他阻断了外界的一切消息之后,并没有在继续关注宁楚楚的动向,并不知道宁楚楚去当了明星,只是一个偶然才看到几天前的一幕。

    当时,他只觉得事事无常,当初那个骄傲的女孩子变得更加柔和,接受了这个世界不公平的规则,他有些感慨,所以便上了心,明知道6201里面住的人是莫然,还是多问了助理一句。

    而看到电视机里面记者铺天盖地般报导的信息,他看着屏幕里面放着的宁楚楚生前的字数照片,美好清灵的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就这样离开了,为了保留她身上最后的一丝骄傲。

    原来,骄傲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被她隐藏起来了而已。

    只不过,她去的太早,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很多地方没看,很多美好没有体会太可惜。

    他只是有些怜惜,并无其他情绪,总归是叫他曾经懵懂过的人,只是怀念。

    人生有很多无可奈何,他无权干涉太多,自己孑然一身,没有任何事情困扰,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当天夜里,他感觉自己醒来,迷迷糊糊的,天空却已经亮了,阳光灿烂,没有拉上窗帘,撒了满室,这个场景太……令人怀念,以及...

    太过熟悉,傅斯言皱眉,爬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远没有自己原本的身体高大健硕,还来不及思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卧室的门就突然打开了,进来的人竟然是他的妈妈,温柔地看着他,“宝贝儿,午睡醒了?”

    一时之间,他的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天知道他有多怀念自己的亲人,他站在那个位置孤独太久,久到他觉得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妈妈的怀抱让他感到久违的宁和。

    他的妈妈竟然将他从床上抱了起来,挪到客厅,客厅里面不止她一个人,还有一些人他并不认识,或者说绷紧认识,但是年份太久,那些不重要的人已经开始在他的记忆里面淡开了。

    不知道那些女人中是谁开了个头,说起了孩子中间的姻缘,弄得傅斯言的妈妈也忍不住问他,“斯言长大以后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生做你的妻子呢?”

    其他的女性也看着傅斯言,也许是傅斯言从小就长的玉树临风,又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神,他的沉稳给她们的感觉就是很懂事,所以也都看着他,想着这么小的孩子能够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鬼使神差地,傅斯言竟然又想起了宁楚楚的样子,说道:“长头发,爱笑,却又有点出人意料的骄傲。”

    他说话的表情很认真,可是这样认真的表情虽然适合出现在上辈子的大号傅斯言身上,却并不适合出现在现在小号的他身上。

    众人,轰堂大笑,并没有将他说的一切放在心上,毕竟只是小孩子的童言无忌,笑过了也就没什么。

    可就是这大家都以为只是童言无忌的一席话,在伪下辈子竟然真的成了现实。

    傅斯言起身,打开卧室里面灯的开关,只觉得刚才的一席梦无比真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梦到自己的妈妈了,而且还有她,真是奇怪。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是不是这样他不知道,他戴好手表,看了一下时间,只知道自己待会九点还要开一个会议,这才是他的真实却又无聊透顶的生活。

    别人或许羡慕他的表面,但又有谁知道这其中背后的意义呢?谁又在意他是不是很想干下去呢?

    他想,在等几年,他就去环游世界,人生不应该只有奉献,更多的还应该是享受才对。

    就算孤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宁缺毋滥的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番二:你是想做花仙子吗?

    宁楚楚大学毕业之后,不仅仅

    在别墅的花园里面种满了花草,还开始在卧室里面种了不少。

    一天,傅斯言醒来之后,入目的就是自己床前的一盆吊兰,已经等着自己醒来的宁楚楚,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乖到不行。

    “这盆吊兰?要放在房间里面?”

    “恩。”

    一盆吊兰而已,没什么,于是主动问:“那要我帮忙吗?”

    宁楚楚等的就是他的这句话,“能不能在卧室外面的阳台上种上一片长青藤?”

    “可以种在花园里面啊?”

    “不行!”她想努力说服他,“你看吧,以前你总是嫌弃我在花园里面种太多花草,现在我换个地方,好不好?”说完将已经清醒过来的傅斯言轻轻揣着手腕拉了起来,傅斯言没有办法,顺着宁楚楚的意思起身。

    宁楚楚指着阳台边缘,“往这里种上一片长青藤,然后让它垂下去,直直地掉在一楼,像一层天然的绿色帘子,每天在下面都能够看到,然后心情也会好一天的。”

    傅斯言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宁楚楚,可是往自己的卧室种上一阳台的藤蔓,真的有点困难,在或者说,今天如果他继续纵容下去,明天可能就真的会种在卧室里面了,他真的不能保证。

    宁楚楚拉着他的手臂,不停地摇啊摇,每个女生都有一个梦,梦里有一架藤蔓秋千,她穿着美美的裙子,身后的人纵容地推着她,宠着她。

    她也不例外,尽管真实年龄远超少女,但那颗少女心,是年龄所无法改变的,永远的十八岁。

    劝解不听,但种在自己阳台上傅斯言坚决不敢苟同,最终干脆天马行空地建议道:“要不,种房顶吧。照样可以垂下来,我们二楼也可以看见,在把我上次买的两把木制藤椅拿出来,晚上还可以若隐若现地看星星。”

    她要疯他就陪她一起疯。

    天马行空又怎样,至少他愿意陪伴,她还愿意想象,两个人之间还有无数个无数个可以循环的天马行空。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章节目录

重生之楚楚动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陈初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初慕并收藏重生之楚楚动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