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当着那么多的人说了这件事,那么你的前途就毁了,你这批精卫中我最看好的一个,真的不希望你就此葬送前途,所以我单独叫你,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不要声张出去,要保密,懂么?”衍生缓缓的的说道。

    杨威的眼神有些动容:“多谢副帅厚爱。”

    “行了,起来吧,回去的时候我会跟太子殿下禀告你的功劳,但是瑞安王妃这件事你先别声张,免得引起猜忌,我找个机会自会跟太子殿下说清楚的。”

    “恩,那我可不可以求您一件事?”杨威似乎想到什么,略带为难的说道。

    “说。”

    “副帅您不要伤害她,好不好?”原来杨威担心的是这个问题,看来,面对倾国倾城的美人,他的确是动心了。

    “杨威,这件事不用你说,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她可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质,关系两国的胜败呢,我自有用处,你放心好了。”衍生看出杨威的心思,也没当众说破,而是给了他一个安心的承诺,告诉他不要伤害到叶安然。

    “多谢副帅成全。”杨威显然对衍生已经是掏心挖腹的忠诚。

    “好,那你们准备一下都跟我撤回大营吧?”衍生吩咐道。

    杨威一愣:“副帅,我们不要继续坚守的么?”

    衍生无奈一笑:“怎么坚守?解药都被人给拿走了,你们在这里也是毫无用处了,回去吧。”

    “是。”杨威点了点头,随后,三百精卫,跟随衍生一路浩浩荡荡的回了流云大营,当然,马车内还押送着叶安然。

    另一边,天幕军帐已经是等的很焦急了,宇轩连夜赶回天幕,把三色果拿给军医,军医急匆匆的配置解药,为大家解毒。

    西宫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又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叶安然没有回来。

    “宇轩,王妃呢?”西宫爵着急了。

    “王妃娘娘她……她没回来,回来的路上,我们遇见了山贼,后来王妃娘娘为了让属下先送解药,引开了山贼,让属下逃走了,属下也通知了流云国的黑衣人去救王妃。”宇轩随后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西宫爵说了一遍。

    只见西宫爵的脸色越来越难堪,听到最后,西宫爵藤的一下站了起来,照着宇轩的腹部就是一脚,这一脚,力道不小,把宇轩足足踢出五米远。

    “爷,息怒啊,宇轩兄弟与那些山贼交手已经受了伤,这一次他拿解药也有功劳,还请爷不要怪罪。”修雷罕见的为宇轩求情。

    西宫爵铁青着脸指着宇轩骂道:“我宁愿你拿不回解药,也不可以把我的王妃弄丢,而且你这个废物,竟然连山贼都打不过,真是太让本王失望了。”

    西宫爵真是快要被气死了,他当初看上宇轩的武功,觉得他是一个练武的好苗子,才把他安排到叶安然身边贴身保护。

    却没有想到,回来的路上,他们没有被流云识破,却被山贼给劫了,而且宇轩竟然被小小的山贼给打伤。

    “王爷……那个山贼首领武功很好,不似……普通的山贼那般。”宇轩捂着伤口,躺在地上痛苦的说道。

    “哦?难道他是……?”西宫爵眯起眼睛,猜测着山贼首领的身份。

    “王爷,属下也觉得有可能是马成东,这一代的山贼就他最有名,而且武功最好,要是普通的山贼,也不至于让宇轩兄弟伤的这么重。”修雷在一旁附和道。

    “这个马成东,真是活腻了,来人啊,派出探子去查看山贼和流云精卫的消息,给我寻出王妃的下落。”西宫爵是真坐不住了。

    他最开始就不答应叶安然去,就是害怕她出事,却没有想到她还是失踪了,叫西宫爵真是担心的要死,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

    “是,属下这就去办。”修雷见王爷怒了,也不敢在多说什么,立刻带人出去寻找。

    西宫爵冷眼看了宇轩一眼幽幽的道:“王妃在,你在,王妃若出了什么事,你就自问谢罪吧。”

    宇轩整个人抖了一下,他第一次看见王爷这样可怕的眼神,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都是极具震慑力,让宇轩觉得莫名的恐惧。

    军帐内,西宫爵坐立不安,连午膳都一口没动,叶安然竟然为了宇轩安全送回解药,自己引开山贼,他无法想象,要是被马成东抓住叶安然,那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后果?

    马成东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那是一个烧杀抢夺的魔鬼,对女人更是辣手摧花,叶安然要是落在了他的手里,恐怕凶多吉少。

    不过仔细思索一下,流云国精卫的头目对安然竟然有了爱慕之心,那么他该去救安然的,此时,西宫爵只希望叶安然宁可落在流云人的手里,也不要落在山贼的手里。

    因为流云是独孤伽罗的天下,那个男人再不济是安然的心上人,不会对安然怎么样,要若是落在山贼那里,叶安然可能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单不说别的,要是安然被玷污了,那么以她的个性恐怕会寻短见吧,即使不寻短见,她后半生也没有脸面见人啊,堂堂王爷的妃要是被山贼糟蹋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帘子被掀开,柳轻轻端着托盘走了进来:“爵哥哥,听说你一直没怎么吃东西?”

    “恩,我吃不下。”西宫爵心不在焉的回道。

    “那怎么行,你现在行军打仗最要注意身体了,这是我跟后厨学的甜汤,你多少喝一点,暖暖身子。”柳轻轻趁着叶安然不在军帐,大献殷勤。

    “不用了。”西宫爵摆摆手拒绝道。

    “喝一点吧,这可是我熬了两个时辰的成果诶,不能白白浪费吧?”柳轻轻似乎没有意识到西宫爵的心情多么不好,竟然一个劲的劝慰。

    西宫爵一股火上来,抬手打翻了甜汤的碗吼道:“我说不喝,你听不懂么?”

    柳轻轻有些傻了,西宫爵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凶过,她顿时吓得连哭都忘记了。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滚出去,不想看见你。”西宫爵指着门外吼道。

    柳轻轻忍着眼泪,乖乖的走了出去,西宫爵也被气的脸色刷白,心里一直在想叶安然的安危,这个小丫头偏偏出来给添乱。

    不一会,修雷走了进来:“爷,查到王妃娘娘的消息了。”

    “怎么样?她在哪里?”西宫爵起身焦急的问道。

    “爷,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修雷开始卖起了官司。

    “修雷,你是不是想死,快说,少废话。”都这个时候了,西宫爵哪里还有闲心跟他开玩笑。

    修雷立刻吓得赶紧说道:“好消息是王妃娘娘没有落在山贼手上,听说那个马成东也死了不少兄弟,落荒而逃。”

    “坏消息呢?”听见叶安然没有落在山贼手里,西宫爵顿时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坏消息是王妃娘娘被流云国的人带回军帐了。”修雷低声的说道。

    “带回去了?不应该啊,宇轩不是说,那个黑衣人首领对安然很不错,打算送她回清幽寨的么?”西宫爵狐疑的问道。

    “是,本来该是这样,但事出有变,探子查到流云国的副帅衍生临时来了,不知怎么就带走了王妃娘娘和那三百精卫,属下想,他可能是知道我们已经拿到解药了,所以撤走了那些人。”修雷缓缓的分析道。

    西宫爵摇了摇头一字一句的说道:“他是认出了安然。”

    西宫爵记得没错,当初护送叶安然回扬州的人里就有那个衍生,而且那个人还是独孤伽罗的左膀右臂,这下事情有些禁手了,毕竟叶安然已经被带到了流云军帐。

    “爷,那咱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做?”修雷是一点主意都没有了。

    “先静观其变吧,我想看看,独孤伽罗对安然是什么态度?”西宫爵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独孤伽罗会不会用安然来威胁自己投降。

    流云军营

    衍生把叶安然带回来后,悄悄的关在了一间柴房内,而且没有给松绑,之所以告诉杨威不要把这件事宣传出去,是因为怕独孤伽罗听见。

    衍生的目地很简单,他不愿意自己的主子看见这个女人,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迷惑主子太深了,所以悄悄的藏了起来,只等以后两军交战的时候用她威胁西宫爵投降。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叶安然被绑着双手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虽然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依然遮不住她绝色的容颜,柴房的门被锁着。

    叶安然被关在里面一个晚上,没有喝一点水,也没有吃任何东西,体力在一点点消耗。

    本来这几天她就因为拿解药的时候没有好好招呼自己,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只是在平城内简单的吃了几个馒头。

    而今,衍生似乎对自己很不友好,连吃得和水都没有给她送来,不知道是不是想饿死她。

    正想着,门开了,一个士兵端着几个馒头一碗汤走进来:“起来,吃饭了。”

    “谢谢。”叶安然努力的撑起身子想让自己坐起来。

    这时,送饭的人看清楚了叶安然的脸庞,呆了一下,随后感叹道:“好美的一张脸。”

    叶安然顺着目光望去,立刻闻到了危险的气息,因为她看见送饭的这个士兵,眼神中那种邪念和贪婪。

    果然,那士兵伸过手欲抚摸叶安然的脸:“小美人,你叫什么?”

    叶安然向后缩了缩,巧妙的避开了,她真的没有想到,竟然被一个送饭的小士兵给看上了。

    “别碰我。”叶安然有气无力的警告道。

    “不要害怕,小美人,你是我们抓来的俘虏吧,要是你从了我,我

    日后一定每顿给你按时送饭,可好?”士兵似乎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眼前的女人是敌国的俘虏,不然也不会关在这么小的一间柴房,如果他要知道了叶安然的身份,就是打死他,估计也不敢这么做。

章节目录

奴家不是祸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一缕相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缕相思并收藏奴家不是祸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