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意大利贵囘族也跟黑道打交道么?”路明非插嘴。

    “不,”楚子航说,“准确地说,他家是一个黑道贵囘族,一个世纪以前在西西里黑手党中加图索这个姓赫赫生辉,加图索家的男人以芭蕾舞和双管猎囘枪成名。”

    “喔!“芬格尔赞叹。

    “芭蕾舞最初就是起源自意大利,然后传入法国,最后传入俄国。根据当地历史,加图索家的男人们在午夜穿着盛装跳着芭蕾挥舞着双管猎囘枪穿越小镇的街道,然后踹开仇家的门,用硝烟和铁砂填满他们的卧室,又跳着芭蕾悠然离去。他们一方面爱好艺术,一方面把简单粗暴推行到了极致,是真正的黑道贵囘族。”楚子航说,“但是他们后来在墨索鬼尼执政时期受到了打囘压,墨索里尼是个极端的反黑斗士,不经审判就把黑手党们吊死。所有黑手党家族的首脑都逃亡去了美国,加图索家也不例外。但加图索家没有放弃,美军解放意大利的时候,他们非常活跃,搜集国内的军事情报交给美军,并安插得力的人在美军到达之前散布消息,甚至提前控制战略要地。所以在意大利解放后,加图索家作为美军的好朋友一跃而成为商业家族,最后成为卡塞尔学院最大的出资人。”

    “感觉我的家史你比我还了解。”恺撤无奈地说,间接承认了家族的黑历史。

    “对手总是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楚子航说,“忘记是谁说的了。”

    “我现在觉得老大绝对是亲生的。”路明非感慨,“跳着芭蕾舞穿过小镇,再用猎囘枪轰爆仇家,再跳着舞回家,太像老大的作风了。”

    “对不起…你们……是不是有点跑题?”宫本志雄推了推眼镜。

    “要你管?”四个人同时冷冷地着向宫本志雄。宫本志雄立刻自己捂嘴,显然是个非常识时务的人。

    “蛇岐八家彼此之间并非那么和睦,历史上你们一度互相为敌,支持不同的势力。直到二战以后日本黑囘帮80%以上的械斗还是发生在蛇歧八家之间,那么为什么帕西制囘服了一个樱井七海,忽然间其他几个家族也都让步了呢?”恺撒直视樱井七海仍旧姣好的面容,“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根据我的情报,你是个寡妇,你的丈夫死于官本家和樱井家的械斗。虽然最后两家勉强恢复了和平,但仇恨并不该那么轻易被化解。而且你的儿子只有四岁或者五岁,距离能继承樱井家的年纪还很远,如果帕西杀了你,其他家族该会拍手称快才对。这样他们就能在你的儿子长大之前尽情蚕食樱井家的地盘。”

    “因为她和宫本志雄之间是情人关系。”帕西淡淡地说,“她的丈夫死时,作为宫本家少爷的宫本志雄还未掌权。当时他们已经是婚外情人,靠宫本志雄的斡旋,宫本家的前任主人才放弃了趁樱井家没有男人主政的机会剿灭樱井家的计划。现在宫本志雄已经继承了宫本家,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可以用‘琴瑟和鸣’来形容。”

    “是恋奸囘情热吧? ”路明非捂脸。

    “那龙马弦一郎先生为何那么配合这对琴瑟和鸣的先生女士呢?”恺撒转向那个“上班族”。

    在嫁入樱并家之前,现在的樱井七海,那时候的日本偶像明星冬月爱子,是由那位龙马弦一郎先生力捧的。冬月爱子称他为干爹,他带着冬月爱子全世界旅行,龙马夫人曾经六次派出龙马家最精锐的杀手伏击爱子小姐,都被暗中保护的龙马弦一郎先生击退。 其间还曾发生过私奔事件,龙马弦一郎先生和冬月爱子小姐在北海道隐居了整整四个月,后来龙马先生的母亲骑着摩托带着暴走族出现,强行带走了龙马先生,许诺的条件就是把冬月爱子小姐送去英国留学,给她更好的人生。”帕西面无表情,“这些都是临出发前我入手的蛇岐八家的一些情报,我没有验证真伪,但是事情很紧急,基于这些情报,我优先制囘服樱并七海, 用她向其他家族施压。”

    “太阴毒了吧?”路明非心中赞叹,“这一脸无辜状说‘我没有验证真伪’,实则是当着蛇岐八家上千部下的面搞离间!”

    果然龙马弦一郎和宫本志雄的脸色都变了,眼瞳中燃烧着灼眼的金色火焰,面目狰狞地彼此对视,不约而同地释放了言灵,两个完全不同属性的领域在雨幕中张开,龙马弦一郎身旁的领域吸引了路灯的电弧,数十遒电弧击穿了因为雨水而变得导电的空气,领域边界在极高的静电压下呈现明无的紫色,光芒流动。 龙马弦一郎牢牢地束缚住了那些电荷,在数十万伏的超高静电压中,他仿佛执掌雷电的神明!

    “言灵·雷池!”楚子航低声说,“离他远一点!他现在积累的电荷大概够一座摩天大楼用足足一分钟!如果他释放电离通道,电荷就会潮水一样涌囘向你,等若释放闪电!”

    “我的天!那不是雷神么?”路明非说。

    果然,龙马弦一郎身边簇拥的部下瞬息间散了开来,显然是知道这种言灵的毁灭性后果。

    那边宫本志雄的领域则正从周围巨大的空间中汲取雨水,这一幕甚至比龙马弦一郎的“雷池”还要令人震撼,以宫本志雄为中心,周围半径约10米内的雨水都逆转了方向,向着他涌去。这些雨水在他的领域外层聚集,很快就达到了半米的厚度,雨水在高速地旋转,但是绝对地平静,它形成了一面水的透镜,透过它看宫本志雄的脸,就像一只凶兽在龇牙咧嘴。

    “言灵·涡,又是高阶言灵。宫本志雄控制了足够多的雨水之后,龙马弦一郎即使释放电弧也未必能伤害他。‘涡’控制的高速水流是很不错的导体,甚至会把电弧转向龙马弦一郎。”恺撒低声说,“即使没法控制龙马弦一郎的电弧,‘涡’的漩涡爆裂的时候,仍会有高爆炸囘弹级别的杀伤力。”

    “比会长师兄的‘君焰’怎么样?”路明非问。

    “通常来说‘君焰’的爆炸威力更强,但‘涡’释放的水会有强大的穿透力,能够洞穿防弹钢板。所以杀伤力上‘涡’有时更强。”

    “就是说我们都会被打成筛子咯?”

    “跟对付地雷一样,瞬间卧倒是最好的选择。”恺撒轻声说。在龙马弦一郎和宫本志雄之间,娇艳如樱花的樱并七海低着头,弱不惊风般瑟瑟发抖。真个我见尤怜何况老奴。

    “看起来他俩真爱那个大姐啊!”路明非感慨,“不过他俩就不怕把那个漂亮大姐也打爆么?”

    “那是帕西的人质,帕西不会允许她被打爆的。他的言灵是‘无尘之地’,可以瞬息间把周围的一切物质排空,甚至空气。设想没有空气,就没有导体,无论是电弧还是涡的爆炸都不能进入他的领域内。”恺撒低声说,“唯一的问题是会形成瞬间的真空,以帕西的体格是能够暂时抵抗真空的。至于那个女人,我觉得也没问题。”

    “那女人的言灵能抵抗真空?”“不,我一直在观察那个女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的言灵是强化自身的‘不朽’。这种言灵的身体强化到钛合金的级别,别说抵抗真空,她一拳就能把防弹钢板打穿!”恺撒说。

    “我靠!太重口味了吧?”路明非大惊。

    “什么重口味?”恺撒一愣。

    “你会喜欢一个能把防弹钢板打穿的钛合金女人么?”路明非小声说,“那两个日本人可都喜欢!”

    “诸君!” 一个低沉如震雷的声音响彻全场,“我真为你们感到丢脸!你们已经在行为上玷污了蛇歧八家的尊严!还要在这个时候把敌意指向彼此的同伴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风魔小太郎,这个蛇岐八家中最年长的掌权者抽囘出腰间的白纸扇,直指宫本志雄和龙马弦一郎,刀眉雪亮,目光逼人。

    “这位老先生,我刚才就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敢问。”芬格尔陪着笑脸。

    风鹰小太郎森严地看着他。

    “我们这位朋友劫持了樱井女士,这个宫本兄和龙马兄都热爱这位女士,愿意为她当街豁开膀子决斗,所以为了心爱的女人而让步……但是您老人家怎么也让步了呢?”芬格尔贼眉鼠眼,“难道……”

    龙马弦―郎和宫本志雄的脸色骤变,显然这两个因为意中人而慌乱的男人这时才意识到风魔小太郎一直以来的沉默,好像是被胁迫了似的。他们同时看向樱井七海,满脸的不信,又满脸的震惊。

    “我……我没有勾引过风魔君!”樱井七海忽然否认,“请相信我的操守跟龙马君也只是少女时代的事了,一切已经结束!我以一个母亲的名义发誓!” 您就别添乱了好么姐姐……路明非扶额。

    风魔小太郎完全没料到怀疑的矛头会指向自己,正要勃然大怒。这时他背后走出了身穿白色校服裙的女孩,一头白金色的灿烂长发,小囘脸上冰封般冷漠。女孩一直拉着风魔小太郎的手,却藏在他背后,因为她身材娇小,所以完全被魁梧的风魔小太郎挡住了。她的长发湿透,火焰则在她的校服裙边烫上了耀眼的金色。 “他跟那位女士无关,只是受了我的挟持而已。”女孩淡淡地说。这时她靠在风魔小太郎的身上,乖巧得好似被爷爷带出来散步的孙女。她的膝盖受了伤,汩囘汩的血混合着雨水往下囘流,把左腿的白袜染成血红色。

    “风魔家分部囘长以上的精英,我解决了大概20一个,现在他们正在被送往医院急救的路上。”女孩看了一眼腿上的伤口,“风魔家果然是外五家中最强的,分部囘长们也出乎我的预料,膝盖骨开裂了吧?我用它磕开了一个分部囘长的全副钢牙。”

    “零?”路明非一群人都傻眼了。

    且不论这个冰雪般的小女王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日本,一次性解决风魔家20名分部囘长以上的精英就是不可思议的事。风魔家的分部囘长多数都曾取得卡塞尔学院的学位,清一色的“a”级血统,在分部囘长们面前,赤备少年甚至职业杀手都只能跑腿,赤备队正即便获得组织的重用,也只是跟随分部囘长学做事。20名分部囘长就是原来日本分部的整个关西部门,瞬息间关西部门集体送医院了。

    “前辈们都是些中年大叔,”零淡淡地解释,“击倒几个后他们就开始畏惧了,所以没有费太多的时间。”到底什么样的手段足以让整个关西部门畏惧到崩溃的地步?

    “抱我送过去。”零冷冷地说。风魔小大郎没有任何怨言,抱起娇小的零一步步走近路明非他们。这位蛇岐八家中接近“至强”的人令恺撒和楚子航不由自主地警觉,即便没有释放任何言灵,但风魔小太郎的逼近,便如一堵顶天立地的墙推开。那种上百年确立的威严,仿怫实质般慑人。恺撒抽囘出沙漠之鹰直指风魔小太郎的双眼,楚子航按住“村两”,凝神不发。

    但风魔小太郎没有丝毫异动,最后他站在了路明非他们面前,双囘腿分立,神色冷傲。双方催持不动,这么近的距离上如果动手,也许0.1秒内战斗就结束。 “接我一下,你不是闲着么?”零冷冷地看着路明非。路明非愣了一秒钟,正要张开双臂,只见一条身影横向里钻了出来,一把接过了零。

    “放心吧!你安全了 !”芬格尔拍着零的脸蛋,风一般轻笑,眉目中充塞英雄之气,诚然是英雄救美后该有的表情。

    “我……我没跟你说。”零倒是愣住了。

    “师弟闲着,我也闲着。”芬格尔满脸谄媚。

    未完待续

    您下载的小说来自丫丫 .yayatxt.m 更多小说下载就到 .yayatxt.m

    <!--

    --------------------------------------------------------------

    书籍名称:龙族3黑月之潮(江南)  作者:江南

    本书籍由网友“午夜飞行”上传  日期:2012-10-16 12:32:15

    书包网 .bookbao8.m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章节目录

龙族3黑月之潮(江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并收藏龙族3黑月之潮(江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