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个屁。”聂源不再笑了,“我没有回应过你,没有承认过,并不代表我对你没感情。”

    两人间的空气陡然沈默下来,屋外的蝉鸣变得格外刺耳。陈晔芜一度想笑著回答“那又如何”,他明白这短短一句话有多伤人,而这四个字在他的喉咙里一直卡著,最後却还是咽了下去。

    终究还是不忍说出来。

    静默时,两人才发觉四周都被闷热笼罩著。

    “我饿了。”陈晔芜恢复了笑容,“你真的会做饭?”

    聂源挠挠头,“应该会吧……”

    “应该?”

    “挺简单的,不是吗?”聂源假装镇定,又哈哈地干笑两声。“我做给你吃,你等著哦。”

    说完就转身进了厨房,陈晔芜也不阻拦他,目光跟著他的身影转动。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还是坐回了沙发,一面发呆,一面留意著厨房里的各种动静。

    他把脸埋入双手中,长出一口气,而後从茶几上的烟盒中倒出一根烟抽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聂源探出脑袋,睁著那双纯良的眼睛:“陈晔芜,灶台的火打不开。”

    於是陈晔芜起身去厨房把天然气的伐打开。

    又过了会,厨房传来聂源“啊”的一声惨叫,陈晔芜心里一紧,赶忙跑去看,只见聂源拿著一块抹布擦拭自己的上衣,听见脚步声抬头瞪视陈晔芜:“你干嘛不把围裙给我!酱油都泼到我衣服上了!”

    陈晔芜从柜子里扯出围裙甩给他,一言不发地离开厨房。

    再过了会,聂源又探出脑袋,睁著那双无辜的眼睛,伸出左手食指:“陈晔芜,有创口贴麽?”

    一餐饭做下来,陈晔芜都觉得精疲力竭。再看看聂源做出的几道菜,看相不算好,但也不算差,还入得了眼,他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以前没做过饭吧?”陈晔芜问道。聂源扭脸,“煎过鸡蛋。”

    “……”

    “我煎的鸡蛋很好吃的!”

    “……那真了不起。”

    聂源不快地说道:“我都是有在网上研究过做法的,全部是按照程序一步一步来做的,结果还是不怎麽好。”

    “嗯,的确不好吃。”陈晔芜边吃边回道。

    其实味道并不算太糟糕,只是跟陈晔芜的手艺相比实在差距没法衡量。陈晔芜许是饿了,几乎都吃下了肚,把碗筷都收拾好後,两人都坐在沙发上,长时间无言。

    “为什麽做饭给我吃?”打破沈默的还是陈晔芜,不似平日里的笑靥如花,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极其淡然。

    聂源身子靠在沙发扶手上,他从刚才起就感到有倦意袭来,因而声音懒散无力:“之前都是你做给我吃的。”

    陈晔芜微微闭上双眼,“聂源,你又何必来与我纠缠。”

    “我又不是想强求什麽,无非就是想要弄明白一件事,然後告诉你一件事。”聂源侧头看著他,“有件事之前没有注意到,但是昨天我突然意识到了。以你陈晔芜的性格,跟一个人玩腻了,应该会直接了当地提出分手,可你为什麽跟我绕这麽一大圈,又是请我去看火鸟,又是跟我讲你的身世,还跟我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种又恶心又狗血的话,你对我说那麽多,究竟是想说服我,还是想说服你自己?”

    陈晔芜愣住,只是那麽一会,又笑了起来,“说服谁又有什麽重要的,反正我的目的最终都是不想再和你继续交往下去。”

    聂源垂下眼帘,“我不信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是假情假意。”

    “就算不是又如何?”陈晔芜烦躁起来,“就算我对你有过真情实意又如何?我不想再跟你交往下去,我们之间差距太大,陷下去只会对我们不利。”

    “你就这麽在乎这些差距?生长环境的差异,所受教育的差异……你就这麽在乎?”

    “你要我怎麽不去在乎?我承认我是喜欢你,但是聂源你究竟明不明白,这些差异会导致我们最终仍旧是分开的局面,干嘛不早点结束大家好聚好散,我们还这麽年轻以後遇见的人还多的是!”

    两人俱是越说越冲动,连陈晔芜都抬高了嗓门。

    “就是因为年轻所以不想做会让以後後悔的事!”

    “如果我们在一起你以後才会後悔!聂源我说过我不想玩了我玩腻了!”

    “陈晔芜老子最烦别人招惹我!而你为什麽一开始招惹我现在又要放弃?!”

    “一开始究竟是谁招惹谁啊?!如果不是你那次那麽冷的天把外套借给根本素不相识的我我会对你产生兴趣麽?!我会对你有好感麽?!我会因此找借口三番五次地约你出来麽?!”

    是了,当初就是因为那件外套,那件该死的外套都差点让陈晔芜在凛冽的寒风中哭出来,那件外套太温暖以至於让他想拼命地留下这温暖。

    聂源没想到他居然会这麽说,一脸错愕,心里直犯嘀咕,难道这一切还都是我的错?!

    都怪老子当初太善良?!

    陈晔芜自觉失态,冷下脸不再说话。

    聂源思索了一番,缓声又说道:“我刚才说了,我不想强求什麽。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知道以後会怎样,对於未来什麽样的承诺都言之过早,但我就是想让你知道,至少现在,我很喜欢你。我只不过是希望你明白这一点而已。”

    聂源觉得有一点郁闷,活这麽大难得一次表白居然还得借鉴沈言的。

    陈晔芜恍惚失神了片刻,忽而又笑起来。聂源还在观察他的笑时,一个不留神,忽然被陈晔芜一手按住脑後往前压去,把他的双唇压上自己的。

    “是你招惹我的。”他低声道。嘴唇只离开了聂源的嘴唇几厘米,微热的气体扫在了聂源的脸上,左手还继续压著聂源的後脑。

    “明明是你,当初借你外套那纯粹是因为以为你是沈言的朋友!”聂源不满地辩解。

    “那还不是你先招惹的我,都怪你。”

    “放屁……”

    “球球,”陈晔芜又用了这个称呼,聂源尽管还反感著,却从未像此刻这般感到安心。“我觉得,至少现在,我也很喜欢你。”

    “嗯……”聂源听见这句,欢快地笑起来,还没笑到底,就僵住了。“喂,陈晔芜,你手往哪摸呢?!”

    “往该摸的地方摸而已。”

    “该个屁啊!你你你……你想干什麽啊?!”

    “做!爱。”

    “做……陈晔芜老子还没说和你和好啊!”

    陈晔芜再次吻住他,一个绵长而又湿润的吻,离开他的唇时,笑得妩媚至极。

    “怕什麽,做一下又不会怀孕。”

    “……不是这个问题啊啊啊!”

    至少现在,我很喜欢你。

    至少现在,我也很喜欢你。

    那麽,至少现在,我们,是相爱的吧。

    既然相爱,至少现在,就让我们在一起。

    一起面对过去,一起踏步未来。

    -番外之火鸟完-

    --------------------------

    凌晨四点偷偷跑上来贴最後一章~

    去睡了。祝各位醒来又是愉快的一天~!

    【算是一个小小的後记吧】

    尘埃落定後我最初想到的便是感谢。

    《薄凉》是我第二次耐心写完的文(第一次那处女作神马的都是浮云……),失眠的时候想到的故事。而我又一向没有写大纲的习惯,写一步算一步,七七八八地写下来,和我最初想表达的东西差了好远。

    这样一篇文写下来,我也认识到了自己写文的各种缺点。这样一篇缺点满满的文,还是有各位追了下来,我真的很感激。

    写它的时候自然是认真的(也许偷过一点小懒……),看到各位的回复,无论是什麽,都会觉得非常感激,所以基本上每个回复我都会认真回答。与很多新人写手相比我无疑是很幸运的,没有谁是真正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这对我来说是极大的鼓励与动力。

    至於番外火鸟是意料之外的产物,当初随便塑造的一个路人甲(真的是随便啊极其随便啊……)随便给了他一个谐音奇怪的名字却没想到很多人都喜爱这个角色,想来想去,那就给他一个故事吧。

    最初只想写个短篇,却扯成了中篇……没有把握好节奏是这篇番外的最大缺点。

    从《薄凉》之中得到的鼓励,批评,我所看到的自己的缺点,都会成为我日後写文无限大的财富。

    其实《薄凉》的结局,只是停留在一个he的画面而已。亲兄弟之间的禁忌感情,没有父母会接受,社会也不会接受。而兄弟两人的性格,尤其是哥哥的性格,是不会做出为了感情背叛一切的事情。

    未来会如何,谁说的清楚。

    然而当下我爱过,那我以後是否就不会後悔?

    至少我们曾经爱过。

    小说下载尽在.gogotxt.m  狗狗书籍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书籍名称:薄凉  作者:药十九郎

    本书籍由网友“gogotxtm”上传  日期:2013-1-7 13:55:57

    书包网 .bookbao8.m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章节目录

薄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药十九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药十九郎并收藏薄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