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话有些大舌头,但林礼还是听得明白,他红着脸,万分羞愧,真觉得自己就像男人说的那样银荡。银荡这个词他在孤儿院里面也听到过,是大一些的孩子们互相谩骂的时候偶然间听到的。那个被骂的姐姐当时就哭了,哭得很伤心,他知道这是个不好的词语,但是这时候听到身子突然一下一股热流,变得很软,他隐隐约约地体会到了这种奇怪的感受,原来这就是银荡。那个姐姐被这么说变得好伤心,为什么自己还会这么舒服,果然自己很坏么,难怪大家都不喜欢他。

    林礼伤心又羞愧,但是还是不敢停下嘴上的动作,他觉得男人的肉木奉今天特别的硬,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硬,浓浓的性臭味刺激着他的鼻腔。男人玩了一会儿就把林礼抓起来按在自己的腿上,双腿分开。他抱着林礼的屁股分开臀瓣露出小洞,巨大的亀头顶在入口,林礼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因为在他的脑海中,从来没有过这种行为。那个男人脑子还有些迷糊,做事情都凭着本能,肉木奉往林礼的屁股洞戳了好多次都划开了,而且那小小的入口紧闭着,亀头根本挤不进去。

    男人有些生气,把林礼压回床上,高高举起双腿,林礼整个人被压住,红肿的屁股在床单上摩擦火辣辣的痛。男人一只手按在林礼的肩膀,大拇指时不时拨弄着林礼胸前红点,另一只手中指整个钻入林礼的小洞洞缓缓进出,不停吐着口水让手指带进洞里。适应了这个粗细,林礼觉得后面涨涨的,木木的疼痛比刚开始好受了一些,他强忍着不适,咬着唇,深呼吸带动小胸脯起起伏伏的乳珠也在男人的指腹间摩擦。

    终于男人抽出了手指,男小洞微微张开,水润水润的,男人吞了吞口水。他放开林礼,抱住他两条腿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林礼莫名其妙地看着男人,见他再一次把巨大的肉木奉对准了自己排泄的地方。这一次男人成功地挤了进去,林礼瞪大了眼睛,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小嘴也大大张开,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两只小手往身后挥舞,但无论怎样都碰不到男人显得那么无助。屋外的雨声雷声掩盖了屋内的惨叫,男人半截肉木奉卡在林礼的屁股里,也痛得青筋乱冒。

    作者想说的话

    于是这个男人还是心太急了=。=...七岁孩子怎么可能做得了那种事情= =,生理结构都不允许,除非是那种幼童文里面天赋异禀的小孩纸otz...正常的小孩纸是不可能滴=-=从生长发育上来看至少要12岁以后,当然如果以后要写无下限幼童文另当别论a_a~

    番外3 林礼的童年(五)

    男人进退不得,命根子都要被夹断了,每一次他尝试着拔出肉木奉都会引得林礼更惨痛的呼喊,屁股也夹得更紧。林礼哭哑了嗓子哭累得跌回床上。男人猛地把肉木奉抽了出来,又引得林礼身体无助地弹动抽搐。那个惨兮兮的小洞裂了口子,鲜红的血液丝丝地顺着褶皱流出来,男人也有些后怕。但他这会儿还在兴头上,只顾着寻找其他发泄欲望的途径。他把林礼从新翻过去趴在床上,这时候的林礼已经无力反抗了,整个人破败地任由男人动作。男人把他两条稚嫩的大腿并在一起,把肉木奉插在腿缝中间,林礼的腿没有力气夹不住,几次三番地松开,让男人很是扫兴。

    “骚货,给老子夹紧!”他啪啪两巴掌扇在本来就肿得老高的屁股墩儿上,骂骂咧咧道:“小屁眼插不得就乖乖用腿给老子夹出来,不然今天这事儿不算完。”然而这时候林礼脑子一团浆糊,已经不太能够指挥自己的身体了。男人又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啧啧地咂着嘴。他就用手把两条腿握住,并在一起,肉木奉试探性地菗揷了几下,觉得太干涩根本插不起来。接着他朝林礼双腿之间吐了几口唾沫,借着唾沫和顺着腿缝渗出来的血液,男人在林礼双腿之间猛烈地菗揷起来。双腿被控制住并在一起,大腿内侧的嫩肉被摩擦得火辣辣的痛,林礼的头歪在枕头上,鼻腔里发出微弱的轻哼,闷闷的。

    “啧,小骚货这么被插还能浪叫,真他妈的骚,老子总有一天要给你通通肠子,到时候再给老子叫点好听的。”男人一边插,一边说着难听的话刺激自己也刺激着林礼。幼小的林礼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一边伤害着自己,还要辱骂自己。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明明平时对自己都温温柔柔的人一下子变得这么粗暴,残忍。

    在林礼微弱的抽泣声中,男人草草地射了精。这会儿男人也清醒了不少,讪讪的有些后怕,今天喝醉了酒把这小东西给伤狠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他手忙脚乱地帮林礼清理了身体,又给小洞洞上了药,并仔细确认了自己的米青.液没有留在林礼身上。毕竟即便是到了这个年代,弓虽.女干幼童也是重罪。

    早在男人给他清理身体的时候,精疲力尽的林礼就昏睡了过去,但是因为身上疼痛,没能睡太久,男人刚刚把他从新放回床上就醒了过来。之前凶狠的男人又恢复了平时的温柔,但这前后强烈的反差让林礼对男人产生了本能的恐惧,那疼痛的感觉也深深地铭刻在了林礼的脑海中。他惊恐地望着男人,一点点缩到墙角,男人无奈,只能温言安慰着,一点点逼近,靠过去把林礼强硬地搂过来抱在怀里。林礼身体瑟瑟发抖,男人自顾自地说着话安慰道:“今天是哥哥不对,弟弟不要生哥哥的气哦,其实这个事情是很舒服的,真的。”男人觉得自己的话语缺乏说服力,想了想从枕头地方摸了个小电视出来打开举到林礼面前,之前暂停住的视频里,两个男人正好纠缠在一起,嗯嗯啊啊的做得火热。

    窗外雨渐渐小了,但还淅淅沥沥的,林礼眼睛落在小屏幕上,里面两人正在做的事情和刚才自己与这个男人做的事情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样。其中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人的腿,胯下肉木奉在那人肉穴里进进出出,发出啧啧水声。下面那个男人表情很是享受,嘴里也发出婉转柔软的呻吟声:“啊啊好舒服……啊骚屁眼被干得好爽,弟弟还要,哥哥插我,啊哈……插深点……”“啊哈啊……不行了,弟弟要被干穿了,哥哥好厉害,把弟弟干死了啊,弟弟被干死了……”视频里面的那个人叫得露骨,抱着他干得起劲的男人也一边做一边骂着:“骚货爽不爽啊,哥哥干得够不够劲儿啊?”

    听着这与刚才那男人差不多的话语,林礼的脸渐渐地有点红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事情明明那么痛苦,为什么男人的表情还那么享受,明明抱着他的男人骂得那么过分,那个弟弟还兴奋地回应着:“啊啊!弟弟好骚,被哥哥干得好舒服,哥哥的大肉木奉干得弟弟要飞了,啊哈要飞了……”

    这时候抱着他的男人适时地引诱道:“弟弟看,这个人是不是很舒服?那是因为他的骚穴被哥哥插的很舒服。刚刚哥哥也想插弟弟,只不过弟弟太小了,小屁眼还容纳不了哥哥的大肉木奉。等弟弟长大点,小屁眼肯定会比他还要骚,被哥哥插爽了比他还要享受,弟弟信不信?”说着那男人拨了拨林礼胸前两粒硬硬的肉粒,身体一直被猛烈地刺激了两个多小时,无论是屁股还是胸前包括小肉芽都肿胀不看,许久都无法消退下去,轻轻一个碰触就能激起丝丝痛楚和星星点点的快感。

    林礼缓缓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脑子里有些混乱,但眼睛始终落在视频里没有移开。男人见好就收,没有继续说话,直到雨停,视频里的哥哥在弟弟肉洞里射了精,拔出来的时候带出了白色半透明的液体,弟弟瘫软在床上,两条腿微微张开,林礼还能看到一收一缩的小肉洞粉嫩嫣红的,自己下面那火辣辣的入口也忍不住缩了缩。

    回到孤儿院,林礼当天晚上还是发烧了,烧到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识。孤儿院里面的老师们很紧张,怕林礼是因为下午淋了雨才生的病,破天荒地给他吃了很珍贵的退烧药。但就是这样,一向身体孱弱又没多少营养的小林礼这一病还是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病好以后他纠结着到底还要不要去找那个男人。从内心生出他对那人是恐惧的,男人的喜怒无常,男人强迫他打他时候他的无助都成为林礼幼小心灵里的阴影。但回想起视频里面两个男人做的事情,林礼又面红耳赤,身体燥热隐隐有些期待。七岁半的孩子就算再怎么被开发也还是没办法想象出那种极致销魂的快感,林礼也只是感兴趣,并不是十分的向往。

    又过了很久,林礼终于还是抵挡不住内心的好奇,跑过去找那个男人,但那条巷子已经拉起层层的警戒线,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的残垣断壁,竟然已经拆得七零八落的了。林礼一阵庆幸,一阵失落,各种情绪拥杂着,而这些情绪最终沉淀,一直到林礼长大成人才再一次被他回忆起来。

    作者想说的话

    好了,终于把这个无节操的番外写完了=。=。。。。前面的故事应该也已经交代清楚了,接下来就继续走正文啦=w=~林礼要被群p了,我怎么突然那么激动捏a_a~

    小说下载尽在.bookbao8.m - 手机访问 m.bookbao8.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无下限的虚拟世界(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黄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粱并收藏无下限的虚拟世界(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