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暗红,健美的男子***身躯涂上一层药膏后,在灯光下折射着诱人的光泽。

    项羽硕大的***涂满了油,更是显得饱满高涨,刘恒将那羽毛贴着项羽的肉根按着,那软毛乃是雉鸡肋羽制成,空骨柔软易折,可随意弯曲。

    刘恒将软羽卷曲,弯成圈状,勒住项羽肉根,并在其亀头后的沟回中来回拖拽,每一次抽离,无数软毛俱贴着最敏感那处,带来难以言喻的快感。

    项羽终于忍受不住这青楼中的套路,一脚不自然地痉挛,舒服得呻吟起来。

    “这……这是……”项羽喘息声变得粗重,一手猛地按着刘恒。

    刘恒笑道:“方才书上学来的,羽叔还舒服么?”

    项羽疲惫地闭上双眼,道:“坐上来。”

    刘恒道:“不忙,还有。”

    项羽睁开眼,看着刘恒,刘恒低下头,用手掌摩挲项羽肉根前端,那处已渗出大量***,刘恒继而以两指平捏项羽亀头,把尿道捏得微张,现出暗红色的肉。

    项羽喘息声变得急促,似是想说点什么,却并未说出口。

    刘恒调转羽毛一头,以那根管处拨弄项羽湿润的马眼,带出一丝晶莹的体液。

    “啊!”项羽终于忍不住,发出震颤的叫喊。

    他不自然地屈起一脚,只觉***从未受过如此直接的刺激,粗根阵阵颤动,几乎***出来,刘恒却将羽毛根部那软管朝着项羽的尿道,缓缓探了进去。

    “等等!”项羽正要阻拦,肉根处那阵莫可名状的快感却瞬间冲垮了他的意识,刘恒将羽毛一点点探入,两侧细碎软毛被***打湿后贴在羽毛骨上,成为细细的一根软管。

    项羽面红耳赤,眼睁睁看着刘恒将那整根细管缓缓插入了自己的马眼中,黝黑的***在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下涨得恐怖,并阵阵颤动。

    那种感觉爽到了极致,项羽又道:“还有何花样?”

    刘恒提着羽毛末端轻轻上下抽弄,项羽的情欲被催到了顶峰,只觉无数刺激的湿润软毛来回摩挲着自己的尿道内壁,每一次抽动俱是身寸.米青般的快感,项羽全身痉挛,双眼迷离地发出一阵咆哮。

    “快……”项羽终于无法再忍耐,捏着刘恒的手,将那羽毛抽出,抽出瞬间带出大股粘稠的体液。

    刘恒道:“还有……”

    项羽已经忍无可忍,外敷油膏催动情欲,而体内药性最大的将军乏也堪堪发作,睁着一双微红的眼,将刘恒推到床上,俯身便要捅入。

    第八回 皇子练剑风林气度 霸王试武山火胸襟

    刘恒只有一个念头:他就要被项羽***了。

    项羽如同永不会疲倦的野兽般猛力冲撞着他,刘恒光裸的背脊紧贴在项羽涂满油膏的胸膛上,对方灼热的体温令***在二人纠缠在一起的裸体上化开,刘恒先是压抑着呻吟,继而发出羞耻的***。

    直到刘恒叫得声音嘶哑,并不断哀求,项羽仍不愿罢休。

    刘恒日间甫被项羽折腾了近两个时辰,后庭处仍肿着,此刻再被反复撑开,已经近乎麻木的痛胀,他不断挣扎,却又被项羽紧紧按在床上。

    项羽粗大滚烫的肉根反复插弄着刘恒,他已感觉不到丝毫快感,几次把刘恒操得双眼发黑,失神晕过去,紧接着再狠狠一撞,将刘恒顶得再次醒转。

    “啊!啊——!”刘恒发出绝望的大叫。

    肌肤相碰的“啪啪”声充斥了淫靡的卧房,刘恒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叫着,每一次项羽在他的耳畔咆哮,并抓得他的手臂生痛后,便放慢了些许。

    项羽将肉根抽出,把浑身大汗的刘恒翻了过来,令他面朝自己。

    二人体内的***药性都过了。

    刘恒的皮肤上满是带着***气味的汗,项羽扯过布,抹了一把,漫不经心道:“接着来。”

    刘恒不易察觉地微微颤抖,望向项羽的双眼充满了恐惧。

    项羽拉起刘恒的脚,架在自己腰侧,刘恒疲惫地闭上双眼,喃喃道:“羽叔……歇一会,我不成了。”

    刘恒大腿内侧接触到项羽健壮有力的腰,终于稍稍获得了一点安全感,他伸手抱着项羽的肩膀,感觉到对方***竟仍是硬着,并抵在自己腿间。

    项羽已恢复神智,伸手抱着刘恒的腰,让他贴在自己胸膛上,胯下浅浅地菗揷数下。

    刘恒安心些许,闭上了双眼,此刻面对面相拥的二人更似是恋人。

    刘恒昏昏沉沉地陷进了睡眠中,项羽的菗揷时而令他醒转,他甚至说不清那晚是如何过去的,只觉自己***得全身乏力。

    直到他的直肠内灌满了项羽的***,项羽要再进入时,亀头抵着刘恒的后庭,刚一撑开***便要流出,项羽才只好作罢。

    翌日,刘恒是被几名小倌幸灾乐祸地搀进浴桶里的。

    夏秋之际转眼便过,刘恒一直被软禁在楼中,从未出过一步,所幸项羽在那天后便几乎不再进刘恒的睡房。

    刘恒得不到外界的半点消息,站在窗前,眼望楼前梧桐叶一天天泛黄,飘离,心底反而有丝不安。他在做什么?那毒不用解了?刘恒禁不住反复问自己,这犯贱的疑问充满了他的内心,他反而隐约有点希望知道项羽的动向。

    六朝烟黛楼凭着章邯一掷千金的大手笔,装潢自是十分漂亮,刘恒所住那间小楼亦正对着楼中花园,花园四周围墙俱被加高了不少,秋日午后,数名楼内打手正聚在园中一处,各自手中端着长剑,彼此互击。

    项羽依旧是穿着一身黑蟒绣服,长身而立。

    日光洒于项羽全身,黑色武士袍上,金线巨蟒翻飞腾跃,刘恒看得入了神,只见项羽遥遥斥了数句,一卫士躬身将长剑递到项羽手中。

    项羽又吩咐几句,卫士们站开守住各个方位,项羽喝了几句口诀,便转身将长剑一荡,刘恒明白了,他在教习武技。

    数名卫士大喊着冲上前,项羽旋身,手里武器大开大合,走的俱是刚勇无俦的剑路,霎时间“叮叮”几声,长剑圈转,袍襟优雅地荡起一个弧度,俯身黑靴扫去,登时将围攻数人扫翻在地。

    刘恒小声道:“漂亮!”

    “剑以摄敌,然武道之境并非尽在于兵。”项羽起身,朗声道:“虚实相间,先使敌惧,再寻隙以攻之……”

    说到此处,项羽忽地察觉了什么,转头望来,恰好与楼上刘恒对上视线。

    刘恒讪讪不语,正要转身走开那时,眼角余光却瞥见项羽朝一名卫士吩咐了几句什么。

    “项大人让你下去。”不片刻后,卫士前来叩门,刘恒只得跟随那人惴惴下楼,走进花园中。

    项羽眉毛粗犷,面容刚毅,站在阳光下颇有点武将的潇洒风度。

    “羽叔。”刘恒不知项羽有何吩咐,只得拱手鞠躬。

    项羽语气中不带喜怒,淡淡道:“成日在房里坐着,弱不禁风,墙角兵器取一把,过来与本公练几式。”

    刘恒点了点头,笑道:“小侄不是羽叔的对手。”虽这么说,然而活动活动也是好事,遂转身到墙角兵器架上挑拣,取了把剑。站在项羽对面,剑尖指地,凝神观敌。

    刘恒手腕沉稳,剑尖不见丝毫颤动,外面不似习武之人,然帝家子弟,少时读书学武乃是必修功课,刘恒长相酷似刘邦,更得汉家朝廷诸臣宠爱,剑术乃是当朝“武圣”亲手所教,自带了一番宗师气度。

    项羽似是已料到刘恒会取剑,哂道:“剑术与萧何学的?”

    刘恒浑不料还未出剑,项羽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师承,愕然道:“羽叔怎看出来的?”

    项羽嘲道:“昔年萧何与我对阵,被我三枪扫下马去,一手长剑使得如女人般不堪,尽是花把式。”

    刘恒微有不忿道:“羽叔,狂傲自大是你之病,若非这般自大,当不会有乌江一败……我师父剑法宜平地对敌,步兵,白刃战时是极强的战力,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你当年手中有磐龙戟,胯下坐骑是乌骓马,骑兵相战,赢我师父是丝毫不奇怪的。”

    “但总将胜利当作必然,便易导致轻敌之心……”刘恒忽地发现自己说得太多了,对项羽脾性并未熟悉,这么一番说来,事后定会遭到教训,心头一惊,便不再言语。

    项羽静静地看着刘恒,院中卫士纷纷退得远了,许久后,项羽方出言道:“既是如此,你便全力施展萧何所教剑术,与你师讨回个场子罢了。”

    “小侄学艺未精,自然及不上师父。”刘恒先前把话说得满了,此时候哭笑不得,又道:“但若是平地武斗……”

    项羽冷冷道:“先贤有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何以对己存疑?本公便让你一次,单手对你铁剑。”

    说着项羽左手背到身后,抬右手,手掌朝着刘恒招了招,解释道:“我是左撇子。”

    刘恒平端长剑,上前半步,项羽扬眉道:“你长剑若能沾到本公衣角,便算你赢了。若能胜得此斗,今夜章邯设宴,本公便携你一同入席,如何?”

    刘恒晃了个神,好奇心起,问道:“章老板……设宴?”

    项羽淡淡道:“中秋宴,请城中大小官员,统领校尉。休得废话,亮剑过来就是。”

    刘恒终究是少年心性,在楼内关了这许久,早已闷得难受,此刻心想你空手套白狼,又让我一只手,不抬脚踢人,还怕了你不成?

    赢定了。

    刘恒凝神,抬头,沉声道:“如此便得罪了!羽叔当心!”

    说毕刘恒一抖长剑,洒出雪亮剑光,便朝项羽刺去!

    第十回 中秋夜章邯摆夜宴 桂花塘项羽戏刘恒

    沉如山渊,静若止水,海纳百川,壁立千仞!

    项羽左手负于背,右手凝为掌,单掌一圈,微侧过身,便去折刘恒手腕!

    那空手入白刃之式刘恒早已练习过无数次,刘恒虽于练剑一道荒殆,却终究学于名家,剑式圆融老练,当可见萧何剑风。

    “这式唤何名?”项羽好整似暇,脚下不动,肩膀左右闪避,只需随意一伏身,便能避开刘恒擦身而过的剑锋。

    “问剑式:‘望潮生’!!”

    刘恒拼尽全力扫,刺,劈砍,项羽却每次俱能轻巧躲开,话中更带着一丝不屑的讥讽:“萧何的亲传剑术便是如此?”

    项羽单掌出,与刘恒互拼一记,刘恒受项羽那强劲力道反震,胸口一窒,却发现项羽挥的乃是柔力,能将他震上半空,却对气息丝毫不损。刘恒轻飘飘一个鹘翻,双脚抵住花园墙壁,借力一弹,连人带剑,在半空中漂亮至极地翻身。

    刘恒怒喝道:“九州……”继而使尽浑身力气,人在半空,抡起长剑当头砍下!

    项羽正要抬掌去切刘恒手腕,一听九州二字,忽地一愕,继而忍不住大笑。

    “……铸鼎”刘恒还未回过神,手腕已被项羽拖住。

    电光火石的瞬间,刘恒扑向项羽,被他拖进怀中,呼吸到项羽身上熟悉的男子气息,心头一荡,继而项羽转身一让。

    霸王抬脚!

    “噗”

    实打实的一脚,踹在刘恒小腹,刘恒双眼突出,被踹得直飞出去,在花园里摔了个嘴啃泥!

    “哈哈哈——”项羽忍不住摇头大笑。

    刘恒气急败坏地起身,恼羞成怒:“羽叔!你不讲信义!”

    项羽看到刘恒这狼狈模样,又是一阵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才唏嘘道:“九州铸鼎?”

    刘恒拍打身上泥灰,项羽这才收了笑声,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道:“你可知霸王……”

    刘恒看着项羽,项羽迎着午后日光,英气十足,那舔嘴唇的动作更暧昧无比,令刘恒脸上一红。项羽道:“你可知‘问剑式’九州铸鼎

章节目录

西楚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非天夜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天夜翔并收藏西楚霸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