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很适合男孩子住的房间。

    当晚,在乔妈咪喂过孩子,哄他睡熟后,富芭比迫不及待地将媳妇拉上了床,乔妈咪也知道富芭比是忍到极点了,人家坐月子只一个月,她则坐了两个月,还不是富芭比心疼她,想让她多休息休息,养养精神,这会,半推半就地从了,一晚酣战,中途孩子要喝奶,富芭比让月嫂喂他喝奶粉,看都没去看一眼,倒头继续干。

    天微微有些亮意时,才休战,搂着老婆美滋滋的睡了,看来老黑说的对,姥姥家的秘方真不少,这缩阴护宫的方子可是男人一大福音啊。

    《十三》

    虽然乔妈咪四个月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怀的不是双胎,但生出来发现真不是双胎后,还是有些小失望,人家穿越的重生的哪个不是龙凤胎龙凤胎的生,再不济也是双胞胎,可他们家明明有龙凤胎的遗传基因,为么自己怀的不是龙凤胎啊,难道是人品不行?

    又听生男生女是男生主导,便怪富大,明明她是块好田,可富大那个种子太不给力了,富大听后,真是呕死了,为了证明自己很给力,待乔妈咪能行房事后,在那事上便越发的卖力,每每弄得她哭爹喊娘,哀声求饶,就这样卖了两年半的力,乔妈咪那块田终于又有了收获,这才想起怀孕的累和生产的痛,后悔的要死,干嘛刺激他啊,现在好了,享受的是他,辛苦的是她。

    三个月做b超时,结果还是单胎,难道他们家这龙凤胎的基因是传男不传女?索性这胎是女儿,也算是儿女双全。

    这次乔妈咪为了不在肚皮上再留下一道丑丑的疤痕,所以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顺产,不顺不知道,一顺吓一跳,这剖腹产的疼跟顺产简直没法比,恨不能死上一次,头晚十一点开始阵痛,早上五点半进产房,八点半左右才把孩子生出来,生时嚎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哪有上次说杀猪时的那份淡定状,这次富芭比被允许进去陪产,出来后那代表性的黑脸终于白了一回,如果说上次是心疼,那么这次是整颗心都碎了,“宝贝,以后咱不生了,再也不生了,”哆哆嗦嗦地说。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心疼处,他是真怕了,怕了,当时就想,如果她要有事,他也会陪她去的,捂着心脏处,是真疼了,疼的都没法呼吸,不用手感觉它的脉动,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也不顾有人在,低头吻住丫头的唇,吮吸着,用这柔软的触觉来证明她还在,还在……

    乔妈咪待孩子出生后,便昏睡过去,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才大醒过来,中途醒来喝药膳都是昏昏沉沉的,富大一直陪着她,是一步都不敢离,就怕她一睡不醒,又不舍得将她叫醒,神情一直怔怔的,吃饭喝水都是旁人叫他才动。

    这副模样看在乔妈眼中,也是酸的很,为富大,为女儿,女儿没嫁错人,这样疼惜他的心,也值得为他这么痛上一回。

    让觉得生孩子都是这么过来的富妈也眼圈通红,平素连打针都怕疼的孩子这次是真的遭大罪了,对她疼爱又盛了三分。

    乔小麦醒来后,富大问她感觉如何?

    乔小麦说,就像知觉俱在的猪被人按在砧板上活剥撕扯,只一个感觉,疼,只一个想法,就这么死去吧。

    富芭比又过不得了,抱着她眼泪哗哗的,说:麦麦,以后咱再也不生了,不生了……

    女儿起名富怡昕,小名暧宝,富芭比起的,寓意是爱麦宝。

    乔小麦闹了两天也就消停了,就在富大以为这事过去时,一日,乔小麦参加姐妹会回来,一副气冲冲的样,“富国泰,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套套上扎了洞,设计我怀孕的,”

    富大这才知道贾凡凡也怀孕了,她是个马大哈,孩子都三个月了才知道,算起来比麦麦的大一个多月,两孕妇谈起怀孕经过时,贾凡凡义愤填膺的说,是老黑的小姐在老家时借着帮两人打理房间的时候在套套上做了手脚,她怀孕后,老黑的四个姐姐来表示恭喜时不小心说了出来,老黑应该也是有所察觉的,难怪这段时间是不抽烟了也不喝酒了,回家的时间也准时了。

    说到这,冷维静也很是感慨,当初胡哥为了抱得美人归,把事后避孕药换成了特制的维生素药丸,果然这都是有预谋的。

    富大听后汗颜,都是高知识高精英份子,怎么把个女人还使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使了也就使了,你们好歹把屁股擦干净,以防危害后来人,大家做人做事都要厚道啊……

    “宝贝,老公的为人你还信不过,我能跟他们一样?你要是不信,大可去检查剩下的tt,若发现有针眼扎过的,老公随你处置,”是啊,我能跟他们一样留下证据让你起疑?早毁尸灭迹喽。

    这事的结果是,乔小麦没发现疑似被恶意扎过洞的套套,不过就算是意外,这意外也是他造成的,更何况这意外也来得太巧了点吧,结婚前那么多年都没意外过,一结婚就意外,她信才怪!

    哼,你让我日子不舒坦,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咱们走着瞧。

    小房东(下部) 正文 番外——关于宝贝

    关于宝宝

    《一》

    乔妈咪上世没孩子,这世又被富芭比当孩子养了这么多年,猛不丁的被两个小豆丁占据富芭比的爱宠,心里酸楚的不行,富芭比不在时,她还能当个很称职的小妈咪,但凡富芭比在,就开始争宠起来。

    一日富芭比下班回来,远远地就听见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在哭,走进一看,就见暧宝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好不可怜,对面乔妈咪也盘腿坐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也是好不可怜,一旁,富小暖坐在地上玩着飞机模型,好不开心。

    见富芭比回来,富暧宝晃悠悠地站起来,张着白藕节似的胳膊,叫:芭比,抱抱!

    乔妈咪循声看过,大眼睛水汪汪的,听见富芭比问,怎么回事,嘴巴一撇,又要哭了,富芭比心疼,忙放下公文包,将大小两个宝贝抱在怀中,问一旁的富小暖: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淘气弄哭妹妹惹妈咪生气的?

    五岁的富小暖老神在在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大意是富暧宝太淘,绊倒磕伤腿闹着叫芭比,妈咪说芭比上班回不来,暧宝大哭不止,非要找芭比,妈咪哄了半天,急了,也哭了起来,末了,说:妈咪可真能哭,比妹妹还能哭。

    乔妈咪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就哭诉说小乔被富芭比惯坏了,不过是磕了一下下就哭的跟杀猪似的,小暖只知道自己玩,见妹妹哭了也不帮忙哄一哄,反正话里话外都透着自己很委屈,自己最伟大的意思。

    富芭比走过来抱起富暧宝,问道:暧宝,为什么这么淘?你妈咪小时候可比你乖多了。

    富小暖看着比她哭的还大声的乔妈咪,奶声奶气地说:芭比,骗人,妈咪一点都不乖!

    富芭比一脸认真:真的,你妈咪小时候是很乖,现在这样,是被你们带坏的。

    富小暖:……

    乔妈咪:……

    《二》

    这天吃过晚饭,富芭比带着乔妈咪和富小暖、富暧宝出去散步,富暧宝要抱抱,富小暖要背背,乔妈咪含着食指不说话,只拿一双雾煞煞的大眼睛勾着富芭比。

    富芭比将暧宝、小暖抱手上,身子半蹲,乔妈咪乐颠颠地跑过去,连跳带爬地爬上富芭比的背挂上富芭比的脖子,暧宝在乔妈咪肚子里就是个闹人的,生时更是让乔妈咪九死一生,险些去见阎王了,生出来后,更是以跟乔妈咪争宠为乐,她不仅模样随了乔妈咪,那娇娇的性子也是随的妥妥的,对富芭比疼乔妈咪比疼自己多,一直很吃味,借着月光甚好,嘟嘴问道:芭比,你比较爱妈咪还是比较爱我和暖宝。

    乔妈咪也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富芭比。

    富芭比给三个宝贝一人一个嘴,说:我最爱乖宝。

    乔妈咪乐了,很是得瑟地对暧宝、暖宝说:我小名就叫乖宝,嘿嘿……

    暖宝一脸淡然地别脸,暧宝哼了哼,亦别过脸,只富芭比面上宠溺更甚了,自那次生产之后他就知道,没有比较,只有最爱。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小房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香朵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朵儿并收藏小房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