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山上,浩然正气还在不断辐射八方,浩气长河却是渐渐凝缩,向站在下方的诸葛龙宿射出一道光柱,将其笼罩在内。

    纯正浩大的正气源源不绝汇入诸葛龙宿体内,让其功力极速增长,却又不影响其境界。

    看样子,诸葛龙宿还是如过去一般,依然担任浩气长河的执掌者。

    在他还是真丹境时,就受到浩气长河加持,在山河书院内可拥有通神境的战力。

    如今,浩气长河彻底完成,便是要为其再度加持,让其能够在加持下发挥足堪比拟至强者的战力。

    这也是孟山河设下的一个保险机制。

    毕竟他是儒门唯一一位至强者,要是他走之后,儒门遭遇至强者来袭,那也能借助浩气长河获得反抗的本钱。

    随着正气注入,诸葛龙宿的气势不断提升,很快就接近至强之下的极限临界点。

    但也就在此时,一阵浩荡之声遥遥传来:“道德仁义,非礼不成。仁成清平,义促和睦,礼修社稷,天地之正,起于礼,生于礼。”

    随着这阵浩荡之声到来的,是不弱于此时的诸葛龙宿分毫的浩然正气。那纯正之气如白云渺渺,须臾即来,柔和中有带有一股刚意,彰显儒门刚硬方正的正气本质。

    “诸葛师弟,浩气长河,当有德者居之,对于你执掌浩气长河,为兄可是十分不服的啊。”

    白雾般的正气散去,现出高冠博带的身影。

    其一身正气修为距离至强者也只差临门一脚,而且他所具备的浩然正气中,除却那方正刚强之气,还有一股仁风,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

    刚与柔,仁与义,儒门之真意汇聚于一身,此人已是尽得儒门真传。

    而当今天下,同时得传儒门仁义二脉之人便唯有一位,那便是大乾那位稷下学宫大祭酒,多年来一直隐身不出,直至最近才显出真身的“浩气天君”——穆修稷。

    “看样子,穆师兄也是想一争浩气长河的归属了。”诸葛龙宿看着着此人的面容,眼中难以抑制地出现寒光。

    当初和南疆一战,穆修稷以保卫中原为名义,号召山河书院的毕业学子前去助阵。

    结果,前去和南疆一战的过万学子尽数客死异乡,反倒是大乾军队得到喘息之机,再抗南疆。

    那时穆修稷还未曾暴露身份,人人都以为他是一个中立的正义之士,却不知此人真实身份乃是稷下学宫的大祭酒,姬穆清传下的仁字脉脉主。

    “那穆师兄可记得当初那过万学子是如何战死在云州战场上的。论德——”

    诸葛龙宿深吸一口气,舌灿雷音,“你配吗?”

    “配吗?”

    “配吗?”

    声音如闷雷般在空中传荡,经久不息。

    那过万学子的牺牲,可谓是诸葛龙宿一大憾事。便是因为此事,诸葛龙宿才会选择投效北周朝廷,成为北周太师。

    他这么做,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向穆修稷讨个公道。

    “天地君亲师,为兄牺牲了那过万学子,的确心中甚憾,但此举乃是为君为社稷,为兄自感问心无愧。”

    穆修稷面露感伤之色,却无后悔之意。

    他也未曾说谎,现在他处在浩气长河的范围内,本身更是修炼了浩然正气,要真是说谎,浩气长河不可能没有反应。

    “好个问心无愧,”诸葛龙宿却是被穆修稷的坦诚给气笑了,“你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也敢说是问心无愧?”

    “为兄等人为曾经统一大地的人皇效力,力助人皇重整天下,让这天下再度返回曾经的大同世界,自然是问心无愧的。”

    穆修稷摇头道:“反倒是师弟你,你助纣为虐,相助清羽妖道为祸苍生,可曾有愧?你可知周皇凤九五早就受到人道意志的反噬,如今坐在北周皇位上的,不过是那李代桃僵的清羽妖道罢了。

    你投效奸人,可曾有愧?

    北周南征,致使大乾之地生灵涂炭,你这北周太师,又可曾有愧?”

    连续三问,问诸葛龙宿可曾有愧。并且其中道出的天大秘辛,叫诸葛龙宿大惊失色。

    周皇凤九五已死?如今那端坐紫极的是清羽?

    这种天大秘闻,令诸葛龙宿心中生出无尽波澜,拢在袖下的双手都不由紧紧握拳。

    也就是他城府不浅,未曾显露出什么失态之举,要不然此地的书院学子和讲师见到此状,怕是要实锤周皇有假的消息了。

    “妖言惑众,穆修稷,你该杀!”诸葛龙宿压下心中骇然,杀机凛然勃发。

    穆修稷所言之事的真相,现在必须是假的,绝对不能是真的。

    北周正在南征,此时要是曝出皇帝是假的,你让臣民怎么想,你让前线出现的将士们怎么想。

    这是动摇国本的大事,就算它是真的,现在也必须是假的。

    穆修稷,该杀!

    杀机已是毫不掩饰,诸葛龙宿今日下定决心要将穆修稷毙杀于此。

    “你看,你也在为你的君主,你的国度而枉顾真相,做出不义之举,”穆修稷含笑道,“诸葛师弟,你并没有资格斥责为兄的行为。从本质上来讲,你和为兄是同一种人。”

    “你看,你的心在动摇,浩气长河和你的连接也开始不稳了。”

    没错,浩气长河和诸葛龙宿的连接的确开始不稳了,传输的正气也越发稀薄。

    这是诸葛龙宿心生动摇所致,他也在质疑自身的正气之心,这让浩气长河与他的连接十分不稳。

    这便是心系武学的最大特点了,当心境动摇之时,外在影响也是十分强烈,此时这情况甚至可能导致诸葛龙宿未战先败。

    “穆修稷,无论如何,你今日都是在劫难逃,北周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诸葛龙宿杀心越发炽盛。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为兄今日到此,本就做好赴死的准备。不过是否真的会死,还得看诸葛师弟你的本事啊。”穆修稷淡笑道。

    他说的没错。

    至少现在,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插手此事。想杀穆修稷,还得看诸葛龙宿的本事。

    此时,在周皇的识海中,人道长河再度显现,从中跨出一道和煦的身影。

    “夕阳薰细草,江色映疏帘。一日光明逝,一夜一千秋。”

    他带着随和的笑容,如邻家大哥般摇手道:“初次见面,我是庄明,二代人皇。”

    武侠boss之路

章节目录

武侠BOSS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衔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衔雨并收藏武侠BOSS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