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出息。”楚恕之怒其不争地想。

    幸好姑娘本人性格不错,没有当场发一个主题为“相亲碰到极品”的微博留念,大大方方地,不断试图引起话题,郭长城一开始就像个被审讯的犯人,别人问他什么都要抖三抖,还不断地往楚恕之这里发求救信号——可惜楚恕之假装对菜单发生了兴趣,压根不接收。

    他这样哆嗦了十来分钟,姑娘终于忍不住问:“你……你是不是有点紧张啊?”

    郭长城面红耳赤地点点头。

    姑娘笑了笑:“不要紧的,就随便聊聊。”

    郭长城又面红耳赤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接着非常局促地移开目光。

    按理,碰到一个话也说不清楚的货,对方应该摔盘子走人了,可这位来相亲的姑娘萌点诡异,面对着这样的郭长城,莫名地心生了某种保护欲。

    “我觉得你特别像《生活大爆炸》里的那个小印,”她开心地说,“特别可爱——我姑说你是警察,真的吗?”

    郭长城蚊子似的应了一声:“嗯。”

    姑娘:“真的呀!一点也看不出来,那你平时遇到坏人怎么办?”

    郭长城回忆了一下,诚实地描述了自己怎么抓“坏人”,他做了个抓的动作,假装拿起了自己的“秘密武器”:“就这样,跟、跟它说:‘你你你你你不要过来’,然后就抓住了。”

    姑娘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是个“玩笑”,顿时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你太可爱了!”

    郭长城瞪着无知的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楚恕之托着腮帮子冷眼旁观,回忆起工作中的真实情况,竟然也从中找到了一丝名叫“蠢萌”的蛛丝马迹,然而他看了看兀自欢乐的妹子和不在状态的郭长城,又低头看了一眼表,觉得自己这么坐在一边有点无趣了。

    可是那俩货好像聊起来还没完没了了,楚恕之耐着性子,拿出手机打了半天游戏,眼睛都开始有些花了,他终于不想再忍耐了,抬手叫服务员:“点菜。”

    服务员颠颠地过来,就听楚恕之用一种轻而阴森的声音说:“要一份宫保鸡丁,肉要三成熟带血丝的。”

    服务员:“……”

    郭长城远远地听见,立刻回头看了楚恕之一眼,见到尸王尸体一样的脸色,顿时意识到自己忘形了。

    不过就在他绞尽脑汁地想要结束对话的时候,对方突然正色下来,对他说:“对了,其实我还是想说……”

    她顿了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郭长城:“什么?”

    姑娘垂下眼想了想:“第一次见面,我说这话挺不合适的,不过我确实是真挺喜欢你的……”

    郭长城变成了一棵红高粱,连眼都直了。

    姑娘接着说:“所以有些话还是想先说在前头,其实我今天本来不是特别想来的,因为听我姑说你是个刑警,我觉得和一个刑警生活在一起,特别不踏实,真的,天天得跟着你提心吊胆,时间长了……唉,所以你是一定想干这一行吗?”

    郭长城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只手忽然伸过来,猝不及防地揪住了郭长城的肩膀,直接把他从座位上拽了起来。

    郭长城:“楚哥?”

    相亲的姑娘一脸没反应过来地看着楚恕之。

    楚恕之皮笑肉不笑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落到郭长城身上,用一种十分暧昧不明的口气说:“背着我相亲?你可真长行市了!”

    郭长城:“……”

    什、什么情况?

    姑娘睁大了眼睛,完全被尸王的气场和狗血的情节震慑住了,楚恕之直接从郭长城兜里掏出了几张人民币,压在了杯子底下,而后不由分说地把人夹在胳肢窝下面拎走了。

    郭长城当场死机,一直到楚恕之把他塞进车里,大爷一样地伸长腿抽了抽懒筋,指使说:“开车,先送我一趟。”

    郭长城万分纠结地看了他一眼。

    楚恕之:“看什么看,我也是为她好,挖昆仑君的墙脚,亏她想得出来,真是……”

    他顿了顿,一句话福至心灵,脱口而出:“愚蠢的人类。”

    ……愚蠢的人类郭长城什么也没说,红着脸默默地发动了车子。

    在他的挎包上,一颗鳞片一样的小圆片正在看不见的地方传递着信号。

    隔天,“楚哥和小郭搞大象,大学路9号是个基佬窝”的谣言四起。

    以及……谁?不巧听到不该听的话、还传播了谣言的林静的下场?

    哦,阿弥陀佛,他变成了一个满头包的印度阿三。

章节目录

镇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镇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