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疼的玉慕卿,对着池子照了会儿,自责了一番,又反省了一番。

    天界的灵兽不少,灵力不济的灵兽也不少,却没见过一个像他这般经常冒出尖耳,或是尾巴,有时候干脆砰的一声化为原形的。

    为此他又郁闷了好一阵子,然后把这些归咎于自己羸弱。

    待回到上界后,把这些推论告诉了父君。

    父君看着他,良久之后,垂眼咳嗽,气息方才慢慢舒缓平复:“大抵是我那会儿身子没养好。”

    生娃娃不都是娘亲的事儿?父君身子没养好和他修不出人形有何关系?

    父君定在诓他。

    玉慕卿眼眶里立刻含了一泡泪,他觉得十分委屈,脑海里顿时浮现了童年。

    “天蚀狐生来便能化人形,就是狐妖百来年都成形儿了。为何玉慕卿单单会这样。”他揪着尾巴,十分纠结地摸了把,垂头,尖狐耳抖了抖,偷偷瞄了一眼卧在寒玉床上躺了千年的娘亲,’漫慢蹭到父君身边,“我是私生子?”

    父君把手放在他脑门上,摸了把他的软耳朵:“你一直是我们的孩儿 。”

    玉慕卿怔了怔。

    父君俊逸的面上沉静:“你是我与卿儿的孩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然后父君讳莫如深缄口不语。

    玉慕卿离开后,看见父君从容地望着寒玉床上的人儿,手摸着她。玉慕卿一点儿也没有感到安慰。

    这些年只要是关于娘亲的事,父君都有些丧失理智,变得异常的温柔。  说到娘亲,他不禁又忆起了悲摧的身世,悲摧的童年,头又开始隐隐作痛。看到这一次从凡间选上来的一个叫皇小妹的弟子。他暂时又可以把私生子的事搁在一旁,暂且忘一忘。

    皇小妹是个看起来并不惹眼的姑娘,但她身上的气息让玉慕卿觉得熟悉,莫名地想起了那一片梨花林,甚至想与她窝一辈子。

    为此他专门请教了二叔父。碧尘叔父说这就是缘分。

    可怎么才能将这种缘分持续下去呢。

    玉慕卿深深地思索了起来。

    二叔父转了转眼珠,说娶她。

    玉慕卿一直对二叔父的智慧深信不疑,所以待办宴席之际,他憋足了劲儿化了整只人形,学着公狐狸精的引诱伎俩,风骚地见了一遭“意中人”。  可,很显然意中人嫌弃他年幼。

    他灰心,矜持地与父君说了。

    父君这次倒没装傻,怔了征,细细地问完之后,长眉舒展怅然道:“果然是母子,这点儿气息都被你嗅出来了。”说毕招了招手,唤他过来,脸上露出莫测地笑容,“你不要吓跑了她。”

    表情虽莫测,但却很真心地笑了,在漫长的年岁里从未笑的父君确实笑了。

    一个小小的黑影悄悄地爬过栅栏,潜进了凡人弟子修行的平房内。

    虽然父君一再提醒,不要骚扰娘亲。

    但是玉慕卿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他躺下钻入有娘亲的气泽的被褥里,望了一眼。做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很有一种悲壮的感觉。

    后来娘亲回来的时候,见着躺着在床上装睡又忐忑的他竟也没说什么,把他往里一推,合眼睡了。

    他心里有些些小欢欣,用爪子紧紧抓住了床单,悄悄往后挪了挪,又挪了挪,挪到娘亲怀里,才心满意足地合上眼。

    娘亲的气息包裹而来,让他无限舒畅。

    玉慕卿对父君那种无法言喻的绝望消散,顿时有种云散天朗之感。

    父君含垢忍辱宵衣吁食,如今看来是韬略于心,让他很是敬仰。

    娘亲当初被三叔父偷带下凡时,尚且是一只不完整的娘亲,如今却是五脏俱全,三魂七魄聚全的娘亲。气泽绵绵悠长不算,还能说能动了,更重要的是没欠二叔的情,还没折损父君一丁半点儿的修为,这让他对父君的敬仰又多了一层。

    只不过,此刻的娘亲似乎少了些什么……

    究竟是少了点什么呢,娘亲的这皮相虽不好看,但气泽却是他喜欢的。

    玉慕卿亲昵地凑过去,恨不能舔一舔。

    有了和娘亲进一步接触,玉慕卿很满足。

    他问父君娘亲何时能恢复记忆与他们重聚。

    父君说,要把娘亲的所有东西都讨回来后,才行。

    他为此深表钦佩。

    纵观上界,能重新目睹一遍爹爹追娘亲的全过程,还能父子上阵追娘亲,必要时帮着添把火加把柴的孩儿,委实不多。

    他很欣慰。

    在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揣测目光之中,父君装傻装得很彻底,淡定又从容。

    父君每天手袖搭在窗户旁,蓄着满腔愁情看窗外浮云,是一番让人怜惜的形容。

    玉慕卿很是触动,挨着父君的衣衫角儿蹲趴下。

    于是他的娘亲,经常能看到一个人一只狐狸,悲摧的神情。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父君的动作逐渐地迅速了起来。

    三叔父娶亲的那一日,玉慕卿依言乖乖地睡在了被窝里,爪子抓着褥子,拉高盖住脸,每每想到一家三口能重聚,做梦都能笑出来。醒来后见到娘亲,趴在床边,泪盈盈地望着他。

    上界祥光冲天,霞光万里。

    他想他那非比寻常的娘亲终于回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抱着三生镜去上界的碧尘叔父,从司明星君府回来后,晓得错过了三叔父的喜宴很沮丧,他抱着三生镜说:“你晓得我在上界看到了什么?虽说没撞见司命,但就是因为没撞见他,所以才看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玉慕卿望着眼前这位,在仙界住了好些日子说还三生镜却此刻回来后仍抱着三生镜不撒手的二叔父,微微有些纠结。

    碧尘叔父说:“司明君那簿子上写得清清楚楚,你的父君曾是芳华兽。就是那只与九玄灵上神有过奸情的芳华兽。”

    玉慕卿揉揉眼睛,道:“叔父窥见天机,又泄露天机也不怕遭雷劈。”

    二叔父抖了抖。

    玉慕卿低头心里乐得慌,诚然这位八卦的二叔父到目前还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千百年难得一遇的抢亲,还有……八成也不晓得当年儿时就崇拜的九玄灵上神正正是慕卿的娘亲。

    另外三叔父也让玉慕卿很犯愁,自从他病好了之后,和善了不少。经常来他们殿捧着茶,一直待到吃晚膳的时候还赖着不走。三叔父自从毁了一半仙修后,脾气内敛不少但性子仍不变,常常摸一摸他,看一看娘亲,还有事没事就与父君说,卿儿不嫁给你,我便还有机会。

    嗯,他这二叔父、三叔父,实在都是令人痛心疾首的麻烦人,父君的日子不好过。

    外面起了风,雪花漫天飞。

    娘亲抱着玉慕卿,玉慕卿一脸满足。他想着如若旁边能再站个父君便惬意了。父君手搭在娘亲手臂上,环住娘亲,也顺势抹了把玉慕卿的脸。玉慕卿望了望天蚀狐,只见它因受不了那三股逼人的仙气而缩成了团几,欲惊恐落泪,他惬意满足之余顿觉圆满。

    让他更圆满的是……

    娘亲说,其实自己的这个狐狸皮只不过是这个躯壳儿,等过些年,学会了娘亲教他的寄魂术,便能他脱离这狐狸皮囊,成为风流公子哥儿了。

    他幻想着有一日,他风流倜傥地摇着扇子,牵着一只妹妹,后头跟着一大群弟弟。人生已无憾矣。

    (全文完)

    更多精彩好书,更多原创手机电子书,请登陆奇书网--.bookbao8.m

    <!--

    --------------------------------------------------------------

    书籍名称:谁把流年暗偷换  作者:未知

    本书籍由网友“guoguo1982”上传  日期:2010/9/30 23:16:29

    书包网 .bookbao8.m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章节目录

谁把流年暗偷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谁把流年暗偷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