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处不自觉地浸生出来,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微微有点发烧,仿佛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在用惊诧的目光盯着她,就好像她是贸然走错地方进到了原本不该进的地方似的,心里窘得发慌。她想,自己的脸颊肯定发红了。很快,有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姐,举止得体训练有素地走过来,礼貌地招呼她。

    她被领到房间门口,并帮她按响门铃。

    少顷,唐晓帆把厚重的门拉开。“先生,您的客人领进来了。”服务小姐身子微微一躬,甜甜地笑着说。

    “好,谢谢。”唐晓帆说着话,伸手把一张五十元的票子塞到了服务小姐的手里。孟小惠原想这里的服务小姐肯定不会随便收客人小费的,没想到,服务小姐说声谢谢,声色不动很是老练地就把钱放进口袋里去了。再微一躬身,风度可掬地摆着腰肢走人了。

    唐晓帆伸手揽着孟小惠的肩走进客房。在唐晓帆的手触到孟小惠的肩时,孟小惠的心里忍不住颤了一下,但很快释然了。也许,这种场合,就应该是这样的,她想。

    屋里又是一番别样的惊天动地,比起楼下大厅,精细和名贵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在心里叮咛着自己不能没有出息,但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东瞅瞅,西瞧瞧,看那儿都是见所未见,怎么也看不够,脱口而出说:“这房间,布置得真高级呀!”

    “那当然,总统套房嘛!”

    “这一晚上,得要多少钱?”

    “美金一千,人民币一方。”

    “一方是多少?”

    “一方就是一万。”

    “哇!”孟小惠忍不住伸了一下舌。

    唐晓帆并没有笑她的少见多怪,他就是这样的人,不管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管转过身后要做对别人多么不利的事情,脸上永远都是那么彬彬有礼地笑着。这份“修养”得感谢他最初从政决心正盛时的磨炼,中国是一个在儒教文化酱缸里浸泡了几千年的国都,整个官场,个中三味,讲的就是中庸二字,讲的就是处世的哲学,要想在官场的竞争中,出人头地,才干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会巧妙地处理和周旋好上下左右的人际关系,使人人都能为我所用、为我操纵、为我效力。当上总理与当好总理相比,前者显然难度要更大的多,也更显一个人的才智、机遇和手腕。这,大约也可以叫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吧!温良恭俭让,谦虚使人进步,柔能克刚,在唐晓帆看来讲的都是大同小异的道理。所以,尽管唐晓帆和孟小惠的社会地位有天渊之别,见面后唐晓帆并没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意思。他不想让孟小惠感到难为情,像个大哥哥一样关怀地揽着她的肩,笑了笑,好像是在说,作为小妹妹没见过这些东西,实在不算什么,年龄小嘛!要说有什么不对,也是大哥哥没有关心到的错。这次孟小惠没有心颤,而是飞快地向唐晓帆投去感激的一瞥,任由唐晓帆呵护着自己一同坐到沙发上,她已经被这里的环境、气氛和唐晓帆的风度给深深地折服了。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卷图纸,唐晓帆把图纸展开,原来是装饰公司下午刚送过来的新店的设计彩图,里面的装修标准是一流的,足可以和“雨虹”相媲美。在唐晓帆的耐心讲解中,孟小惠眼中熠熠闪光,额上兴奋地沁出了细密的香汗,想着很快就要梦想成真,可以在都市大干一番了,心里又怎能不激动不兴奋呢?她不是那种食言的人,对那个算命老头,她一定会去实践自己许下的诺言的。书包网 .bookbao8.m

    欲望之门 第八章(11)

    “好啦!”唐晓帆把图纸收起来,说,“现在,我们还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一起来为即将诞生的店起上一个好名字,这个名字既要新潮,又要大方气派。”

    孟小惠愈加兴奋起来,连点着头。很快,两个人都报出几个名字,但不是拗口就是意思不能表达准确而被否掉了,两个人陷入紧张的沉思之中。唐晓帆在客厅一角的小吧台上,倒了两杯xo端过来,也不言语,脸上依然锁着凝思的眉,把一只杯子递到孟小惠手里。孟小惠没有犹豫地接了过来,她爱看西方的电影电视,里面的名媛贵妇手里就常常端着酒的。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单看颜色,细腻厚重,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质感,足以震撼人心。她学着唐晓帆的样子,轻啜一口,不一会儿,心里就感觉暖烘烘的了。酒的颜色棒,口感更好,在舞厅里陪舞的时候,因为害怕碰见熟人,都是在偏僻档次低的小地方,虽然也有客人请喝酒,但这么好的酒,还是第一次喝,忍不住就多喝了几口。她明显地感觉到,身上有点想起汗了。突然唐晓帆像发现什么似的侧着脸,耸着鼻子使劲吸了两下,说:“不对劲儿,是在你身上。”

    孟小惠给弄得有点莫名其妙,慌乱地立起身来,问,“什么……在我身上?”说着,低头满身乱看。

    唐晓帆笑了一下,伸手把她拉到跟前,低头凑到她的领口处闻了一下,说:“我闻着那儿有一股香气儿飘得不对劲,还以为是服务小姐收拾房间时给洒了什么高级香水呢!又一想,也不对,要是这样,我在这里待了大半天,早就该闻到了。原来,是你身上的体香传过来的。”

    “说什么呀。”孟小惠羞得低下了头。不过,她并不生气。

    唐晓帆在决定用孟小惠来挤于虹的生意的时候,曾暗中叫人打听过她的情况,知道她的性格很强,也有手腕。至于开放程度,一听说她除了在“雨虹”上班外,晚上10点钟下班后,还到舞厅去陪舞,他就笑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其他的,还有必要再问吗?所以,他并不认为孟小惠的羞涩是真的。也就是这一打岔,唐晓帆茅塞顿开,来了灵感,说:“有了有了,就叫香天理容娱乐城。香天香天,香气直上九天,预示着生意兴旺,名气远扬,就是它了。”

    孟小惠细品了一下,也觉得这名字确实不错,就“嗯”了一声,使劲地点了点头。

    名字定下来后,两个人都显得格外兴奋,唐晓帆走过去打开音响,放了一段舞曲,手潇洒地弧形一划,绅士风度十足地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式,孟小惠一笑,把手伸给他,两人拉着手,走到一边专设的一小块舞池里,唐晓帆伸手揿下墙上的开关,把屋里的大灯给熄掉了,轻柔的舞曲,朦胧的灯光,迷醉的气氛一下子给调了出来,跳着跳着,两人慢慢地靠得很近,唐晓帆又低头耸起了鼻子,“你身上的体香真醉人!一般女孩子,百个里头,也碰不到一个的。”

    “我不知道。”孟小惠的头埋得更低。

    说着话,曲终了。唐晓帆用轻柔的充满磁性的声音说:“天有点热,你去冲个澡。”见孟小惠点头,又接着说:“要快一点,我等着你。”

    泡在宽大的浴盆里,望着足有十多平方米纤尘不染的浴室,不知怎么,她忽然想起山脚下自己家低矮的烟熏火燎黑糊糊的茅草屋,心里顿时发堵起来,同样都是人,不是讲全国的老百姓还都是主人翁吗?怎会和公仆有如此天渊之别呢?不是走出来,真不知道,人活一世,还能有这样的享受。她还想到了一辈子都那样苦熬着活过来的爸、妈,忽然间想大哭一场。她强忍着泪,继之又想,比起依旧在村子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同龄姊妹们,哪怕为了这一天,死都是值得的了。更何况,还有明天的美好前程在等着自己呢!

    欲望之门 第八章(12)

    想到这儿,害怕唐晓帆在外边等急,匆匆洗过后,就忙着走了出来。唐晓帆斜躺在沙发上,正在看vcd光盘,只见一男一女说着话走到一起,先是拥抱亲吻,接着是疯狂地相互给对方往下扒着衣服,再接着男的和女的就倒在床上绞在一起翻滚起来……

    孟小惠偎在唐晓帆身边,她不想让自己显得小家子气,说:“在这里放这个,小心公安进来查哩。”

    唐晓帆点点她的鼻子,说:“小傻瓜,这是友谊饭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常来住的地方,公安有几个胆儿敢来这里查?”说完也不关电视,任那一对儿青春男女在那儿畅快地滚动呻吟,抱起孟小惠,向里间的卧室走去。

    孟小惠“哟”了一声,就把眼睛闭上不语了。

    唐晓帆温柔快捷地把孟小惠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随手扔到床边的地毯上,孟小惠闭着眼,在唐晓帆把她身上最后一件东西去掉的时候,身子一悸,两手交在了胸前。唐晓帆俯在孟小惠的身上,耸着鼻子,边用手轻抚着孟小惠的椒乳,边到处闻着,最后停在她的下身不动了,说:“你身上的体香就是从这儿飘出来的。”

    孟小惠使劲摇着头,说:“我不知道。”

    唐晓帆在她樱红的唇上和胸尖上轻吻着,一双手像两条蛇一样,转眼之间在她的身体上游了一遍,孟小惠的身子开始扭动起来了。唐晓帆身子一晃,就在要进入的一瞬,孟小惠猛然睁开了眼,说:“你轻一点,疼……”说着,眼角两颗泪珠滚落出来。

    “你是……处女?”唐晓帆问。

    孟小惠点点头。

    唐晓帆稍一迟疑,觉得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动作明显地轻柔了许多……

    唐晓帆和孟小惠早上正在洗漱的时候,马红红来了。唐晓帆穿着*,嘴里别着牙刷去给马红红开的门,接着随便朝孟小惠一指介绍了她们认识。孟小惠听说马红红是省歌舞团的演员的时候,不住地偷眼羡慕地看她,马红红由此判断出,孟小惠肯定不是“大院儿”里的。不仅不是,社会地位也肯定不会高。当她得知孟小惠是农村出来的打工妹的时候,她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心里却有点嘀咕唐晓帆真是来者不拒了。三个人一块在客房里吃了早餐,正坐在客厅里边吃水果边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的时候,绍相雨来了。

    绍相雨是唐晓帆邀请来在天龙华夏文化酒店给他公司里的职员讲国际经济形势的。前不久,也不知是为了别出心裁拉拢顾客,还是真的对文化情有独钟,叶志文在离友谊饭店不远的地方新开了这座文化氛围很浓的文化酒店,整座酒店共有三层,第一层为宴会厅,二层为讲座厅,三层是书画店。酒店的墙壁上,悬挂的都是当代大家的字画,而且,绝对都是真品。酒店定期邀请省内外有影响的专家学者名人到这里举办讲座,老顾客凭这里发的会员卡可以免费来听,刚刚开业就以其高品位的文化氛围赢得企业界和知识界的如潮好评。后来,为了自高身份,许多政界要人也纷纷加盟这里。三楼的字画和书就是为老总们饭后向学者和政界要人们表心意而专门开设的。中国自古就有窃书不算偷之说,接收书画的馈赠就更是雅事不算什么了,送的人冠冕堂皇,接的人心里坦然,也就怪不得出版界动不动几万元十多万元的金版书都敢出了。绍相雨因为唐晓帆有些问题想单独和他谈谈,就按约提前先来到了这里。马红红和孟小惠只好先到里边去了。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欲望之门 第八章(13)

    望着眼前这个长相并不怎么出众的农村姑娘,马红红尽量装出很坦然很平静的样子,自己不是早就说过,和唐晓帆只保持一般的朋友关系?既然是一般的关系,那他和谁睡觉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想是这样想,可肚子里还是止不住地朝上蹿醋意。别的不说,光说昨天等的一个晚上有多难受啊?当她在眼巴巴地等着唐晓帆打传呼约她的时候,唐晓帆却和别人在一起做好事,能不气人吗?“哟,小惠,”马红红故作关心地说,“你鼻梁两侧这几粒雀很影响你的形象的,我认识省人民医院一个非常有名的外科大夫,她说做磨皮手术可以去掉的。”

    那还是在农村的时候,孟小惠的鼻梁两边不知何时长出几粒青春痘,由于不懂,嫌它难看,就用手去挤,结果落下了疤。不过很小很不起眼的,再加上她在化妆的时候有意进行了遮盖,不是专门瞧,是很难发现的,这家伙真是老鼠眼,那么尖!她知道马红红挑刺儿,也不好说什么,就随便地支吾了过去。

    由于不投机,聊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马红红觉得很没意思,还操心着自己股票上的事,就告辞走了出来。孟小惠因为刚才遭说心里不舒服,光是握握手也不出来送她。当马红红从里面走出来,和唐晓帆打招呼的时候,绍相雨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还是那句话,改革年代,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大惊小怪,只能说明你的见识少。

    唐晓帆送马红红到走廊上,用中指勾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说:“真抱歉!”

    “这有什么?”马红红故作洒脱地说,“我们是朋友,不是绳索。”

    走在大街上,让风一吹,马红红很快就把刚才的一点小小的不快给忘掉了,坐上面的,朝证券交易所的方向驶去。

    马红红是真的只想和唐晓帆保持朋友关系,而没有别的考虑和打算。作为时下的女孩子又是在演艺

章节目录

欲望之门(独家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李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良并收藏欲望之门(独家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