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you阁伤离别.

    伤与南宫煜天的离别.

    “半烟半雨溪桥畔.渔翁醉着无人唤.疏懒意何长.春风花草香.

    江山如有待.此意陶潜解.问我去何之.君行到自知.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一颗随处出逃的心.

    谁.

    愿意与你同行.”

    今夜的夏沐妍.独自居住在客栈之内.内心竟是一片荒芜.感慨万千之时.亦是轻念着不少的名诗佳句.

    也不知南宫煜天可能找到与他情投意合之人.但愿他能够收获一份属于自己是幸福吧.

    夏沐妍在心中为他祈祷着.算是感激他救了她性命.有又多次将她从困境中拉出來的恩情.

    至于之前在那温泉池中发生的事.夏沐妍全都将她给自动的过滤掉了.当成是沒有发生过的事好了.

    这一夜.夏沐妍很是不习惯.以至于快要天明十分才睡了过去.

    “主子”

    房到这儿.夏沐妍笑了起來.眼前浮现的.是当年的美好景态.那时候的一切.真的很美好很美好.

    “结果后來我就病得很是严重.那次.您狠狠的惩罚了师兄.说他玩心太重.不成熟稳重.罚他抄写大安国志三遍.师兄他头悬梁.锥刺股.几乎是日夜不停的抄写.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抄完.也不知您到底说了什么.在那之后.师兄他就不怎么搭理我了后來.师兄他学成出师.您又告诫他不能在外人面前泄露了和您的关系.是以.天下人皆知您有个女学生叫苏梓蕴.满腹诗书.才气斐然.却不知.您真正的高徒.其实是风华师父.您到底是为什么.”

    话到最后.已只剩下哭腔满布.

    昔日美好.历历在目.那每一句温和的言语.每一个脉脉的眼神.在此刻全都化为把把尖刀.直刺人的心脏.痛的几欲窒息.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久到心里的痛楚减缓了.苏梓蕴这才起身走到墓碑正前方.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徒儿这就走了.”

    这一天.是大安国顺兴帝元年腊月初八.

    大雪铺天盖地.

    大安国新任君主因年幼需寻一位帝师教导.贤王负责寻帝师之事.而贤王所寻的帝师.在这一日.孤身一人离开了临虞.去向无人知晓.

    三日后.临虞县來了一批黑衣杀手.一无所获.孤注一掷之下.屠尽临虞县上湖村村民.

    朝野震动.

    心中此刻有再多的郁闷都已经无济于事.夏沐妍朝着帝都迈开了步伐.谁叫夏沐妍此刻后有追兵呢.

    南宫煜天见到夏沐妍的时候.已经是快要日落了.

    夕阳西下.女子缓缓前來.

    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

    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

    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本來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

    长发及垂腰.额前耳鬓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间的嵌花垂珠发链.偶尔有那么一两颗不听话的珠子垂了下來.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隐隐约约有些紫色的光泽.定睛一看.只是紫色的晶石罢了.慢步來到花园.

    “那个.谢谢你的人救了我.”夏沐妍有些尴尬.自己到头來.还是又回到了这里.而且还是在即主动來的.

    身着淡粉色纱衣.腰间用一条集萃山白色软烟罗轻轻挽住.裙角的边上用银色的闪线层层叠叠的绣上了九朵兰花.在一片淡粉中显的格外注目.裙领由两条银色织锦细带交叉挂颈的的样子.

    外衬一条较宽的云纹银的长绸带环绕在臂间.略施脂粉.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三千青丝用水晶蔷薇花簪子微微别住.流露出一种淡然的清香.

    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

    如此佳颜.即便是在平常.他也不见得就会多看一眼.更何况是现在.

    “在本王的地盘.还如此放肆.当真是不知死活.”

    南宫煜天眸色阴鹜.瞬间变想明白了夏沐妍会來这里的原因.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題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就在那女子将要发声之时.身后突然就响起了一到好听的嗓音.并且吟诵着一首十诗词.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

    ...

章节目录

凤尊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睡觉吃饭打豆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觉吃饭打豆豆并收藏凤尊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