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日唐悠然在洛萧怀里哭了个天昏地暗之后.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这让她身边伺候的丫鬟清荷不解.怎么唐姑娘一哭精神就变好了.

    “唐姑娘.你看.这是王爷吩咐厨房给你做的糕点.真好看.一看就知道很美味.”清荷将乘糕点的食盒打开.拿出里面的糕点.还不忘替他们家王爷在唐姑娘面前说说好话.

    “你呀.嘴贫.”唐悠然怎会不知她的心思.口上呵斥了一声.不过.那样子可是沒半点底气.根本就吓不住人.

    “你沒谁错.行了吧.你给我闭上你的小嘴巴.”唐悠然恶狠狠的说道.顺势塞了块糕点到清荷嘴里.

    “唔哪有这样的.”清荷不满.可嘴里塞满了东西.只能口齿不清了.

    “说吧.你要怎么解释.我哥哥知道我在睿王府.他那么疼爱我.一定会写信问我的情况的.你说.是不是你把我哥写给我的信都给私藏起來了.”

    唐悠然故作严肃.不过也沒敢太放肆.毕竟她有心结.

    洛萧心中不爽.这丫头说什么疼爱.哎.睿王又吃醋了.

    可一见她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洛萧心中一痛.这丫头.心结还是未解开.只能够让墨一继续监视了.

    “悠然.又调皮了.我也是昨晚才收到的信.原本就打算今日给你看的.”

    洛萧说着.从衣袖中掏出一封信件來.唐悠然接过.看了起來.

    唐悠然认真的看着信件.洛萧细细的看着她的每一丝表情变化.见她看着看着.脸上露出了笑容.洛萧的心.也就跟着愉悦起來.

    他看得出.悠然这是真的高兴.那脸上的笑意.与这几日里.同他相处时的.完全不同.

    “來.青松.你也看看.兴许有用.”唐悠然看完信件后.直接就转手递给了站在一旁的青松.还顺手把人给拉扯來坐下.

    洛萧在一旁看着.脸色很是不好.但见唐悠然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只是狠狠地瞪了青松一眼.也就沒说些什么.

    青松顺势坐了下來.洛萧的不待见.他倒是感觉的彻底.他家主子不过就是拉了他一下而已.而已啊.反应这么大干嘛.

    唐悠然不知这两人心中的小九九.只是在想着.哥哥就要回來了.到时候.她就可以搬出睿王府.和哥哥住在一起.

    说真的.这几日和洛萧相处.唐悠然觉得很是压抑.她想.无论是洛萧还是她.心里的感觉应该是一样的吧.

    虽然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和自己言明.可这是在古代.是男子可以三妻四妾.朝三暮四.三心二意.而女子则必须从一而终.守着那所谓的三从四德过一辈子的古代.

    她现在的状况.实在不容乐观.

    “主子.东宸祭天大典在即.按照惯例.崖山会派人前往.这次那人吃了这么个闷头亏.祭天大典之上.怕是会起一番风浪.”青松分析着.

    “你说的这点我也想到了.不过.这祭天大典有睿王在.那老东西应该还不敢太过明目张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前设个局.在祭天大典之后.來个请君入瓮.

    呵斥完了青松.洛萧又对唐悠然苦口婆心的劝导.语气中.满满的都是疼惜不忍.当然.还夹杂着一丝怒意.只因她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见洛萧这样.唐悠然再是有主见的人.那也得先乖乖应下了.

    “嗯.我知道了.行了吧.不过.为了让我放心.你得告诉我大概的情况.这样总不过分吧.”

    唐悠然退了一步.一副好商量的样子.

    “行.就这么定了.”洛萧一锤定音.

    “”青松郁闷.他们都不会问问自己的想法的么.

    算了算了.反正主子也沒不情愿.他就不去操那份闲心了.

    “既然如此.那属下就先告退了.若是有了那人的消息.属下再來禀报.”青松起身.朝着唐悠然行礼告退.

    “嗯.注意安全.”唐悠然点头应下.心中还是有些担忧.毕竟这么多年來.她还从沒有遇到过像老怪物那样厉害的人物.

    青松营应声而退.墨一见状.知道该给两人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了.便也很识相的退了下去.

    很快.就只剩下唐悠然和洛萧两人了.

    又是单独相处.最近她是越來越不喜欢和洛萧单独相处了.总是觉得怪怪的.很尴尬.

    她不知该以何种身份去面对他.

    “悠然.等你哥哥回來.我们就成婚吧.”

    无奈的叹了口气.洛萧终究还是开了口.这些天.他一直在等.等她开口说嫁他.可貌似这丫头很不理解他的苦心思.而且还有逃的趋势.

    “嗯.有过几面之缘.交谈过几次而已.”夏沐妍并不知道南宫皓与齐王是父子关旭.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

    “嗯.难怪”齐王说到此.沒有再继续下去

    夏沐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原本是打算问一下奇怪什么的.可话一道嘴边却又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为了保险起见.夏沐妍就在四皇子府暂时的住了下來.

    过了几日.夏沐妍正在院中无聊着.却听得下人來叫她.说是南宫煜天要见她.急事.

    过了许久.夏沐妍才回过神來 楞楞的应了一声.跟着他们前去见南宫煜天.

    夏沐妍到了马场 却沒有见到人.这令她内心疑惑 可当她回头去找那下人时 对方确实不见了踪影.

    就在此时.夏沐妍的目光被某一会动的东西给吸引了.

    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

    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沒有束冠也沒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一身骑装偏给他穿出几分文雅之气.头戴皮貉帽.帽檐上一道明黄锦缎压边.上绣百种倒福字花纹并在额前缀着一块品质极佳的翡翠.

    今日也穿着窄袖骑装.沒有戴皮帽.只用镂空雕花的金冠束着头发.一身黑衣袖口禄口也缀着明黄缎边儿.瞧着比平日多.几分英挺和潇洒.端的是意气风发.

    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

    “要骑马么.”南宫煜天缓缓而來.风姿散发.义气风发.

    “嗯.”夏沐妍看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眼见着南宫世家的事解决了.若是他再不采取行动.等贺梓丰回來.这丫头绝对不会再住在他这睿王府.

    到时候.这丫头本就有心躲他.他要再见她.难度可就大了.贺梓丰这个护犊子的大舅子.他是真的不想招惹上.

    “洛萧.现在说这些.也太早了吧.而且.眼下的时局.还不是咱们谈婚论嫁的时候.你要知道.那个老怪物可是在暗处盯着咱们呢.婚礼的话.还是推迟吧.不然要是他给咱们捣乱的话.那”唐悠然有些语无伦次.口齿不清的解释着.

    “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嫁给我.但是大婚之日的安全沒保障.”疑问的句式.却是肯定的语气.

    “嗯.”唐悠然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就这么回答他吧.反正她也找不到别的借口了.

    总不能拿肚子里那一团來说事吧.

    洛萧气闷.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的.给我安心养胎.其它的事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处理好一切.保证咱们大婚之日.一切正常.”

    洛萧霸气宣布.那邪狞的脸色.显然是不希望唐悠然拒绝.

    “可是洛萧.我”唐悠然并不赞同他这么做.以前她或许会有嫁他的心.可自那晚之后.这种心思.便被她给深深的埋葬了.

    “沒有可是.就这么定了.悠然你的肚子迟早瞒不住.”洛萧眉心一凝.语重心长.

    “”唐悠然一窒.这是他在知道自己怀孕之后.第一次说她的肚子.

    她一直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接受肚子里的生命.可现在的结果.貌似她错了.

    “洛萧.你就真的不在意么.”

    唐悠然喃喃着.微微失神.

    “悠然.别这样.我会心疼的.”洛萧将唐悠然搂入怀中.轻声说道.

    “悠然.你知道吗.我洛萧在意的.是你的全部.既然决定要娶你.那就是要对你的一切负责.绝不是什么心血來潮的冲动之举.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等你开口.可你一直不说.就只有我主动了.”

    洛萧柔缓了嗓音.抱着唐悠然.深邃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人儿.

    “我你让我在考虑考虑吧.我”唐悠然还是觉得不妥.洛萧的话.她很感动.但这并不能消灭掉她心中的结.

    而且.也许不久之后.洛萧就会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了吧.

    “悠然.我给你时间接受我的这个决定.大婚之日.你若是不从.我就只有开硬的了.”见唐悠然还是不肯答应.洛萧声音一寒.直接了当的做了最后决定.

    “你”唐悠然无话可说了.

    洛萧竟如此霸道.

    “到时候.就是绑.我也会把你给绑上花轿.”洛萧将话给说得更加明白.

    “洛萧.你就不在意我肚子里”

    “唐悠然.”洛萧突的一喝.吓了唐悠然一跳.鼻尖一酸.她就知道.他还是在意的.

    “哎~”见她那我见犹怜的可怜样.洛萧无奈的叹息一声.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明白.就让时间來证明一切吧.我会对这个孩子.视如己出.”

    诚挚的语气.洛萧不知唐悠然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洛萧.我对不起你.”唐悠然终究是沒忍住.哭出了声.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

    ...

章节目录

凤尊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睡觉吃饭打豆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觉吃饭打豆豆并收藏凤尊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