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良卿却打断了红湘的话,道“哎如今尚且没有一点证据,就连脉象上夜还看不出什么来,大过年的,你不要危言耸听,再闹得上下不安,我只是觉着,小心些毕竟没有坏处。”

    红湘点头应了,亲自上前帮胡良卿煎药。

    夜里德亲王府传来消息,说沈岩的医术果然比寻常的大夫要好许多,德亲王昏迷不醒,原本家里都在预备后事了,竟然被沈岩施了一套针清醒了过来,脉象也稳定了。

    德亲王妃怎么都不肯让沈岩走,便强留在德亲王府了,再三求了林芷萱,让沈岩在德亲王府照看魏明穆。

    魏明煦听了,一则是责怪林芷萱怎么把身边最得力的大夫送出去,另一面也是担心魏明穆,毕竟是自己最小的弟弟,从小虽然胡作非为,可是自己也总宠着他,纵着他,如今他性命垂危,魏明煦担心他不比担心林芷萱少,所以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让沈岩这个时候回来的,只是从外头的济世堂里,又寻了几个大夫,与胡良卿一同照看林芷萱的胎。

    可是才来的两个大夫,心中却都是不满,大过年的,不能回家跟亲人团聚,反而要守在靖王府里,也是心不甘情不愿。

    好在胡良卿的医术精湛,这两天亲自照看林芷萱,红湘在一旁帮着熬药照看,亲力亲为,林芷萱的身子果然好了许多。

    红湘开心。

    可是胡良卿却并不开心。

    自己亲自给林芷萱煎药,林芷萱的身子就好了,那么从前,自己没有亲力亲为的时候,难道当真有人在自己的安胎药里动了手脚。

    胡良卿想告诉魏明煦和林芷萱,可是他素来是个谨慎的,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或是有必然的证据,他不想扰了大家大过年的兴致,便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在锡晋斋里四处逡巡,也是在查看给林芷萱煮药的器具,已经每回抓的药,和从前的药渣。

    除夕守岁,大年初一,要进宫去给太皇太后拜年。

    魏明煦手里拿着一份折子,正瞧得仔细,抬头看见歪在软塌上的林芷萱,已经困得抬不起头来,便也放下了手里的奏疏,过去轻轻抱起了林芷萱。

    林芷萱其实并没有睡着,只是在等魏明煦,却因着等得太晚了,天冷,屋里暖和,原本就容易困倦,竟然睡着了,只是睡得不舒坦,也很浅,魏明煦一抱她,她便醒了,只朦朦胧胧地看着魏明煦道“王爷看完了吗”

    魏明煦将林芷萱轻轻放在床上,温声道“看完了。”

    林芷萱含混地问着“王爷看什么呢看的那样认真。”

    魏明煦觉着有些好笑,道“延显的救灾方略。”

    林芷萱很是诧异,道“今年夏天让他写的救灾方略”

    魏明煦点头,有些诡异地笑着道“是,我当时觉着稚嫩不妥,说不好。那孩子不恼,竟然拿回去修改。后来我再说不好,他再改,来来回回大半年。你还别说,这份救灾方略,写得还真是有模有样的了。我瞧了两遍,竟然找不出什么岔子来。有理有据,进退有度。倒是当真不错。”

    林芷萱第一回听魏明煦夸赞魏延显,却并没有接话,只是转了话头道“想来是长大了,娶了后妃之后,性子竟然也沉稳了许多。明儿我跟王爷一同进宫去给太皇太后拜年,顺便瞧瞧他吧。”

    可魏明煦再三拦住了她“原本身子就不好,这样冰天雪地的,好好在锡晋斋里头呆着,别出去挣命了。我跟九姐儿进宫去,请了安就回来。”

    林芷萱原本也是身子犯懒不爱动,魏明煦这样说,她也没有强求,只是对魏明煦道“你好生跟娘说说,我原本当真是想进宫去给她请安的。”

    魏明煦瞧着口是心非的小丫头,却也忍不住点她的额头,促狭道“你个小骗子。好生睡吧。”

    说着给林芷萱掖了掖被角,林芷萱这些日子原本就十分的疲累,转个身不多时就睡着了。

    次日一大清晨,九姐儿就换好了新衣裳过来,央求着林芷萱和魏明煦肯道“娘,我能不能在宫里玩几天,我想皇后姐姐了。”

    林芷萱慵懒地从被窝里爬出来,点了点九姐儿的鼻子“才在淑慧公主家里住了小半个月,回来还不到十天,又要出去,当真是女大不中留。”

    九姐儿却道“这王府里头就我一个人,闷都闷死了,娘快些给我生个小弟弟陪着我玩也好啊。”

    林芷萱也是无奈,只佯怒嗔怪道“大过年的,满嘴死不死的,也不知道忌讳,进了宫里可不许这样。”

    又叮嘱了跟着九姐儿的婆子,人好生给九姐儿挑两件暖和的衣裳,还有狐裘,毕竟要进宫去小住,衣裳什么的少不了。

    还再三叮嘱了,要好生看着九姐儿,别让她在宫里胡闹,更别爬山上树的,千万小心,不能摔着。

    林芷萱琐琐碎碎地叮嘱了好半天,九姐儿嗯嗯啊啊,都最后都懒得应承了,拉着魏明煦的手就要往外走,一边满嘴胡乱答应着林芷萱“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娘我没回出门你都要念一遍,我耳朵头出茧子了”

    魏明煦瞧着九姐儿这样调皮无礼,也是伸手弹了九姐儿一个脑瓜崩,道“小丫头,怎么跟你娘说话呢”

    魏明煦不过是跟九姐儿玩笑,下手也并不重,额头上连个红印子都没有,九姐儿却站住了,眼泪汪汪地仰头看着魏明煦“爹爹只疼娘亲,不疼我了。以后有了小弟弟,更加不疼我了。”

    说着豆大的泪珠就开始往下掉,魏明煦和林芷萱都心疼得不行,又赶紧哄她,只纵着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魏明煦同样不想九姐儿觉着自己有了儿子,就不再疼爱她这个女儿了。魏明煦对九姐儿时不一样的感情,九姐儿时魏明煦的第一个孩子,哪怕是女儿,魏明煦从前深知一度以为,九姐儿会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所以对她倾注了自己所有的怜爱。

    第一次当父亲的忐忑,满足心愿的欢喜,那种心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

章节目录

嫡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晓风清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晓风清露并收藏嫡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