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办呢?」夏尔柔和地扬起唇。

    修长光滑的腿轻轻一勾,巧妙地让夜寻离开自己下身。精壮结实的上身自豪地凸现出来,拉住夜寻的手腕。

    「啊!夏尔不可以反悔!」

    轻微的懊丧的抗议下,压倒暂时目前来说还和自己的武艺不能相提并论的夜寻。

    「反悔?」做出认真考虑的表情,夏尔下一个动作,是用膝盖挤开夜寻的双腿。中间灼热的器官早已抬头,他低头,轻轻含住。

    「啊……夏尔……」夜寻半是不敢半是焦躁地伸手触碰夏尔的额头:「唔唔……不行了……」求饶似的,从齿间溢出蜜一样甜美的声音。

    夏尔心软地放开了,舌头最后一下扫过竖得笔直的顶端,夜寻蓦然颤动。

    「来吧。」温柔地说着,细长的眉微微蹙起:「要用什么姿势呢?夜寻的第一次,应该找个简单点的吧。」

    夜寻片刻后才明白过来。

    「啊!夏尔太好了。」狂喜地跳起来,吻上夏尔甘甜的唇。经过刚才的前奏,两人都被堵在欲望爆发的前端。彼此抚摸着,夜寻细心地寻找入口。

    漂亮的幽x静静地等待着他人的占据,夏尔侧露的脸此刻显得分外娇柔。

    「唔……」

    「不会很疼吧?」身后传来忐忑不安地疑问。

    「不疼……」

    松了一口气后,忍不住骄傲起来:「封旗那么粗暴,夏尔都可以习惯。我可是很温柔的。」

    手往后伸,轻轻拍打了那张无与伦比美丽的脸一下。

    「居然对我说这么放肆的话。」

    「夏尔,我可以动了吧。」

    不敢妄动的语气让夏尔笑了,柔声回答:「动吧。」

    体内的异物缓缓抽动起来,夜寻亲热地吻着他的后颈。

    「唔……嗯嗯……」

    「夏尔太舒服了。」词不达意地赞叹:「又暖和又漂亮,根本就不想出去。」

    微笑着,拱着腰肢,让夜寻更愉快地享受自己的身体。将军俊美的脸上,染起天边的红云,刚融化的春水似的妖艳,细碎申吟中。

    「夜寻,再快一点……」

    气温升到极高点,汗水浸湿白毯。黏膜摩擦的声音令两人疯狂,激动地摇晃着,抵死缠绵。

    「啊……啊!」

    「太好了,夏尔,太好了!」

    意犹未尽地,一缕一缕,吻着汗湿的银发。那美丽躯体中缓缓淌出的,是属于自己的白液。身下的夏尔,露出欲望尽泄后难得的娇憨,在剎那间褪去名将的外套。

    「再来一次吧。」小狼伸出爪子,搭上疲倦的腰。装做不经意地分开夏尔的双腿,这次,尝试一下面对面的姿势?「夏尔,再来一次哦。」倚着夏尔对自己的无限宠溺,打算不等夏尔点头,来个先斩后奏,再重温夏尔体内的高温和弹性。

    「再来一次什么?」身后庞大的黑影笼罩了两个缠在一起的美人儿。

    转头,对上刚刚议政归来的封旗迥然有神的眼。

    夜寻倔强地皱起鼻子,破坏好事的封旗。夏尔却是听见脚步声,早有准备地转头,递给封旗一个久违的暖洋洋笑容:「王……」

    两张不相上下的俊美脸蛋排在一起,四只星辰般的眼睛一起向自己看来,加上赤裸的躯体仍保持交缠的状态,纵然是封旗,也忍不住下身发烫。

    「刚回来,居然也不来见我。」故意沉下脸。

    夏尔用右臂支起侧身,不慌不忙地回禀:「达也门军务处理的报告,已经在三天前递送到都城了。」

    「我是说你!」忿忿不平地半跪下,挑起夏尔的下巴,封旗恼怒地说:「居然害我想了这么多天。一回来,居然被夜寻偷吃了。」

    在一旁的夜寻涨红了脸。

    「夏尔,我要你。」王者的吻,无论多么温柔,始终带着掠夺的滋味。

    夏尔像要把脖子折断似的后仰,接受着封旗霸道的亲吻:「遵命,我的王。」

    「叫我的名字。」

    「封旗……」

    猛兽似的咆哮一声,打开已被夜寻留下不少吻痕的修长美腿。内侧白浊的液体,犹未凝固。

    封旗抓着夏尔的腰肢:「要好好补偿这些天我的思念之苦。」异常硕大的火热就着夜寻的体液长驱直入,冲到身体最深处。

    「呜……」夏尔完全弯曲着身体。娇痴的媚态从内心深处被释放出来。细碎的申吟和粗重的喘息,被夜寻摸索到身边,低头唇对上唇地吞没。

    宛如被分裂成两块,下身被封旗担心他会临阵脱逃似的牢牢掌握,脚踝被王的手抓着,以便把腿分得更开;让人可叹又可恨的夜寻,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贪婪地吻上来,细心地爱抚已经挺立的红肿的蓓蕾。

    快感在各处点燃,火一样地燎起来。

    「啊……呜……」好不容易被夜寻放开自己的呼吸,下一刻,更重的抽气声传出。下身的器官,忽然落入夜寻的唇齿间。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竟想把夏尔逼到快感最危险的边缘。

    「不……不要……」难过地扭动腰身,媚态已经尽现。

    「夜寻,夏尔叫你不要乱来。」

    「他是叫你不要乱来啊。」

    平时总爱闹别扭,需要夏尔居中调停的两人,今天居然默契好得令人惊叹。不得不承认人性本来就具有劣根。

    「啊……不行了!」把身子拱得更高,细汗从夏尔的额头滑下。体内硕大的灼热似乎永不会停止般的抽cha,偶尔猛烈的撞击使双腿凌乱地在空中翻踢。

    「美极了。」封旗亲吻着,说出刚才夜寻给予过的赞美。

    下身濒临爆发的欲望,正受到夜寻极有分寸的努力照顾。

    「我深爱的夏尔……」长长的赞叹似的表白中,封旗再度把频率调整到极限,加剧的撞击力道巨大到连夏尔也产生想逃开的恐惧。

    但他无法逃开王的宠爱,浓稠的滚热的液体射在身体深处时,夏尔剧烈地摇头,在夜寻口中爆发。

    失神中,夜寻含着白浊的液体,吻上夏尔的唇。

    「这是夏尔的味道……」体液渡进口内,在唇角淫糜地滑下一丝。

    「真是……太过分了……」不怎么恼火地吐出一句,夏尔疲倦地仰躺。封旗将他抱入怀内,和往日温存之后一样亲密地用下巴摩挲他的银发。

    「嗯,该轮到我了。」夜寻忽然探过头。

    这下连夏尔也露出惊讶的神色:「你?」

    「刚刚只是一次啊。」

    「不行。」夏尔摇头,太剧烈了。他毕竟刚刚经过长途跋涉,从达也门回来。

    「封旗。」夜寻居然向封旗寻求支持。

    「嗯……我也要同时疼爱你。」

    又被放置在白毯上,面对两张熟悉的情人的脸,夏尔没有办法真正的反抗。

    真是不能放任和宠溺的人啊。不但夜寻,封旗也是。

    现在,似乎可以在心里毫无顾忌地说出封旗这个名字了,就像,情人的名字一样。

    「夏尔,以后也要让我这样爱你。」

    「夜寻已经长大了呢。」一手将清纯的露珠调教成男人的封旗显得宽慰:「掠夺的本性也露出来了。」

    「我只想抱夏尔而已。」

    「我只想抱你和夏尔而已。」亲密地,和夜寻的红唇交换一个甜甜的吻。

    荒淫无道的王。

    宠溺情人的将军。

    学坏的小日族王子。

    end

    今夜花会开

    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伟大的、尊贵的、无与伦比的,在那个初春的清晨。

    那个时候,天还是迷朦的一片灰白,露水凝在新发的嫩芽上。王宫的一切还是死板的辉煌,王子,王子!这个叫人讨厌的衔头,那么紧紧黏在身上。每日的无聊奉承从清晨就开始,缠绕着我的、愚昧的人们啊……

    叹息自己的一生要埋没在阿谀和平淡中,叹息在心里不时颤动的一点点的火焰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世俗吹灭,叹息我的翅膀在展开前已经被折断。

    今天,我在叹息中接见又一个被选出来陪伴我读书的贵族少年。

    清晨,阳光还躲在厚厚云层后面,烛光却已经暗自羞愧地藏了起来。

    于是我见到他。

    见到他……

    我当时虽然年少,却已有无数人跪倒在我脚下——因为我是王子,封旗王子。

    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如眼前的少年般跪得如此好看。

    他跪在我脚下,低垂着头,露出的项颈弯如天鹅。他揉着温柔和坚强的背,伏在我面前。

    只是静静伏在我脚下,就已经吸引了我。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夏尔,我叫夏尔,封旗殿下。”动人的嗓音。

    夏尔……将这个名字在心里默念几遍,我说:“夏尔,你抬起头来。”

    他很温顺,慢慢抬起头,让我将他看个清楚。

    第一眼,那是我与夏尔相望的第一眼。

    我与夏尔之间,在漫长的时间的河流中,无数的对视、欢乐、悲痛,叫人连流泪的勇气都要失去的哀伤和绝望,一切的一切,缘于这初望的一眼。

    如果在这第一眼,我不曾凝视他的眼睛;

    或如果他不曾凝视我的眼睛;

    或如果彼此的目光不在电光火石间碰得这么正着……

    谁可以看见这样美丽的眼睛?

    那是第一场春雨滴下而凝成的水波,那是魔女用精血附身的宝石,那是……夏尔的眼睛。

    多令人感动的眼睛。

    我听见露水在绿叶上左右滚动的声音,我听见蚂蚁在土壤中穿梭,风在树梢间低吟。当我听见他轻轻问:

    “夏尔请求殿下让夏尔随侍在旁,日夜服侍殿下。殿下可肯应允?”

    “我身边已经有很多侍从,不需要你侍侯。”我冷冷望他。

    凤凰的眼睛必定如他般,细长而亮,衬着两道清秀的眉。

    “夏尔与殿下的侍从不同。”

    他跪在脚下,仰头定定看着我。这么坚决、果毅的神色,我从没有在别人身上看见;这样的渴望和真诚,直到今天都让我感动莫明。他昂然道:

    “封旗殿下在夏尔心中,是独一无二的,是唯一的王。”

    我心猛地一震。

    听过许多效忠的誓言,看过太泛滥的慷慨激昂,今天,却为这个比我小上一岁的少年心动。

    不错,我当年,也只不过是个无知少年。

    “封旗殿下在夏尔心中,是独一无二的,是唯一的王。”他重复。静静望着我,象他知道我,如我必定知道他的心意般。

    感激上天赐我夏尔,我在今日月光下依然为此痛哭流涕。

    睨视脚下的人,我鼓起气势要挫败某种东西。

    可惜,我敌不过他的目光。

    封旗王子,一向的孤傲,一向的任性自大,一向的对王位的厌烦,忽然破绽百出。

    他的目光对我说,我是伟大的、尊贵的、无与伦比的。

    风舞动在他的身旁,荡于我的血脉之中。

    我高坐在团团簇起的锦毯中,被仰慕和崇敬包围。第一次知道,被仰慕和崇敬包围的感觉这么激荡人心,不是阿谀奉承,没有希冀权势的讨好巴结。

    单纯的,真正的,仰慕,崇敬。

    独一无二的封旗。

    我是封旗,不依靠王族的血统,仅仅凭靠封旗二字,也可以伟大、尊贵、无与伦比。他的目光如此对我说。

    我是王,天生的王。

    我应该被世界所景仰,应该让世界颤抖着伏在脚下。

    那一天,夏尔对我说:“您是独一无二的。”

    那一天,我知道了我自己,我知道封旗是独一无二的,封旗是伟大的、尊贵的、无与伦比的。因为有一个那么高贵、刚毅、英俊、温柔的少年,用如此的目光凝视着我。我知道,他一生,都会用这样的目光追随我。

    那一天,我问夏尔道:“什么叫独一无二。”

    “您就是独

章节目录

血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风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弄并收藏血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