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二。”

    “如果我踏平帝郎司三十五部族,是否更加独一无二?”

    他笑:“无论殿下做何事,请让夏尔伴随左右。”

    我欣然向他伸手。

    “夏尔,站到我身边来吧……”

    从那日起,夏尔就是我的影子。

    共读于西窗下,他站在我身旁,为我一页一页掀着书卷。

    他温柔的模样,在他拿起宝剑的时候一扫而空。每站在我面前对打,他就象一个真正的勇士,那紧紧握剑的十指,矫健的身形,每一下进攻都显示周密思虑的布置,让我欣赏。

    最让我欣赏的,是将他的剑击落的瞬间。那认真严肃的脸忽然又是温柔满面,又惭愧又钦佩地对我道:“夏尔又输了。”

    我强忍着不让他看出我同样急促的喘息,微笑不语。

    他陪我读书,陪我练剑。

    为我穿红衣,柔如春水。

    他为我而活……

    可是我呢?我为谁而活?

    一年后,我开始扫荡帝郎司。

    十六岁的年轻王子,和十五岁的心腹,带着索尔族的勇士,征讨四方。

    三十五个部族的人嗤笑我们,他们准备了孩童的木刀等待我们。我们用真正的刀,回应他们的轻视。当血淋淋的人头高挂在他们居住的房屋顶上,脸上的嗤笑已经不翼而飞。

    没有人,可以轻视封旗。

    我是伟大的、尊贵的、独一无二的!

    我们最辉煌的胜利,在羽圆战场上取得。平定最后的残存敌军,象吹熄微风中闪烁的烛火一样。

    但我失算,大意招来的结果,是我们轻敌陷于阵中,夏尔中刀。

    当夏尔在我左侧轻轻一滞,当他的战马高嘶着人跃起来,当我回头看见阳光下与夏尔外袍一样颜色的触目惊心的鲜血,我忽然发现,这个结果并非我所能接受。

    夏尔!

    “您是独一无二的。”某日的清晨,他跪在我的脚下告诉我一个真理。轻轻的话语,震动我的心灵。

    独一无二的……

    我是封旗!伟大的、尊贵的、独一无二的封旗!

    我高吼着将他护在胸前,挥刀……

    他靠在我的怀中,轻笑。战场的刀光剑影,全不入他眼。他只依在我胸前,望我的刀,望我的额、望我的眼,淡淡而笑。

    敌人的血飞溅在我脸上,他举手,为我拭去。

    我所有的所有,在他眼中必定最好,毫无瑕疵。

    敌人尸体倒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个接一个……

    在我抱着夏尔回到帅帐前,羽圆这一片土地上已经听不见敌人的呼吸。

    我喘气,将夏尔放在帅帐的地毯上,赶走欲进来的军医。

    “陛下……”他唤着我,伤口还是流血,却欣慰地望我。

    我已经是王,夏尔叫我陛下。但,我还是封旗,封旗还是封旗。

    只有封旗,是独一无二的。

    “啪!”

    我狠狠甩他一巴掌,让他整个偏到一旁。

    鲜血,从伤口涌出来,淅淅沥沥滴在地毯上。

    他笑着道:“夏尔该死,让陛下担心了。”

    嫣红的唇边挂着一丝鲜血,平日美丽的脸被我打得肿了一边。羽圆帅帐中,满是血腥味道。

    可是我觉得夏尔好美,从来没有觉得他如此之动人。

    我伏身,摸他散落一地的银色长发。

    于是开始轻吻。额头、耳际、唇、颈侧……轻重不一、或急或缓地吻,我要听他的声音。

    “陛下……”他虚弱地在我耳边唤着。

    “闭嘴!”我继续吻,十指穿过银色的长发,唇追逐到胸前的突起。

    被撕成碎片的战袍,散落四方。

    血,从胸膛的伤口涌出,从我占据他身体的入口处涌出。

    鲜红的血啊,请见证这一切……

    “陛下……”夏尔在我身下,他蹙眉,微微颤抖的样子,哪里还象刚在战场上砍下千万人头的将军。

    夏尔,你是否有资格与我同享这世界?

    你是否有资格让我为你而生存?

    我的心在问着,随每一下撞击与他呼应。yim靡的交合之声充斥帅帐,为什么,我的心里还是一片荒芜?

    “夏尔,你知道么?”

    他半睁着丹凤美目:“呜……陛下……我……我……”

    “进来吧。”我向他邀请:“到我的世界里来。”

    我们之间如此亲密的结合着,我们的汗水已经混在一起,我们相处的无数日夜,共同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请到我的世界里来。

    这个陡峭的山峰,是否只有夏尔有资格登上?

    让我看你的眼睛,希望可以在里面看见了然,看见理解和欣赏,看见我的世界!

    我抚他的额,望入他的眼睛。

    水一样颤动的瞳孔啊,里面装载了什么?

    我看见仰慕,我看见敬佩,我看见崇敬,我看见深深的爱意。

    可是,我看不到了然,我看不到渴求。

    那积压在心里的无处可泄的渴求啊,为什么在你的眼底看不到?

    为什么?夏尔!

    我伏在他身上,低吼:“为什么?夏尔。”

    不要这么无辜的望我,用你要滴出泪的眼睛看我,那不是我要的!那不是我想得到的!

    我穿梭于他的体内,让他咬着牙承担我的痛。

    为什么?夏尔!

    为什么你不懂?为什么你不在?

    无辜的神色,何必放在你的眼睛中?

    我噬咬他的肌肤,让他疼得浑身轻颤。

    “陛下……啊……陛下……啊……啊……”

    不要叫我陛下!

    匍匐在我脚下的人已经太多,不差你一个!

    不要叫我陛下,不要跪在我的脚下。站起来,平视我。

    平视封旗,你的王。

    可惜你不懂,你的眼里只有崇敬,只有仰慕。

    我不需要的崇敬和仰慕。

    你只是夏尔,你让我失望。

    只是夏尔,不是我的存在!

    卑微的爱,我只想践踏……

    你知道么?

    这个世界有一种人,终日站在最高的山峰上——孤独……

    你不懂你的王。

    什么时候权势的争夺转为精神的占有,什么时候——你已经不懂你的王?

    看你的潺潺鲜血吧!

    我怜惜你,奈何,你不懂我……

    羽圆帅帐中,我舒服,但是不满足。

    何必用温柔的神色跪在我脚下,为羽圆将军的封号而感激;

    你已经失去得到你的王的资格,以你的聪慧,难道还不知道?

    何必珍而重之收藏羽圆帅帐;

    那是一个失败的邀请,难道你看不出来?

    帝郎司帝国已经屹立于天地,天天陪伴在我身边的夏尔。

    什么时候你可以走进我的世界?

    你可以为我论朝事,你可以陪我练骑射,你可以在寝宫中,撩动我百般情意,为什么,独独不能进入我的世界?

    莫怪我喜怒无常,莫怪我对你阴情不定,莫怪我逼你杀人如麻,莫怪我用所有的手段,洗去你善良温柔的本性……

    只能怪你让我失望。

    你怎么可以,让你深爱的王如此孤独?

    我站在峻峭的山崖上,你怎么可以处之泰然?

    想毁了你,想报复你让我如此失望,却在将下手的前一刻,放在已经高高举起的刀。

    失去你,将会如何?

    年少的日日相伴,战场上的生死相依,寝宫的荒淫无度,怎可一刀了断?

    什么时候才肯进我的世界?夏尔。

    什么时候鲜花才肯盛开于我的世界?

    欣赏你,疼爱你,却无法原谅你。

    可笑,封旗也有如此为难的处境。

    断了肝肠去戍守达也门吧,让我们隔得远远,才止住我心头失望的痛。

    希望隔得远远,可以让我想清楚,你在我心中,到底占个什么位置。

    失去你,定会疯狂;为什么你在身边,却又失望莫名?

    你的王不知道该如何爱一个人,你又不懂如何了解你的王。莫看我武艺文才,莫看我断章处事,你只看我,看我的心。

    夏尔,你可有资格,与我并肩而立,存于世间?

    或者,只是一个卑微的臣子,空有忠诚和仰慕,而无撼动我的心灵,白白辜负你索尔族第一美人的冠称。

    我期待着,直到今日。

    可是,你却送来一个夜寻。

    一个足以撼动我的男孩。夏尔,你到底是懂我,还是不懂?

    夜寻,让你失去我?还是让我得到你?

    夜寻,好美的名字。夜之魂魄,被他占去七分。

    我已经被他迷惑,你送来一个男孩,不怕失了你的王?

    爱我至深,让我感动。可惜,我想得者,非止于此。

    夜寻绝艳,夏尔,你也美丽。

    今夜,在经历了痛苦和挣扎,在五年后看破生与死、权与势、爱与恨的今夜,在你我血液中混合夜寻珍贵的紫眸之血,可以同感澎湃沸腾之际,你是否已经找到途径,入我门来?

    只愿,今夜鲜花,盛开于我的世界。

    <!--

    --------------------------------------------------------------

    书籍名称:血夜  作者:风弄

    本书籍由网友“lg0122”上传  日期:2010-12-20 14:49:32

    书包网 .bookbao8.m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章节目录

血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风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弄并收藏血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