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惩罚她身边的人也不动她分毫——

    是因为托了宝宝的福气吧?

    手情不自禁抚摸上腹部,她垂眸问:“他还没回来么?”

    “你是问少爷?”

    “除了他还有谁!”

    “少爷在接待室……”

    景佳人诧异,她一直以为西门龙霆出去了:“他在接待室做什么?”

    “少爷从昨晚到现在都在接待室的会客吧台上喝酒。中文”

    “一直在喝?”

    “嗯,一直。”

    景佳人皱起眉头,她最讨厌烂醉的男人了。尤其是西门龙霆,喝醉了失去理智更会发飙而已。

    ……

    威尔逊接到消息,轻声走上前:“少爷,据说景小姐在找你。”

    西门龙霆刚毅的背脊立起来,却没有回头。

    过了大约几分钟,没听见威尔逊接着说找他有什么事,沉闷冰冷的嗓音问:“找我做什么。”

    “不清楚,她就是向佣人问你了。”

    “问什么。”

    “问你怎么还没回来?在接待室做什么?是不是一直在喝酒。”

    “还有什么?”

    “没有了。”

    西门龙霆僵硬的身体动了下,下了吧台椅。由于坐太久,又喝了这么多酒,脚步一个踉跄。

    威尔逊忙走上去扶,心想,还是景佳人影响力大,他们劝说了一晚了,西门龙霆都旁若无人。

    景佳人吃饱看了一会儿书,没睡觉太阳穴实在涨痛得不行!

    而且想到只要她不睡,景爸爸和整个庄园里的人都得陪着她——

    她准备上床休息一会儿。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一股大力破开,直冲的酒气扑鼻而来。

    西门龙霆头发凌乱,深红的眼睛冷清,眼白布着血丝,就仿佛眼瞳里的红蔓延开了……

    景佳人立即警惕地站起来,全身充满了沉默的防备:“你来做什么?”

    威尔逊就站在他身后,以防主人走不稳时,随时保护给予扶持。

    “景小姐,听说你找少爷。”他对景佳人皱眉示意,希望这时候她不要再招惹少爷。

    景佳人吸了口气:“孩子是你的。我发誓,他是你的。”

    西门龙霆高壮的身形有一丝动容。

    景佳人紧接着说:“我对你隐瞒固然有错,可是你不能总是牵连无辜的人。放过冷麟天,好不好?我跟他真的没关系。”

    西门龙霆的脸色徒然大变,仿佛“冷麟天”三个字触中了他的死穴。

    “你找我,就是为了向我求情放过他?”

    他冷咻咻的气息扑来。

    “你们若没关系,你何必在乎他的死活!”

    震怒的声音不大,但是桌上的茶杯都好像在轻颤。

    早在他进来的那一刻,佣人都吓得缩到了角落里——

    平时的西门龙霆已经够可怕了,今天的他简直就是一只受伤的猛兽,仿佛全身都淌着流血的伤口,谁敢靠近,他会不顾一切地将之撕碎!

    这可怕的气场,也只有景佳人敢坦然面对。

    “如果我有办法证实我确实跟他没关系,孩子是你的,”景佳人定定地盯着他,“你是不是才会善罢甘休?”

    “你有什么办法证明?”宁愿惩罚她身边的人也不动她分毫——

    是因为托了宝宝的福气吧?

    手情不自禁抚摸上腹部,她垂眸问:“他还没回来么?”

    “你是问少爷?”

    “除了他还有谁!”

    “少爷在接待室……”

    景佳人诧异,她一直以为西门龙霆出去了:“他在接待室做什么?”

    “少爷从昨晚到现在都在接待室的会客吧台上喝酒。”

    “一直在喝?”

    “嗯,一直。”

    景佳人皱起眉头,她最讨厌烂醉的男人了。尤其是西门龙霆,喝醉了失去理智更会发飙而已。

    ……

    威尔逊接到消息,轻声走上前:“少爷,据说景小姐在找你。”

    西门龙霆刚毅的背脊立起来,却没有回头。

    过了大约几分钟,没听见威尔逊接着说找他有什么事,沉闷冰冷的嗓音问:“找我做什么。”

    “不清楚,她就是向佣人问你了。”

    “问什么。”

    “问你怎么还没回来?在接待室做什么?是不是一直在喝酒。”

    “还有什么?”

    “没有了。”

    西门龙霆僵硬的身体动了下,下了吧台椅。由于坐太久,又喝了这么多酒,脚步一个踉跄。

    威尔逊忙走上去扶,心想,还是景佳人影响力大,他们劝说了一晚了,西门龙霆都旁若无人。

    景佳人吃饱看了一会儿书,没睡觉太阳穴实在涨痛得不行!

    而且想到只要她不睡,景爸爸和整个庄园里的人都得陪着她——

    她准备上床休息一会儿。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一股大力破开,直冲的酒气扑鼻而来。

    西门龙霆头发凌乱,深红的眼睛冷清,眼白布着血丝,就仿佛眼瞳里的红蔓延开了……

    景佳人立即警惕地站起来,全身充满了沉默的防备:“你来做什么?”

    威尔逊就站在他身后,以防主人走不稳时,随时保护给予扶持。

    “景小姐,听说你找少爷。”他对景佳人皱眉示意,希望这时候她不要再招惹少爷。

    景佳人吸了口气:“孩子是你的。我发誓,他是你的。”

    西门龙霆高壮的身形有一丝动容。

    景佳人紧接着说:“我对你隐瞒固然有错,可是你不能总是牵连无辜的人。放过冷麟天,好不好?我跟他真的没关系。”

    西门龙霆的脸色徒然大变,仿佛“冷麟天”三个字触中了他的死穴。

    “你找我,就是为了向我求情放过他?”

    他冷咻咻的气息扑来。

    “你们若没关系,你何必在乎他的死活!”

    震怒的声音不大,但是桌上的茶杯都好像在轻颤。

    早在他进来的那一刻,佣人都吓得缩到了角落里——

    平时的西门龙霆已经够可怕了,今天的他简直就是一只受伤的猛兽,仿佛全身都淌着流血的伤口,谁敢靠近,他会不顾一切地将之撕碎!

    这可怕的气场,也只有景佳人敢坦然面对。

    “如果我有办法证实我确实跟他没关系,孩子是你的,”景佳人定定地盯着他,“你是不是才会善罢甘休?”

    “你有什么办法证明?”

章节目录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西门龙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门龙霆并收藏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