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思璇回去办了离职手续之后很快回来,回来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很多航班都陆陆续续的通知晚点,乔裕坐在沈南悠的办公室里,却不见一丝焦躁,一直笑着等着。

    沈南悠穿着便服,脱去了机长制服的年轻男子竟有几分雅痞的味道,一脸调侃的敲着桌子,“我说乔大部长,您老人家到底来接谁啊,等了整整六个小时了还在笑?你这个人是不是压根就没脾气的?”

    乔裕还在笑,也没隐瞒,“就是上次,我坐在这里送走的那个人啊。”

    沈南悠一愣,继而笑起来,“怪不得……”

    几个小时之后,乔裕要接的航班终于降落,他等的人终于回来。

    雨夜,车子后座上,雾气弥漫的车窗隐约透着窗外五颜六色的灯光,他的手轻揉着她的长发,侧过脸认真的听她说话,眼眸深邃含笑,忽然低头去吻她,唇齿纠缠,缠绵缱绻,整个车厢的光线都温柔下来,温暖着潮湿的雨夜。

    纪思璇在家里待了几天之后便又被自家父母抛弃,她干脆带着大喵搬去了别墅,每天看看青山绿水,心情好了便画几幅画,乔裕每天下班回来最常看到的画面就是,一猫一人冲他跑过来。

    纪思璇颓废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准备找工作,筛选来筛选去最后投了一家看上去很不错的建筑设计院。

    只不过十点面试,十一点她就推门而入,面无表情的坐在了乔裕办公室的沙发上。

    乔裕让尹和畅先出去,倒了杯茶走过去递给她,“面试怎么样?”

    纪思璇喝口水,兴致缺缺,“不怎么样。”

    乔裕觉得以纪思璇的专业素质和经验找份工作还是很容易的,可是他没料到……

    “什么叫不怎么样?”

    纪思璇看他一眼,咬了咬唇,“主面试官和我在国外屡屡在投标现场厮杀,屡屡成为我的手下败将,后来混不下去了才回国。剩下两个面试官,一个作战经验还没我丰富,另外那个……看了我的简历之后从头到尾都不敢看我一眼,我觉得他们压力有点儿大,可能不会要我。”

    乔裕抚着额头笑得不可自抑,“所以呢?”

    纪思璇立刻跳脚,“所以我很生气,白白浪费我那么长时间准备,我决定从国外引一批外援过来屠城,成立个事务所把他们的生意全部抢光”

    乔裕一向走的助纣为虐的路线,微微一笑,“你高兴就好。”

    纪思璇叹口气,“我还是先考国内的注册建筑师吧。”

    乔裕举双手赞成。

    纪思璇每日在家看书看得天昏地暗,性情大变,某日乔裕中途回家取文件,一进门就看到她坐在落地窗前的一堆书中间,正掰着大喵的脸让它看着她的眼睛。

    “大叔,你说我考试会不会过?”

    大喵大概不太舒服,拿余光看着她。

    “你叫一声就代表过,叫两声就代表不过,你回答吧。”

    大喵立刻喵喵叫了两声。

    纪思璇立刻翻脸,揪了揪它脸上的毛,“你故意的吧?给你个机会重新回答。”

    这次大喵叫了三声。

    纪思璇扯扯它的胡子,“没这个选项,再来。”

    大喵大概受够了她,抬手挠了她一下,纪思璇眼疾手快的躲开,却让它跑了。

    纪思璇顺着它的逃跑路线一路看过去,然后便看到了乔裕,他蹲下摸了摸大喵,然后走过来坐到她旁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纪思璇若无其事转开视线,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我在逗它玩儿。”

    乔裕边整理书堆边开口,“我看你考试完全没压力嘛,整天逗猫惹狗的,不如干点正事儿啊?”

    “什么正事儿?”

    “你跟我回家见见长辈吧我姥爷姥姥,还有我父亲。”

    当乔裕提出带她回家时,纪思璇自始至终都是一脸淡定,从容,还有一丝丝高傲。

    等乔裕出了门,她却立刻变了神色,手忙脚乱的上网百度见公婆秘籍,研究了大半天总觉得是纸上谈兵,没有实用性,又抱着通讯录筛了一遍人之后,拨通了随忆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就一股脑的发问,“阿忆啊,你第一次去萧子渊家里的时候带了什么礼物啊?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我是穿的活泼一点呢,还是稳重一点?一般会问什么问题?还有还有……”

    随忆似乎刚刚下班回家,随着关门声她笑了起来,“你这是要去乔师兄家里见家长吗?不用紧张……”

    “谁紧张了该紧张的是他们”妖女嘴硬的反驳,说到一半忽然听到了什么,十分警觉的问,“你在哪儿?”

    “刚刚进家门啊。”

    “刚刚是说在说话?”

    随忆看了看沙发上坐着的人回答,“我男人。”

    “你男人在和谁说话?”

    “你男人。”

    “那你刚才说的话他听到了吗?”

    “如果他听觉正常的话,应该是听到了。”

    纪思璇随即十分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

    半小时后,乔裕坐在自家沙发上气定神闲的看着纪思璇不说话,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纪思璇一脸别扭,纠结了半天才举手投降,“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很紧张。你先说说你们家的人喜欢什么,我好准备一下。”

    乔裕思来想去,“我觉得有门手艺你需要学一下,学会了就没什么问题了。”

    几天之后,乔裕下了班回来就看到尹和畅站在门口一脸战战兢兢。

    乔裕奇怪,“怎么了?今天不是上茶艺课,让你过来接送老师吗,你站在门口干什么?”

    尹和畅一脸纠结。

    乔裕边推门进去便问,“纪思璇呢?”

    尹和畅小声回答,“在发脾气呢,泡了一下午茶,都快把杯子摔光了。”

    乔裕忍不住乐了,怜悯的拍拍尹和畅的肩,“嗯,我去书房看看。”

    敲门进去,茶艺老师的脸黑如锅底,纪思璇坐在对面一脸傲娇。

    乔裕嗅到气氛不对,笑着对老师说,“不好意思,今天先下课吧,我让司机送您回去。”

    乔裕把老师送到门口,又交代尹和畅明天再去买一套茶具带过来,这才回到书房看那个在生闷气的人。

    乔裕坐过去问,“怎么了?”

    纪思璇看着乔裕一脸委屈,“我都泡了一天的茶了,老师就知道骂我,你看,我的手都烫红了。”

    她的手指本就细长白皙,红色的印记越发明显。

    乔裕捏着她的手指看了看,没说话。

    纪思璇看他态度冷淡便开始发飙,“我就是学不会这些啊我就是个没才没德的普通人,没有薄家四小姐那么德艺双馨,你去找她吧”

    乔裕还是没说话,从桌下拿出医药箱,捏着她的手,拿着棉签挑了点清凉药膏轻轻涂在红色的印记上,等她的火气小了点才开口,“两位老爷子没什么别的爱好,一个爱喝茶,一个爱下棋,下棋一时半会也学不会,我姥爷特别喜欢会功夫茶的女孩子,他点了头我父亲也不能说什么,你就不能为了我委屈一下?”

    纪思璇看着他,“那如果你姥爷瞧不上我,你就真的不要我了?”

    乔裕叹气,拉着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不管两位老人家同不同意,你,我是娶定了。只不过皆大欢喜不是更好吗?你如果不喜欢别人教你,以后我每天早点回来,我来教你?”

    乔裕几句话就把纪思璇哄得心花怒放,明明乐不可支,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翘却拼命忍住,故意板着脸,半天才松口,“不用,你工作那么忙,我自己学。”

    乔裕不放心,“真的好好学?”

    纪思璇保证,“知道了会好好学不会再摔杯子了”

    乔裕看看桌子小声嘀咕,“也没得摔了。”

    纪思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乔裕看她高兴了这才绷着脸继续开口,“还有啊,以后有事说事,我这辈子要娶的人是你,如果再说让我去找别人的话,我就真的当真了”

    纪思璇刚才不过是憋了一天,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睨他一眼,“知道了”

    纪思璇倒是真的认真学了几天,也算小有成就,乔裕验收成果时,看了半天。对于初学者来说,她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如果站在乐准的角度来看,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无功无过吧。

    纪思璇看乔裕半天没说话有些忐忑,试探着问,“不行吗?”

    乔裕看她一脸紧张,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让她放松下来,“我小时候见过我母亲的一种冲泡方法,我教你啊。”

    纪思璇看着他,“你……好像第一次跟我提起你母亲。”

    乔裕脸上是释然之后的平静,缓缓开口,“母亲早逝,其实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记得姥爷最喜欢母亲泡的碧螺春,到时候你按照我教的方法泡茶,一定能过关。碧螺春有很多白毫,冲泡之际常常是一杯混浊,而且是毛茸茸的,影响茶汤的颜色。先在玻璃杯里倒入温水,放茶叶,然后摇动茶杯,让杯中的茶叶多次翻滚之后,静置,等茶叶下沉,这时杯中茶汤浑浊,白毫都在水中,这时候慢慢把茶汤倒出。再在茶杯里注入半杯温水,重复刚才的步骤,等杯中只剩下碧绿的茶叶时,再倒入稍高温度的温水,泡三分钟左右,杯中茶叶涨开,汤色明亮,入口清甜醇香。”

    乔裕递了一杯给纪思璇,“尝尝。”

    纪思璇接过来喝了一口,乔裕继续开口,“三次冲水,一次比一次温度高,茶味渐渐淡下来,却依旧淡绿盈杯,毫无混汤。”

    纪思璇忽然歪着头看他,乔裕被她看得紧张,“怎么了?”

    “没什么。”纪思璇皱皱眉,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就是忽然间觉得……嫁去你们家好麻烦,算了,不嫁了。”

    乔裕立刻扔了茶杯过来抱她,“不麻烦不麻烦,戒指你都戴上了不能反悔。”

    “哦,那我摘下来好了。”

    纪思璇说完便作势要去摘戒指,乔裕紧紧握着她的手妥协,“算了,不学了不学了,其实你已经够好了,他们会喜欢你的。”

    纪思璇睨他一眼,一脸的不相信,“真的吗?”

    乔裕很是纠结,“说实话,你是我这一辈的男孩子里第一个带回家的女孩子,关于他们对晚辈的配偶是什么要求,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不喜欢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再想办法吧。”

    乔裕说完便垂着眼睛陷入沉思,好像真的在思考如果乐准和乔柏远对她不满意该怎么办。

    纪思璇轻咳一声,“别那么严肃,逗你呢我都记下来了,明天会好好练习”

    乔裕神色平静的点点头,“我知道。”

    纪思璇一脸怀疑,“你知道?你知道还让我不用学了?”

    乔裕慢条斯理的说出她的计划,“我不是在配合你吗?你都说不嫁了,如果我再逼着你学不是正中你下怀,你好趁机把问题上升到一定的高度,然后就可以不用去见他们了。”

    纪思璇被揭穿后恼羞成怒,“乔裕,我真的很讨厌你”

    乔裕笑着去抱她,吻了吻她的额角,“好了,他们都是特别好相处的人,你也很好,他们会喜欢你的,不要怕。”

    ...

章节目录

只想和你好好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东奔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奔西顾并收藏只想和你好好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