姒许晕乎的时候,是在一架琼洲半岛飞往内陆的飞机上。不过,晚上哭得太久,眼睛浮肿得跟核桃似的,脑袋也迷迷糊糊的。睁眼大致扫了扫,就选择了继续睡。

    彻底清醒过来,人已经在一张陌生的实木床上。

    这地儿瞧着眼生来着,昨个晚上的怒火随着一宿的泪水都哭干了。现在只忙着消化这陌生的环境带来的不适,和慌乱。

    她睡的这房子很是干净,但光线似乎不怎么好,厚厚的窗帘拉着,也不知道外边天气怎么样。房子里就一张陌生的实木双人床,两边各一个齐床高的矮柜。

    床对面是一排实木的柜子,一共是四个,中间最大一个是两门开的,上面装着一面水银镜。姒许就从那镜子里看见了自己。

    身上套着一件白色的细带睡衣,脸色在床矮柜的灯光下,照得有些发白。但浮肿的眼睛,似乎因为一顿饱眠,已经消肿了。又是那双大大的,现在充满着灵气与迷惑混合的眼珠子,寂落落地挂在自己脸蛋上。

    有点儿楚楚可怜,又有点儿呆萌萌的。

    去,她啥时候,这么可爱了?

    正极力思考着这是哪儿呢?

    那房门就开了,进来的人,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方既南!

    “阿许,醒了?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来先吃点儿啊!吃点儿才好做事。”

    他嘴角和眉梢都还带着伤,下巴上更有几道结实的抓痕,都是她昨天晚上发了狠劲儿,给弄出来的。现在看上去,这家伙跟没事人一样,照样粘巴巴地对她好,怎么忽然就觉得有点儿心疼起来了?

    姒许在心底狠狠甩了甩头,立即就把脑子里这想法给甩去。

    “这是哪儿?”姒许一脸防备地看着他。这地,她可一点儿也不熟悉,人到了陌生的地儿,心里总是不踏实的。尤其是在和方既南闹了这么一出之后,她对他的心思就更加警惕起来。当然,这其中还参杂着各种的愤怒,各种厌恶。

    “阿许,想知道是哪儿不?把东西吃了

    。”那家伙挑着眉,笑米米地看着她。

    姒许心里就想,这人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呢?昨天闹成这样,这人还能够跟没事人一样,嬉皮笑脸来撩拨她。这种不到黄河心不死,脸比城墙还要厚的作派,似乎就是方既南老郑家匪派的优良传统。

    她也是没辙了,遇上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

    “你告诉我这是哪儿?”可姒许性子也傲啊,先问清楚了再说。

    “这是我老家,老房子的一地儿。阿许,我想好了,以后咱俩就在这边扎根了。琼洲半岛那边我也不回去了。反正老方家也不会绝种,咱俩就在这边过日子吧。我已经叫村里熟人给盘了一店,以后我开店,阿许你管钱。”方既南嘿嘿地说着自己的打算,一张脸凑上来,明明挺俊美一小伙儿,硬是笑出了傻气。

    姒许没把方既南这话当真。瞅着他灯照下有些发黑的脸,只当他说笑。

    冷哼了一声:“滚蛋!”

    “阿许,别气。你这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呢。要骂我,先吃点儿东西,管饱了,再骂也不迟。”方既南端着碗,那小表情要多狗腿就有多狗腿。

    “我不吃!我要回去!”姒许挪开身子就要从床上起来。

    方既南把碗一搁,一把摁住姒许,咬着姒许的耳朵就道:“阿许,还气呢。你收到邮箱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是介意苏阳那孩子是不?告诉你,苏阳那孩子,就是方既明和苏悦的。方既明比你大那么多,血气方刚的,当年你还是个毛丫头,他怎么守得住。就跟苏悦好了。别看那邮件说跟我血缘关系,那图片知道不,可以合成。”

    “你给我起开!起开!”她现在可没心情听他说什么苏悦和方既明。

    可方既南哪里肯啊,好不容易趁她大睡把她弄来内陆,关在这老家的小房间里,就是为了不让她跑。

    直道:“阿许,我身上带着真正的亲子鉴定呢。你要是乖乖吃饭,我就给你看。阿许,还生啥气呢?不要生气了?吴既媛那女人给你下那些东西,我早安排人给处理了。只是没来得及跟你说。放心,那biao子,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滚!你给我起来!我管他是谁的儿子!反正不是我生的!起开!”姒许一边气,一边就挥手往他身上砸。

    方既南这块头向来就沉,压在身上就跟山似的,雷打不动。

    “阿许,这是气呢?别气啊,你要是想生,咱就努力点儿,生个儿子。”

    这话赤祼祼的挑戏啊,气得姒许又一阵抓狂。

    “你这个人渣!混蛋!你在外面玩过的女人不少,早玩坏了,还要招惹我!你给我滚开!你这个人渣!”这一骂,一急就被自己口水呛了。

    呛了就咳,姒许这咳得,满脸通红,一会子眼睛就跟着变红了,还咳出了泪水。

    方既南见姒许都呛哭了,放松了身上的力道,往往撑起身子,就哄:“阿许啊,别哭啊。你哭什么呢?不成你还在为了陆雅姜那事儿伤心?别气啊,我跟陆雅姜真没有什么。那俩孩子,你应该知道,就是方五叔的。好了好了,别哭了,你这一哭,哭得我心都碎了。乖乖,老公抱抱,就不哭了。”

    被方既南这么一哄,姒许还真娇气地掉起了眼泪:“你就是个坏人!在外面花天胡地!外面的女人一个一个来找我!”

    “我真没跟她们好过啊。最多就是送送花。根本就没跟她单独约会过啊。我发誓阿许,我就跟你做过那档子事。你知道不,阿许,我那小黄炮只对你有反应。要在其他女人面前,根本就硬不起来

    !”

    方既南这话真是说得要多真有多真,连姒许看到他那一脸虔诚的表情,都要信了。

    “我不信!”理智告诉她,一个正常男人怎么会没有*。

    何况方既明早年跟她准备结婚时,还跟苏悦搞在一块呢?瞧瞧他这生猛的劲儿,谁信啊!他守得住。

    “这事儿,我以后告诉你。反正,你要相信,我跟方既明不一样。我一直都只有你一个。阿许啊,别气了,吃点儿东西。如果你要是还气啊,你就吃完东西再生气?好不好?”

    “你走开!我自己吃。”姒许吸了吸鼻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之间那蹿上来张牙舞爪的心火,一下子就安分了很多。

    方既南做的是一碗清汤鸡蛋面,鸡蛋上码着小山一样的肉沫,姒许闻着诱人的肉香和蛋香教合出来的香味,大概也是真饿了,抱着碗就埋头吃起来。

    那是整整一个用来装汤的碗,给用来盛面。姒许还真就扎扎实实吃上了一大碗。

    见她吃得差不多,面条儿一扫干净,汤也喝了大半,方既南便关切地问着:“还要不?吃饱没?”

    姒许很没形象地打了一个饱嗝:“不要了。”

    “那吃饱了。就休息一下。我去把碗洗了。等我啊。阿许。”方既南笑米米地接过碗,就要往外走。

    “方既南,我要洗脸,我还要洗澡。”姒许叫住方既南提出要求,她是昨天晚上被方既南强制空运过来的,可有一天一夜没有好好清理清理自己了。

    “推开这边门,就是洗漱间。你慢慢洗啊。我等下来。”方既南指了指柜子旁边的一门儿。

    姒许刚还没留意到呢,这柜子旁边还有一道小门,因为门框门板有意与墙壁做成了同色,如果不是门上那把手,她都没发现这儿还有一道门。

    推门进去,饱饭后的姒许决定好好洗一个澡。然后联系上shary,回琼洲。

    心里的计划可是计划得挺好的,姒许才泡着澡,身心舒畅一小会儿。方既南那家伙就推开门进来了,那家伙在外面就直接脱了自己的上衣,长裤,直接穿着一条裤衩就进来了。

    姒许惊得从浴缸里跳出来:“你!你!你出去!我还没洗完!”

    “阿许,咱们一起回来的,忙进忙出的。我也没有洗澡呢。咱一起洗吧。”那家伙毫不客气地就挤了进来,这浴缸里的水暴涨,姒许羞得想出去不是,想躲开也不是。他就是吃定了,姒许不敢光着身子从里面出来。

    姒许那个气啊!

    双手抱xiong,遮着自己的上边两点。

    方既南两眼嘿嘿地笑着,目光转黑,转深。咕咚一声,也不知道是哪儿发出来的。

    姒许只感觉眼前一个大重影,就被他牢牢实实地抓进了怀里。

    接下来,先是小嘴被堵上了东西。再接下来,两腿被撑开,一杆钢枪就杀了进去。

    最后的最后,姒许计划离开这个内陆小镇的事儿,就这么给夭折了……

    ——

    shary收到姒许发过来的邮件,已经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方家这边大概在姒许和方既南同时失踪了一个多月之后,才知道他们回了内陆小湖镇

    。方既南早就有回内陆发展的打算,是故方氏恒达的一切事务,他早做了安排。

    重要的业务全权交给了顾北弦这个表弟,至于说到方氏恒达的继承权,他走了之后给老爷子留了封邮件。说是,他喜欢谁就给谁去,他从来就没稀罕过。气得老爷子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最后当然还叫老爷子不用担心,这老方家也算有种了,苏阳就是方既明和苏悦的孩子。

    他有十足的把握相信,只要他把消息放出去,老爷子估计早在这孩子被吴既媛带进方家之前,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尾。

    至于姒氏,方既南就全权做主把它从方氏名下给划了出来,直接挂到了姒许的名下。一切呢,还是扔给shary打理着。他跟shary说了,如果将来她要结婚生子,忙不过来,他也会偶尔搭一把手。但他希望shary不要这么早结婚。因为,他觉得路兆存和叶迢都不是怎么靠谱的男人。

    不知道,这让路兆存知道了,会怎么想。

    shary收到姒许邮件的这一天,大概是一个晚上的凌晨二点吧。邮件的内容非常简短,叫她e-mail一份离婚协议给她。顺带一再强调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还有她再也受不了内陆这时冷时热的气候了。

    shary反复看着邮件笑了笑。

    方既南这厮做事总是有自己的一套,出其不意,老是让旁人始料不及。估计老爷子方朝宗那边,也被他给整晕乎了。

    她打算发一份离婚协议给姒许,算是对他拐走姒许,把姒氏直接扔下给她,不管不顾的反击。

    ——

    为了防止姒许私自离开,方既南可狠心了。把姒许关在地下室的小房间里整整有一个多月,当然除了他自己每天陪着她吃吃喝喝之外,剩下一有时间,他就操着姒许做那事儿。

    照着他的说法是,如果不操出个孩子来,估计姒许还会一个劲儿想着回琼洲半岛呢。而且,吴既媛发给她的那份体检报告也会成为她心里头的一个结。

    当然了,他也老大不小了,也是得有个孩子了。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和阿许做事这儿来着。这叫什么来着,百尝不厌,食髓知味。

    渐渐的,姒许那丫头的态度慢慢也软和了,也会求着他说要出去看看。方既南这会子,也会带着她出去走走。现在一个星期,带她出去转一次。

    姒许那个恨啊。终于逮着机会出去,弄来一份离婚协议,三下五除二,就在上面签了字。她想着,这字一签,他要是再囚着她在那间小秘室里,就算是非法囚禁来着。

    结果,方既南回头看到这份离婚协议直接就火了。

    抓着姒许就往床上带,这丫头骗子,不好好教训教训,就得上房揭瓦来着。

    姒许就挣扎啊,反抗啊,怒骂啊:“方既南,你这个人渣!,你放开我!”

    “不放!阿许,我还没跟你职权许生完儿子呢!”方既南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姒许,眼珠子直绕着姒许那两绵软软打转呢。

    “你早就有了儿子,还管我要什么儿子!放开我!离婚协议我早签了!现在开始,我和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方既南嘿嘿地笑了,可贼了:“不急,阿许。我还没签呢。我没签就不算。咱先生儿子,啥时候你怀上了。咱啥时候再谈离婚的事。”

    “唔……你放开我!”

    “阿许,保持这状诚,再骂几句。听说情绪激动,更容易受孕……嗯阿许,老公多动动,你肯定能怀上……阿许……”

    ——

    “你们两个小兔崽仔子,都给我过来

    !说,是谁!是谁把我的dvd碟弄成这样!”姒许指着自己一摞缺口断片儿的dvd碟片儿,找着罪魁祸首!

    这两小兔崽仔,自从落地以后,就总是变着法儿淘啊。淘得她,恨不得把这两家伙给扔了!

    今天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把她成摞的电影dvd碟片当飞镖使,到处拿来飞儿,最后直接把碟飞成了片儿。

    她那个气啊!这可都是经典老电影的珍藏!

    “阿许,别气别气啊!小心咱小许啊。来来来,我把他们叫过来!小流!小氓!都给我滚过来!”方既南扶着老婆那四个月大的肚子,朝着外边那两混小子喝!

    话说大概是六年前吧,姒许一直闹着要走,连离婚协议都签了。还好,他那小钢炮就是争气啊,这事儿才闹没多久。姒许就有了。

    加上他姥爷和姥姥一边看着,一边儿还做着姒许思想工作。姒许硬是在小湖镇把孩子给生下来了。有个小名儿,叫小流,是方既南自己喊的。说什么流氓,这流字取得好,野,以后不会吃亏。这孩子大名叫鲁野北。有了这个小家伙现出,姒许回琼洲半岛的念头就淡了。

    半年后,她又有了。于是说一年半后又生下了第二儿子,小名叫小氓。正好跟流凑成一对儿。大名还姓鲁来着,鲁安家。大概是因为郑野北在家里太淘了,老往外边儿闹,于是就希望老二听话一点儿,所以叫安家了。

    有了两孩子,姒许回去琼洲半岛的念头几乎彻底断了。因为两孩子太闹腾了,老二虽然叫安家,可比老大还闹腾,哪还有时间想回琼洲半岛的事儿。

    两孩子都姓鲁。琼洲半岛方家老爷子方朝宗那边当然不满意了,为了这事儿老管家方达来过一次。大意是想把两孩子其中一个接回去,改姓方来着。以后当继承人养。方既南不肯啊。他早料到老方家会打两儿子主意,所以取名落户的时候,就给姓鲁了。

    照他的话说,他本名就叫鲁大牛。儿子不姓鲁,姓啥呢。

    四个月前,姒许又怀上了。姒许有了两儿子以后,就再也没想再生一个。可这好整不整的,又给怀上了。可把方既南喜的。

    方既南觉得第三胎是个女儿,连小名都给想好了,就叫小许。他现在在小湖镇开上了餐馆,在市里已经有四家连锁店了,都叫小许餐馆。

    “小流,你妈这些碟是不是你弄坏的?”方既南这时候得安抚着自个儿老婆,找着儿子晦气啊。不然挺着个大肚子,生气算怎么回事呢。

    “不是我弄的。我没弄。”小流可不承认。

    “哟,不是你,那就是你了。小氓,你说是不是你弄的?”方既南目标转向小儿子。

    小儿子也不肯吃亏啊,这事儿,他们俩兄弟都有份儿:“我也没弄。”

    “那不至于,它自己会坏吧。”姒许气不打一处来,现在好了,小小年纪做事就没有担当,犯了错了还不承认。

    气得她恨不得扶着腰,给他们一人一脚。

    方既南也气啊,一手拎着一个就往外走,他现在力气壮着,是小许餐馆的大厨。除了身形更加壮实了之外,那张脸也因为日子过得滋润,而越来越有喜感了。

    “你俩小子,敢在你老子面前撒谎!特么昨天你们怎么生出来的,老子今天就怎么给你们整回去!”方既南咬牙恨恨一骂,这架势绝不是唬人,撸起一根带刺的条子,就往两娃身上凑。

    凑得两孩子,满院子喊妈救命

    。

    姒许在一边看着气,一边更是心疼。想叫方既南算了,但又觉得他在管孩子的时候,她要是插手也不好。

    这才狠狠揍一圈呢,就都认了。

    “爸,我再也不敢了。是我做的。”

    “是我做的。爸,不敢了。”

    方既南这回扔了带刺的条子,拎着两小家伙,就跟提老鼠似的:“跟你妈道歉去!”

    “妈,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两小家伙摸着自己屁股,可怜兮兮地说。

    刚打那两小家伙,往屁股上抽,可两小家伙精呀,一打他们就跑。带刺的条子就还打在了手上,脚上。一条一条,都有是细细红痕。

    “你们两个,以后给老子小心一点儿,敢作敢当。别跟没炮的娘们一样,还承认!下次,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方既南教育孩子挺暴力的。

    但对付这两混小子,还真得使点儿暴力,棍棒下面出孝子。这话还真应了。

    “好了,都过来,上点儿药。以后,不要这样。省得你爸,下手没轻没重的。”姒许到底还是心疼孩子,责骂了几句,就要给孩子上点药。

    方既南却继续喝道:“你妈现在怀着孩子呢,上什么药。叫姥姥给你们上药去!”

    这么一喝,孩子就都屁颠颠走了。一个人对着姒许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笑米米的,跟刚才怒发冲冠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

    “给你出气了?还气不?别气了,阿许,小心孩子。”方既南扶着姒许的腰,轻轻哄着。

    姒许瞪了他一眼儿:“都怪你!要不是你,他们怎么会这么闹我!”

    “行行行,怪我,怪我。以后我叫他们来来闹我。”只要老婆不生气,方既南啥事都好说。

    “刚刚怎么说话来着,怎么生出来的,还怎么整回去。我倒是看看你要怎么整回去!”姒许揶揄着他。

    方既南嘿嘿一笑,一口黄腔万年不变:“怎么整回去,我还不会。得研究研究。不过怎么生出来的,阿许你还不知道吗?”

    “你个老流氓!”姒许被他这么一说,逗笑了,嗔骂一声,不痛不痒地捶了一下。

    “我要不流氓,哪来的他们三啊。嘿嘿,阿许,你喜欢我这老流氓不?”方既南哄着老婆,追着问。

    “不喜欢!”

    “怎么就不喜欢来着?我哪儿不好来着?”

    “哪儿都不好!”

    “阿许,真哪儿都不好啊?那晚上,老公好好表现行不?”

    “你个老流氓!走开!”

    “不走开!”

    “叫你走开啦!”

    “不要,你都说我是流氓了,得一直跟着!”

    “老流氓!”

    ……

    -本章完结-

章节目录

极致溺爱,首席痴狂成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塑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塑缘并收藏极致溺爱,首席痴狂成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