姒许怀着小许第七个月的时候,方既南的幺妹方既慧从琼洲半岛大老远过来,看他们。自从方既南带着姒许离开琼洲半岛之后,他们就没再回去过。

    方家的人不来,他们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姒许对琼洲方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若要说对谁亲近,无外乎shary,这几年间,她年头和年尾总要来两次。方既南对方家的人,自然有多远躲多远,如果姒氏不是划在了姒许名下,又原原本本是姒氏的产业,估计他连姒氏的事也都不会怎么插手。

    倒是方既慧说要来看他们,姒许觉得特别意外。方既南显然是很高兴的,离开琼洲半岛,算算年头也有6年了。

    离开的时候方既慧还在读书呢,年岁不大,6年了,现在应该快读完大学了吧。姒许记得不清,搞不好,方既慧连大学都读完了。

    方既慧来的时候,那天下午突然下起了爆雨,院子里的葡萄架被淋得湿漉漉的,空气似乎嚼了口香糖一般,除了贴进地面儿有股子腥味,倒是感觉清爽新鲜得很。

    姒许躺在一张藤条编织的摇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一边看着两个孩子,一边休息休息。那两小家伙最近从方既南他姥爷的亲戚那边,弄来一条混身毛绒绒的土狗。

    小模样憨憨肥肥,一身黑短毛,真是可爱极了。最近这两天,他们俩像是有了新玩具一般,也不出去荡了,只在家里守着这条狗。

    方既南也宠这两孩子,在葡萄架子下给狗砖砌了一个狗窝,有窗子有门的,别提多结实洋气了。简直把两小混蛋乐疯了。

    一辆黑色汽车从大马路口子里绕进来,直直停在了院子的门口。两小家伙被停在外面的汽车吸引,抱着小土狗儿,就往外看热闹去了。姒许扶着肚子从摇上小心起来,就看到车子里边下来的人。

    眼前的方既慧模样长开了,五官更像郑青莲,比起郑青莲的娇媚,方既慧则显得特别清冷。眉眼之间似乎缭绕着一股如烟的冷漠。

    这种傲气,看起来似乎很像当年的自己。她的身量儿拔高了,这似乎都从了方家的家传,方家的男人女人身架都比较大。所以,近170的身高,让她看上去更加有一种高不可攀的贵气。

    她见到姒许的时候,明显是愣了愣的。大概是姒许身上的变化吓到了她。

    “嫂子。”方既慧踩着石子小路儿进来,虽然没有十分自然的笑容,但是姒许从她眼色中看到了善意与欢喜。

    以前在方园的时候,她可不是这么叫她的。

    两小家伙这时抱着狗儿,从外面野进来。刚刚他们绕着汽车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新奇地,就铩羽而归了。凑到姒许面前,就道:“妈,这个人是谁啊?”

    “对呀,他是谁啊?”老二抱着狗儿慢一拍问。

    姒许笑了笑,摸了摸大儿子小流的头:“你姑姑。叫姑姑。”

    小流盯着方既慧仔细看了半天,因为从没有见过,除了好奇,似乎还怕被人坑了去,于是想了想,对老二说:“快叫姑姑。”

    老二抱着狗儿有些不得力,累了蹲下来,也仔仔细细地盯着方既慧看:“别急,我看看,是不是我姑姑。”

    方既慧一听,笑了,蹲下来摸了摸老大的头,又碰了碰老二的头:“果然是我哥的孩子。“

    这脾气简直跟她哥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肚子里这个快生了吧?“方既慧问。

    姒许点了点头:“快了,再过三两个月,这个也要出来了。“

    “男孩女孩?“方既慧心情很好地追问。

    “他希望是个女儿,我觉得可能还是个儿子。“姒许道。

    方既南被家里两个小混世魔王弄得这辈子都不想生儿子了,所以坚持地认为这第三个是个女儿。可姒许结合前两胎的经验,隐隐觉得八成又是个儿子。只是不说,因为她也觉得两儿子够闹腾了,要是生个女儿也好。

    “老爷子那边,要是知道你这儿三个儿子,估计得高兴坏了。他最近身体也不好,有空你们也回去看看。“方既慧道。

    姒许笑了笑,她现在回不回去都没所谓,反正似乎只要跟方既南和两孩子在一起。到哪里都是生活。再说这回去的事,她也做不了主。

    方家四房人多,人人都有所图。哪有在这边生活的简朴清静,其实她也不想回去,回去麻烦事儿一堆。

    于是转开了话题:“你大学毕业了吧?“

    “快了,今年在恒达实习。我哥呢,他什么时候回来?“方既慧问。

    “爸爸,晚上才回来。你要是找他,晚上吃饭,他一定回来。“小流插了句嘴道。

    “是的。他吃饭的时候会回来。“老二也道。

    这两家伙完全忘记要喊姑姑了,打量了方既慧好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又凑在一起撩狗去了。

    方既慧听这两家伙童言童语的,东一句西一句,就问:“你们怎么还不叫我?“

    老大小流顿了下:“等我爸回来再说。我得先问问她。“

    “没错,万一你骗人呢。“小氓也道。

    “说什么呢,赶紧叫人!“姒许轻斥了句。

    方既慧咯咯一笑:“算了算了,不叫就不叫。你别生气。等熟了,他们自然会叫。孩子都会有个接受过程。“

    “那留下来吃晚饭吧。他饭点前会回来。让他给你露一手。“姒许道。

    “好啊。“方既慧痛快答应。

    “这里是哥哥的老家啊?我第一次来这里,以前偶尔听起我妈说起过。回来这里看看,才发现是另一番风景。“方既慧有感而发。

    姒许点点头。

    起先她也觉得这里什么都不方面,村子里没有自动取款机,出门没有公交和地铁。取个钱得去镇子的小银行,步行的交通工具不是自行车就是小绵羊那类的电机车,开着私家小汽车的也有,但一般都是出远门才开,就在这镇子里转转,他们是不兴开车的。后来渐渐熟悉习惯起来,觉得也挺好,至少空气就不错,不像琼洲市内的柏油马路,只要站在马路上就能闻到一股热腾腾的汽油味儿。

    气候也不只是热,四季分明。像现在这个仲夏,温度就跟琼洲半岛差不多。雨水也充沛。秋天会落叶,冬天会下雪。到了春天,还真是万物复苏,到处都透着生气。

    “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我哥对你很好。本来,我以为,你还会一直介意那件事。看来现在是不重要了。“方既慧笑着道。

    姒许心里明白方既慧说的那件事是哪件事,姒升的死。可是姒升毕竟是死了,那件事儿,当年方既南也不是故意的。所以,有了孩子之后,她慢慢的似乎活明白了,也开始放下了。

    “你想吃点儿什么,我叫他提前给你准备。“姒许绕开了姒升的事,问起了其他。

    方既慧也不介意,自顾自地说:“方律钧在你们走后,一直就有心介入方氏恒达。可不久之后,被老爷子拿捏到了证据,现在也不敢打方氏的注意了。对了,你还记得吴既媛吗?当年你们走后,不久她就突然失踪了。找到她的时候,听说当年她得罪了一个黑道头子,后来为了保命就一直在黑道窝子里混。大伯母那边把她赶出了方家。“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至于我妈……我妈……也安分了不少。“

    姒许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要接什么。方既慧口中说的所有的事情,很陌生。似乎已经发生在遥远的过去。

    “不说这些了,我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叫我哥随便做点儿就好。“方既慧停了一会儿,又接上姒许的话。

    姒许点了点头,给方既南去了电话,叮嘱他早点儿回来。

    他果然回来得很早,开着个小三轮,从镇子上带回来一堆吃食。又把老郑家老鲁家的亲戚,什么爷爷奶奶舅舅妈妈,都叫了过来,整个跟过年似的,一大家子热闹了好一顿。

    两小家伙在方既南的威逼下,叫了方既慧姑姑。虽然不怎么情愿,但也各自在方既慧那儿得了好处,老大朝着方既慧要一辆小三轮,方既慧答应了。老二吵着要一架大飞机,方既慧也答应了。

    这让姒许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自家小崽仔,倒是很不客气。方既南当面差点儿红脸,两小家伙也扛上了,死活都要。既慧中间劝,最后都答应得好好,说好什么时候再来,什么时候把小三轮和大灰机都带过来。

    兄妹俩似乎没有什么话说。见了个面,客套了几句,方既面简单问了下郑青莲的情况,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方既慧要走,方既南就开着家里的小汽车去送。临行前,方既慧给了姒许一个礼盒,装着小孩儿的衣服,说是给肚子里的小许的。

    姒许也没有在意。晚间洗个澡出来,收拾盒子里的新衣服,才意外发现一张卡片。展开来一看,方既慧在上面写道。

    【我想过很多次要跟你说一件事。但,始终不知道怎么开口。有时候想想,觉得不应该告诉你。有时候又想想,又觉得你应该知道。不过,现在你即便知道了,也不重要了。那年酒会,我看到托盘上有几杯酒,其中有三杯都被我妈放了点儿东西进去。我不知道放的是什么,但听说吃了那东西之后,人容易犯迷糊。那之后我哥就把车子开进了泾河大桥下面。你哥和方既明都死了。我哥他应该一直知道这件事,我猜想,他也一直没有对你说吧。我妈和方律钧的事,你应该知道。方律钧当年靠杨周家族发家,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人口买卖。我打听过,当年你妈和叶迢的妈妈就是其中的受害者,后来姒氏打压这贩人的买卖,断了他的财路。我想,也许就是这样,他才会和我妈连手,想着除去你哥吧。至于方既明,估计是我妈的野心。说到这里,似乎写不下去了。卡片太小,我该说的都说了。希望你和我哥幸福。】

    看到这里,姒许手一抖,卡面儿就飞下去了。

    那场车祸,真的不是意外,又或者说真的是个意外。方既南为什么从来不跟她说,他喝了参了药的酒水,才把车开到河里。她一直记得她哥和方既明的酒量一直很好,怎么会三两杯就醉得人事不省,如果是酒里有东西,那就都解释得清了。

    方既南……他为什么从来不解释……

    方既南,你这个混蛋!

    如果此前对他还有什么芥蒂,此时此刻,她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方既南,你这个人渣!混蛋!“姒许咬牙,两眼一酸,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就从里边跑出来。

    “阿许,怎么了?”方既南刚送完人回来,一进卧室,就见老婆背对着他,骂着骂着就流眼泪了。

    方既南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慌又乱:“怎么了阿许?别哭别哭,跟我说说呗。怎么回事儿?“

    “你说,你你你,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有了新欢!“姒许望着他,眼泪一汹,马上就忘记了要说什么了。只得凶巴巴得,换上一副平时质问他的口吻。

    “没有没有,天地良心。我心里只有你。阿许,别哭了。对孩子不好。“方既南一把抱住自己老婆,抚着她的背就轻声哄。

    “你骗人!你怎么可能心里只有我!自从我有了孩子以后,你就再也不关心我了!“姒许盯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很认真的说。

    这一刻,姒许只想哭,也只想骂他。这个混蛋!这个人渣!怎么这么坏!怎么什么事都不跟她说!

    “我发誓,我心里真的只有你!只有你!“

    “真的假的?“姒许吸了吸鼻子。

    “真的不能真!绝对只有你!“

    “这还差不多……方既南,你要是以后,在外面还有什么新欢旧爱的,我饶不了你!“

    方既南笑了笑:“怎么这是?谁在你面前说什么了?老婆,你不要信那些人胡说。我的新欢旧爱,从来就只有你一个人!“

    “那你说的,一个人!以后要是敢在外面乱来,看我不一剪子剪了你!“

    “我听话,我听话,别哭了。“

    “哼,你说,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你这个坏蛋,坏蛋!“姒许狠狠捶了捶方既南。

    “我坏蛋,我坏蛋!“方既南好好先生地说。

    “只准对我一个人好!“

    “只对你一个人好。“方既南拉着姒许手,大大啵了一下她的额头,很认真很认真地保证。

    从认识她的那一天开始,将来的每一天,他都会对她好。

    因为那是他的阿许。

    任性的姒许,充满唳气,好强不服输的姒许,简单善良的姒许,柔弱单纯像孩子一样的姒许,不管是哪样的姒许,他都喜欢。

    起先是入了眼,然后不知不觉便入了心。

    终此一生,只有阿许。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极致溺爱,首席痴狂成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塑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塑缘并收藏极致溺爱,首席痴狂成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