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皇贵妃番外

    自古江南出美人,尤其以出过美女西施的姑苏城最为有名。然而,近日姑苏第一美人的名号反而被一位从外地来的女子夺了去。

    据说这位美人最喜着一身浅紫色汉装,一张精致秀美的俏脸明艳如朝霞,身姿袅娜,窈窕动人。一双清澈见底的杏眸仿佛会说话一般,令人情不自禁的耽溺其中。只可惜这位秀美无双的女子却已经挽起了妇人发髻,惹得姑苏城内有缘见过此女子一面的诸位才子长吁短叹、黯然神伤。

    而且那位女子每次外出之时,身旁都会有一位容貌儒雅、气势威严的中年男子伴在身旁。既然美人已经名花有主,夫君又是这样一位贵气天成、令人不敢逼视之人,于是即使有人心悦此女,也不敢当面表露出来,只能在心里暗自慨叹与美人无缘。

    那女子似乎极爱姑苏城内最有名的几样小吃,每天清晨都会在自家夫君的陪伴下来街边的铺子里一起吃一笼蟹黄汤包,一盘藕粉火腿饺,一小碟酱肉和一份茯苓软糕。

    而后,两人会租一艘小船,让船夫撑着浆,在姑苏城内转上半日。那美貌佳人每次望着江南水乡特有的粉墙黛瓦、小桥流水,都会露出愉悦的浅笑,侧着头与自家夫君轻声细语的说着话,那位老爷则会微笑着望着她,眼神柔软的几乎能够滴出水来,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慨叹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呐!无论是多么强悍的男子,只要是遇上了钟情的女子,百炼钢也能变成绕指柔了!

    午后,他们二人必定会去姑苏城内有名气的饭庄用晚膳,饭庄不见得是姑苏城内最豪华阔气的,但售卖的招牌菜却一定是最具当地特色的美味佳肴。

    品尝过美食之后,他们则会寻一个静谧雅致的茶楼,点上一壶明前龙井、一壶六安瓜片,一碟子水磨年糕、一份海棠糕以及一盘抄的极香的瓜子,听一曲评弹,消磨一个下午的时光。

    待到夕阳西下,两人踏着夜色而归,回到家中时,心情已经陶然半醉,险些忘记了时光流转、今夕何夕了。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相偕出游在姑苏城中小住十日有余的康熙与年兮兰。

    此时,康熙已经将帝位传于了他与年兮兰的长子爱新觉罗胤禧,因为有着诸位兄弟尽心辅佐,胤禧又少年老成,处理国事政务游刃有余,因此康熙才放下心来,遂带着年兮兰游山玩水,一路走走停停的往江南行来。

    由于年兮兰格外喜爱姑苏城内的各色美食,于是康熙便索性在姑苏城内买下了一个静谧雅致的园子,着人重新收拾布置了一番,取名为曦园。由于康熙的御笔太过显眼,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康熙便将这题字的功夫交由年兮兰完成。

    年兮兰刚刚得知这个名字的时候,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心念一转,便品出了一些滋味来,却只是抿着嘴浅笑了一回,方才故意眨着灵动的大眼睛询问康熙这园子的名字可有什么特别的涵义。

    犹记当时,康熙听闻年兮兰的问题,顿时挑着眉,瞪了年兮兰半晌,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年兮兰粉嫩的脸颊,方才柔声解释道:“曦,有光明灿烂、美好祥和之意,可巧又与朕的年号、你的封号、你的闺名以及咱们二人长子的名字同音。以前并不觉得,如今看来,咱们注定是会成为一家人的。”康熙微微一笑,低头在年兮兰耳边轻声低语道:“从你还是婴孩之时,你的父亲为你取名字的那一天,便已经注定了你我二人之间的缘分的!”

    年兮兰依偎在康熙的怀抱中,展臂环抱住康熙的腰,仰着头凝望着康熙溢满深情的双眼,轻声道:“爷说得这些原因,兰儿都是知道的。可是,兰儿就是想要听爷亲口对我解释这园子名称的涵义……”

    康熙收紧手臂将年兮兰更紧的拥入怀中,莞尔道:“兰儿想听几遍,爷便对兰儿说几遍,直到兰儿听腻了为止。等一会儿,你可别嫌烦啊……”

    对于康熙而言,与年兮兰幽居于姑苏城曦园的日子分外美好,只有一件事情令康熙有些烦闷。

    盖因年兮兰近两日迷上了姑苏城内一家名为桃花源记的食肆,每日午后都要拉着康熙去那家食肆用晚膳。

    开始的时候,康熙对于桃花源记这个店名颇不以为然,觉得它既名不副实,又有些不伦不类。而后发现,这家食肆里的饭菜的确颇具特色。

    桃花源记的店主每天都会更换不同的菜谱,并且完全由店主亲自决定,并不按照食客的要求提供菜品。店主每天都会亲自挑选当季最新鲜的食材,并且一直坚持亲自手把手的做菜。即使店主每日只做两轮菜,店内的食客依旧络绎不绝,甚至提前好几日便来预约,只为一尝店主那出神入化的厨艺。

    这里的菜品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在此处用过膳的人,心情都会格外满足,甚至会想起那些深埋在心底的最初的渴望。

    后来,康熙无意中发现桃花源记的店主竟然是一位剑眉星目、喜穿白袍的俊美青年,不禁对这家食肆的好感大幅滑落,等到康熙发现这位白衣青年时常好奇的打量年兮兰的面容以后,对这间食肆便只剩下深刻的厌恶了。

    这位青年虽然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浑然天成的贵气与从容,即使康熙命暗卫仔细查访,都无法查得这名青年的身份来历,康熙心中自然对他起了提防之心,不愿意年兮兰与他有过多的接触。

    然而,这位青年也有些特别之处,从来不曾向人提及自己的姓氏与名字,只说了一个唤做老饕的别号。也曾有人仰慕青年的容貌与才华,打算给他说媒,为他说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可是老饕却说自己暂且没有成亲的心思,倒是想要收一个合眼缘的好徒弟,传承自己的厨艺。

    得知老饕动了收徒弟的打算,慕名而来学艺的人数不胜数,然而却皆被老饕以不合眼缘为由尽数拒绝了。

    年兮兰见康熙不喜欢桃花源记这间食肆,便央求着康熙明日只去最后一次。否则,已经订下的位置,若是不去,实在有些可惜。

    康熙对于年兮兰一向宠溺,实在不忍心看见她失望的神色,因此便点头应允。左右有数十名暗卫在附近随侍保护,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翌日午后,康熙携年兮兰来到桃花源记,坐了靠窗的位置,正等着上菜的时候,却见年兮兰愣愣的望着隔壁桌的一位须发皆白的道士出神。

    即使那位道长已经上了年纪,脸上满是皱纹,然而康熙却依然不喜欢年兮兰望着其他男子,甚至到了失神的程度。

    那位道长看见年兮兰,倒是颇为大方的起身上前,与年兮兰热络的寒暄起来。还说与年兮兰有师徒之缘,问年兮兰愿不愿意随他修道去,简直将康熙气得仰倒。

    康熙起身将年兮兰挡在身后,冷声道:“道长有什么话,与我说便是。我的夫人性格腼腆,我不希望她被人打扰,以致于受到惊吓。”

    道长正欲开口之时,却见年兮兰伸手拉了拉康熙的衣袖,对他莞尔一笑,示意自己无事,随即起身对道长行了一个万福礼,诚恳的说道:“能够与道长有师徒之缘,实在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只可惜我凡心太重,至今依然堪不破这万丈红尘,耽溺于现世的温暖之中无法自拔,亦不想抽身离去。请道长见谅……”

    道长凝神年兮兰片刻,捻须而笑,“缘来缘去,也实数平常。夫人也无需太过介怀。”

    康熙实在忍无可忍,直接握住年兮兰的手腕将她带离了桃花源记,决心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和这个女人探讨一下夫为妻纲的涵义!

    老饕端着托盘,望着康熙与年兮兰相携离去的背影,对白发道长挑眉道:“好好的吃一顿饭,也能吓走我的食客。看来,咱们两人果然是天生的对头,做不成朋友。”

    道长也不接话,只是摇头叹息道:“见我被徒弟抛弃了,你也不说安慰安慰我,只管在那里看我的笑话,看得还开心吗?”

    老饕回想着年兮兰望向康熙那深情缠绕的视线,摇头笑道:“那丫头一见便知尘缘未了,心中满是不舍与执念,亏的你总是喜欢挑选这最难调*教之人下手。我倒是宁愿挑选一位性子恬淡、无欲无求的小徒弟,只喜欢做菜就好……”

    道长摇头轻笑:“这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委实有趣的紧。可是,我至今还不曾见过真正无欲无求之人呢!等哪一日你收了徒弟,我一定要来见一见,这位能够合你眼缘、与你对脾气的小徒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章节目录

盛宠皇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没有脚的小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脚的小鸟并收藏盛宠皇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