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声音全部停住。

    度量衡、胡蝶等人和阳泽不熟, 但他们从自家长辈那边听说过这个人的事。

    奚嘉嘴唇微张, 脸上全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快速说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突然去世?不是说阳泽那个家伙至少还能活到八十岁么?我记得玄学界的平均寿命是一百二十岁。”

    叶镜之也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 但他很快回过神, 拉住自家媳妇的手, 问道:“南易道友,他是怎么去世的?”

    南易道:“寿终正寝。师父说,天道给他降下的责罚是减寿五十年。或许在五十年后,他受了什么重伤,寿命远不到一百多岁, 所以八十多岁就该寿终正寝了。所以三天前师父私底下去了前山派,因为阳泽表面上还是年轻人的模样, 身体内部早已苍老如耄耋。”说到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原来去年冷得穿羽绒服, 是因为这个……

    奚嘉总是说, 阳泽是个伪君子,根本不靠谱。但突然知道对方去世,嘉哥心里也不大好过。他有些难受。这是在他父亲去世后,他经历的第一个身边人死亡的事情。他明明和阳泽也不是很熟,但对方就这么突然死了……总是难过的。

    在场的其他天师里,不乏过去五年去过前山派,负责看守阳泽的。胡蝶桀骜, 不肯去前山派, 度量衡要忙于炼法宝, 他的时间就是积分,不能在这上面浪费时间。除了他们以外,裴玉、江桐等人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裴玉从双极派的摊位赶过来,故意道:“以后终于不用再去前山派守一个月了……”他说完这话,静了半天,喃喃道:“其实他也没多坏,我只是感觉无聊……”

    连小恶魔江家兄妹都没多说什么。

    这一届的鄱阳鬼市在这样的氛围下结束了。

    到最后奚嘉都觉得不大相信:“他真的……死了?不会是骗我的吧。”

    叶镜之掐指随便算了一卦,低声道:“阳泽道友是真的去世了。”

    奚嘉沉默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五年前谁都没想到,凌霄降下减寿五十年的责罚后,阳泽只剩下不足五年的寿命。别人可能不大清楚他的寿命,但他自己应该是知道的。也难怪他两年前突然收了一个徒弟,恐怕从那时候起他已经察觉到,自己活不过四十岁。

    前山派少与外界沟通,阳泽的朋友也不多。嶒秀真君是唯一知道阳泽命不久矣的人,阳泽临死前只请嶒秀真君前往滇省,并将自己的弟子托付给他,请嶒秀真君帮忙教导。再多的仇恨,在最后也只剩下无奈。嶒秀真君是玄学界的领袖,也是比较靠谱的前辈,矮子里挑将军,将弟子托付给他,最为稳妥。

    阳泽一死,嶒秀真君也颇为感慨。他为这个老朋友的弟子举办了葬礼。

    葬礼没有请多少人,就奚嘉、叶镜之、岐山道人,以及过去五年里曾经看守过阳泽的年轻天师。嶒秀真君是主办人,南易便负责葬礼的所有过程。

    在真正见到对方的尸体时,南易才终于相信,这个人是真的死了。

    其实他早该发现的,以阳泽的法力并不该畏惧寒冷,去年他离开滇省时,对方却穿上了羽绒服。整整五年,南易只和阳泽说了十几句话,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但看着安然躺在灵床上的人,南易沉默许久,静静地送上了一捧花。

    他回过头时,看到无过正躲在门后看他,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哭过。

    南易招招手:“无过。”

    小朋友想了想,朝他走来,怯生生地说了一句:“南易前辈。”

    南易板着一张脸:“等葬礼过了,你便和我一起回紫微星斋吧。”

    无过顿时急了:“我不去!”

    “无过?”

    小朋友转身就跑:“我要留在前山派,我要留在这里!”

    南易没拉的住,无过跑出了大殿。三天后,奚嘉等人来到前山派,参加葬礼。一切都进行得安静平和,奚嘉送上了一束花,又从叶镜之的乾坤包里拿出了一篮子红鸡蛋。他没说什么,只是将东西放到灵床前。

    葬礼结束后,就该是无过以后的去留问题。

    不是每个人都叫叶镜之,无过今年九岁,他天赋很高,但不是三煞之体。他是前山派唯一的弟子,阳泽临死前也将他托付给嶒秀真君,希望嶒秀真君能把他带到紫微星斋去教导。

    嶒秀真君道:“即使去了紫微星斋,你依旧是前山派的弟子。”

    无过直摇头,不肯说话。

    嶒秀真君已经很多年没教导过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看向自家大徒弟。南易和无过相处过一段时间,也算是熟悉了,他低下头轻声地说了一句“你随时可以会前山派”,无过还是不停地摇头。

    嶒秀真君板起脸:“叶小友是三煞之体,他天资卓越,无相山的功法也不需要师父多教导,更注重个人修行,所以他才能有如今成就。前山派擅长蛊毒和阵法,这两者无一不需要好的老师对你进行指导。贫道从未想要将你收入紫微星斋,只是这是阳泽小友临终前的嘱托,贫道不想让他在九泉之下不安啊!”

    无过憋红了一张脸,不肯说话。

    嶒秀真君语气森冷:“你真不愿意随贫道前往紫微星斋?”

    南易诧异地看向自家师父,觉得师父今天和以往似乎有点不同。

    无过低着头,不说话。

    嶒秀真君一副恶毒反派的模样,大袖一甩,冷冷道:“如若往后玄学界再也不给你任何帮助,你还愿意死守在这小小的前山派?”

    南易:“师父!”

    嶒秀真君仿佛没听见,继续道:“数十年如一日地守在这深山老林之中,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你才九岁,你受得了这种苦?在紫微星斋,有许多和你年岁差不多大的弟子。”

    南易再喊道:“师父!”

    嶒秀真君低头看着小小的孩子,摸着花白的胡须:“贫道只给你这一次机会。”

    “我不去!”

    嶒秀真君微怔:“你不去?”

    无过突然抬起头,双眼通红,一字一句大声地吼道:“我不要去。我要师父,我要师父!你们都讨厌我的师父,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他。但我喜欢他,我喜欢他就够了。我是前山派的弟子,我就要前山派!”

    九岁的孩子根本说不出个理由,但他一直固执地重复自己不肯离开前山派。

    嶒秀真君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差点把人家孩子问哭了。

    南易早已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家师父怎么可能当着别人师父(阳泽)尸体的面,把人家徒弟带走?现在葬礼才刚刚结束,岐山道人他们还在前山派都偏殿没走呢,师父就开始带无过走了?这实在不对劲。

    既然无过不肯走,嶒秀真君也不再都说。他让南易把灵堂收拾一下,自己到偏殿去找其他天师。

    南易低头收拾天师们带来的礼物,小无过就跪在蒲团上,呜呜地哭着。

    南易不大会说话,可他哄小朋友很有一套——因为从小带了不少师弟师妹长大。他从钱坤包里取出一块巧克力放到无过面前,无过抬头看他。南易严肃地说道:“吃吗?”

    无过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摇摇头。

    南易又拿出手机,点开最近比较红都亡者农药游戏:“你师父生前对你很严苛,不让你玩手机。现在……”顿了顿,继续道:“现在他不在了,你要玩了试试看吗?”

    无过破涕为笑。

    看小朋友拿走了手机,南易低声道:“你不愿离开前山派也不是不可以。师父刚才只是气话,我虽不知他为何突然这么说,但他以后定然不会置身事外。你是前山派最后的弟子,岐山前辈与连晨前辈关系要好,他也不会不管你。以后每年,我尽量抽出时间来这里看你。我与你师父也算有几面之缘,你师父生前做了一些错事,如今凌霄已经惩罚于他。他以往是如何悉心教导你,我也会尽量同样教导你。只是我在蛊毒和阵法上天份不高,或许不能教你太多。”

    无过拿着手机,呆呆地看着南易。

    周围没有其他人了,南易突然话痨起来,只是脸上仍旧是一副面瘫样。在他说到自己以后会多看看蛊毒方面的书籍时,无过忽然笑道:“师父说过,南易前辈是所有天师里,最好相处的人。”

    南易声音停住:“什么?”

    无过道:“双极派的裴玉,非常怂,每次他来看守师父,都吓得躲在房间里躲一个月,生怕师父的蛊虫碰到他;江家的江氏兄妹,太过顽劣,师父说他们都二十多岁了,居然还整天想着玩,没个正经都,不堪大用。至于什么榕楉前辈、千岛前辈……师父说他们很平庸,或许五十年后能有点造化,但也没太大意思。这其中,只有南易前辈你,真正把师父当成一个普通人看待。”

    南易惊讶地张了嘴。

    小男孩抱着手机,回忆道:“师父说,你就外貌而言,实在普通。天赋方面算是一流,却也不比他强。但他最怕你这种认认真真的人了。裴玉、江氏兄妹他们来的时候,师父经常用蛊虫捉弄他们,看他们气得跳脚,可你来的时候,师父从不敢惹你。师父说,你这样都人,开不起玩笑。”

    “可我与阳泽道友只说过十多句话……”

    小男孩眨着那张天真的眼睛:“但是师父最喜欢你了。”

    南易:“……”

    无过:“???”

    刚刚进门的阳泽:“……朋友的喜欢,别听他胡说。”

    这声音响起的下一刻,南易和无过全部转过头,看向那个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人。他们齐齐睁大了眼,无过身体颤抖,快速地奔向对方,哭喊道:“师父!!!”

    南易觉得脸上有点热:“阳泽道友,你不是……”

    声音戛然而止,南易看到无过穿过阳泽的身体,差点摔倒在地。他再定睛一看,只见阳泽的身边是一丝丝淡淡的黑色阴气,他脸色苍白,伸出手想要摸摸徒弟的头,手指却穿过他的头,只能默默地收回手。

    偏殿。

    岐山道人不敢置信道:“没去地府投胎?!怎么会留在人世,不去地府投胎?若是成为孤魂野鬼,岂不是要受七年一次的凌霄问心之苦。那阳泽小友怎么会做这种事,他承受得了几次那样的痛苦,难道他想魂飞魄散?嶒秀老道,你怎么允许他做那样的事,他怎么说也是连晨悉心教导的弟子啊!”

    嶒秀真君也是一脸无奈:“贫道哪有办法。当贫道收到阳泽小友都微信,知道他命不久矣的时候,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他也没告诉贫道之前九遗君在前山派布下的阵法和风水局还有用,可以让他躲避凌霄的窥测。直到今天早上,他的魂魄找到贫道,贫道才知晓他还’活着’。他有想借机考验一下无过的真心,贫道便顺势而为了。不过阳泽小友说,他也不确定风水局能不能凑效,他也是今天早晨才恢复意识,凝聚出了魂魄之体。”

    岐山道人:“他竟然能躲避凌霄都窥测,难道他以后还能长生不死了,像秦始皇他们那样?”

    嶒秀真君摇摇头:“阳泽小友说,那风水局还能再撑数十年,恐怕以后他能以魂魄之体,在凡间停留数十年,教导他的弟子。”

    无过以后绝对要在前山派待上个二三十年,不能离开。阳泽担心他吃不了苦,来考验一下他,也情有可原。如果无过吃不了苦,那就让他去紫微星斋吧。如果他吃的了苦,以后阳泽将会把前山派最核心的秘笈功法全部传授于他。

    偏殿里,大家得知这个消息,脸色各异。

    裴玉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我以后还得一年来这边值班一个月?!”

    胡蝶:“那他现在到底算是死还是没死?!”

    叶镜之皱着眉,还没开口,便见自家媳妇怒气冲冲地往大门口走去,一边捋袖子:“把我的礼物全部还回来!还有我的十六颗红鸡蛋!!!”

    前山派正殿,南易看着人家师徒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有点尴尬,毕竟他刚才还说自己想教导无过,现在人家师父都回来了。他说了一句“我去找师父”,转身便要走,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南易道友,刚才多谢你了。”

    南易脚步停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是在谢他想要帮忙教导无过的事情。一说起这个,南易有点惭愧,他回过身,客气道:“不用,是我鲁莽了。”

    阳泽轻轻地笑了一声:“也对,朋友间无须那般客气。”

    南易惊讶地抬头,看见阳泽站在大殿的阴影中,微微一笑。那笑容没有过去那般和煦,却无比真诚,不再装假做样。他认真地说着:“我这一生,朋友不多。南易道友,以后每年十二月,还请你多多指教。”

    老实人南易愣了片刻,点点头:“请你多多指教。”

章节目录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莫晨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晨欢并收藏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