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常常会叹息,但是精神还是不错,一把年纪了,依旧健硕。

    所有的人好像都过上了顺遂心意的日子,就连宝扇和追云也已经成亲,打算明年生个大胖小子。

    沈归燕笑着看着花园里玩耍的诺儿和大皇子,安安心心地依偎在顾朝北的怀里过了三年。

    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明室统治之下,天下太平,老有所依,幼有所教,民有所养。京城里书声朗朗,来往贸易,络绎不绝。

    最近京城四处都开始张灯结彩,没有人组织,百姓都自发在家门口挂上了红绸,今日桌上的菜也要多一个,喜庆得很。

    然而不是临近什么节日,也不是大丰收,只是马上要到皇后娘娘的寿辰罢了。

    皇后沈氏归燕,传奇一生,伴帝不离,为百姓谋福,受天下爱戴。每年在她生辰的时候,京城都会格外热闹,哪怕是街头的叫花子,都会拿出两个攒下的铜板,去街头包子铺换两个包子,肉馅的。

    今年也一样,皇帝依旧向臣民显示了他对皇后的宠爱,街上舞狮队高跷队不断,还有专门捧着点心的宫人上街,随意将糕点分给百姓,以分享喜悦。

    这高调的行为也在向朝臣们发声:后宫有个皇后就够了,不需要其他的妃嫔点缀。

    顾朝北一大早就换好了衣裳,回头一看沈归燕,神色却不太对劲。

    ☆、第201章 大结局

    “怎么了?”顾朝北问她。

    沈归燕看着窗外飞过的乌鸦,抿唇道:“臣妾总觉得今日有些心神不宁。”

    国师说的白发大悲,就是今日,三年后的今日,她的头发已经是雪白,挽成发髻,带着粉色的桃花簪和头饰,当真还是挺好看的。甚至因着顾朝北十分称赞这个白色的发髻,宫中还一度流行用颜料将头发染白,称为“偕老髻”。岛找吐才。

    帝王说喜欢,天下也就没人敢说她这头发不好看,反而是羡慕有加。沈归燕也觉得知足了。

    “今天是你生辰,能有什么心神不宁的?”顾朝北低笑,伸手将她拉过来,亲自帮她戴上最后一枚花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你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三年之中,群臣多次妄图使皇帝纳妃,顾朝北扛下来了。沈归燕身子病弱,几回重病,她也都扛下来了。人都说情随时迁,他们的感情,却是在这一天天之中愈加深厚,相互信任,彼此依赖。

    若是开头只是一场戏言一次误会导致的姻缘,那后来的一步步,就是水到渠成的天赐良缘。

    沈归燕抿唇轻笑:“皇上说的是,是臣妾多想了,咱们去前头吧。”

    “嗯。”顾朝北颔首,与她一同往外走。

    聚欢里准备了宴会,热闹非常,就如同当年太后寿辰的宴会一般。沈归燕与顾朝北坐在上位,下头文武百官俱在,歌舞升平。

    “听闻今日大皇子也给皇后娘娘准备了特别的贺礼。”

    “是啊,还是那么小的孩子,据说有很大的惊喜。”沈归武笑眯眯地道:“准备了一年多了呢。”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了。

    国师没出席,据说是在皇后寿辰之前就出宫继续远游去了,周太师坐在年太后的旁边,还在说着当今天下有才之士的选拔问题。

    沈归燕看着下头舞姬起舞,总觉得还是心里悬着。看看旁边,大皇子不在。

    “皇子呢?”她连忙问宫人。

    宫人小声回答:“皇子在准备节目。”

    宝扇前几日就在说,大皇子不知从哪儿得来个变戏法的师父,打算练习变戏法,给她个惊喜。

    沈归燕按了按心口,点头等着。

    舞姬之后,台子上被清空,有宫人抬了两个箱子上来,两个箱子相邻的一面都被拆掉,合在一起刚好能让大皇子躺进去。

    没错,明思归每年送书画给自己的母后,早就已经腻了,这个礼物他准备了一年,今天要变戏法来献给母后。

    明思归现在是六岁,比起一般的还在玩耍打闹的孩子,他已经熟读了顾朝北那半个屋子的帝王经,良好继承了沈归燕的天赋,识字尤其快,懂事也早。

    他知道母后最想要的是什么。

    “大皇子要给皇后娘娘献上一个魔术。”变戏法的师父推着大皇子上来,恭声道:“请娘娘一观。”

    管乐声都停了,众人都好奇地往台子上看着,沈归燕也坐直了身子。

    明思归被人抱着放进了那两个并排在一起的箱子里,头与腿分开,箱子微微移动,还能看见中间悬空的腰。

    民间戏法都十分神奇,这还是众人头一回在宫里看。有人已经开始猜测:“难不成是要将皇子塞进箱子,然后从其他地方变出来?”

    顾朝北轻笑一声颔首:“这倒是有意思。”

    变戏法的在上头转了几圈,拿来了两片与箱侧一样大的铁片,就在众人都疑惑的时候,刷地一下,朝两个箱子的中间插了进去。

    “啊——”众人都吓了一跳,沈归燕更是脸色一白!

    这铁片,还不将人一刀两断?

    箱子盖子打开,大皇子冒出了头,表示无碍,他的腿却搭在另一个箱子的边缘上,表示没有缩回一个箱子里。

    正在众人都迷惑不解的时候,变戏法的人猛地将两个箱子分开了!

    头在一边,腿在另一边,这个胆大包天的戏法师,竟然活生生将大皇子切成了两半!

    命妇们都惊呼,连顾朝北都吓了一跳,脸色铁青地看着那戏法师:“这是做什么?!”

    沈归燕看呆了,看着一个箱子里明思归那一动不动的腿,眼睛红了。

    旁边的宫人捂着嘴小声道:“难不成因为大皇子腿废了,所以切掉腿都没有知觉?”

    身子一震,沈归燕回头,眼里满是血丝地看着那说话的宫人,宫人被吓得立刻就跪了下去。

    聚欢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是大气都不敢出,就盯着上头两个已经被分开的箱子。

    搭在箱子边缘的腿,突然动了动。

    沈归燕呆呆地看着,一瞬间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那腿却慢慢地又动了一下。

    戏法师总算将两个箱子又合在了一起,拿走铁片,大皇子竟然直接就从箱子里出来了。

    走出来的。

    沈归燕看傻了,看着只有在她梦里才会走路的儿子,被宫人扶着,虽然艰难,却是一步步地朝她走了过来。

    “儿臣从来没有给母后行过叩拜礼,周太师说,对母亲当叩拜,方显尊敬。”明思归看着自家母后,小脸上满是认真:“儿臣祝母后生辰快乐。”

    说完,松开宫人的手,自己朝沈归燕跪了下去。

    顾朝北大喜,群臣也是惊愕莫名,纷纷开口庆贺。

    沈归燕没有回过神,眼前反而越来越模糊,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来,看着地上跪得规规矩矩的儿子,突然泣不成声。

    这么多年,她一直放不下的就是思归的腿,怕他难过,也怕他被人看不起。给他找了很多的太医,他却不愿意配合。

    是什么时候瞒着她,已经可以走路了?

    沈归燕起身跌到明思归面前,抱着他,如同闺少女一样哇哇大哭,一点国母的端庄都不剩了,周围的人却没笑她,反而陪着她一起抹眼泪。

    “该来的还是要来!三年之后,你会头发尽白,在自己生辰那天,泪洒宫廷!”

    国师这个神棍,一直拿白发大悲吓唬她,却不知道他说的泪洒宫廷,原来是这样洒的。

    又哭又笑,沈归燕抱着自家儿子,又被帝王抱在了怀里。外头安排好的烟火提前放上了天空,轰隆隆的声音掩盖了她的哭声,在她晶莹的泪水里开出了一片盛世之光。

    好人是会有好报的,这是个概论,不是所有的好人都会有好报,但是大部分的好人,是比坏人幸运得多,生活安乐的。

    你莫要不相信,也莫要说坏人更自在。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问心无愧、坚守信念、忠贞不移、勇敢坚强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顾朝北抱着沈归燕,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眼里含着整个天下。

    沈归燕觉得,他一定是在想江山诸事。

    其实不然,帝王现在心里在想的是,儿子送的礼物这样好,他要送什么来争宠?

    明室史记十余册,中有孝烈皇后传,要从最开始说起:“沈归燕五岁能背千字文,六岁弹琴而自作曲,七岁焚香成诗,八岁与当朝丞相之子定下姻亲。众人都道此女含凤玉而生,有天成的好命数。”

    而结尾不过一句:

    “与帝终老,享年六十,合墓而葬。”

    (正文完)

    ☆、第202章 明思归番外 为菁菁木水晶鞋特别番外

    有的人命运的坎坷是出生之后开始的,有的人却是一出生,就被老天爷折去了翅膀。

    明思归怀于难得的好母胎之中,却生于危难之时,双腿残疾,不得行走。

    继承了父皇母后的面貌和智慧,五岁的明思归,已经懂人事,通情义。虽然只能坐在木轮椅上,但是也懂为什么已经什么都不缺的母后会每次在看见他的时候神情都带着些微悲伤。

    “母后替你请来了名医,是刘太医推荐的,据说很会治腿脚。”沈归燕温柔地对大皇子道。

    “不用了。”他将头扭到一边,淡淡地道:“儿臣坐一辈子轮椅也无妨,母后不必再操心。”

    沈归燕叹息,五岁的孩子,决定已经是坚决得不容更改,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可是她身为母亲,要怎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辈子都不能站立?

    天下安定,皇后娘娘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替他找大夫,以及说服他让他接受的事情上头。

    明思归关起了大门,直接不见她了,当然,这一行为在后来遭到了父皇的怒骂,直接来让人撞开了门,又把诺儿给带走了。

    于是他只有重新忍受母后每天的啰嗦。

    他没有拒绝治疗,其实私底下去求过宫中太医,小小的脸认真地看着他们道:“你们可以趁母后不知道的时候帮我医治,针灸、喝药什么都可以,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不能告诉母后,我怕要是治不好,她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刘太医被这小孩子感动得不行,说服了其他太医,商量了各种医治大皇子腿的办法,偷偷治疗了整整一年。

    一年之后,明思归可以慢慢站起来,也可以在人的搀扶下小步走路了。他看见了些希望,也准备了惊喜给自己的母后。

    六岁的孩子,已经懂孝顺与感恩。

    当他在寿宴上站起来的时候,这一年受的苦都得到了回报,母后终于是释然了,虽然哭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大声,但是这一次她是笑着哭的。

    明思归抱着母后的腰,没有告诉她刘太医医册上写的东西。岛农冬扛。

    “能行立,也止于行立。”

    他依旧没有办法像诺儿那样满屋满院地跑,只是能站起来,能在人的搀扶之下走路了而已。

    不过这也就够了吧。

    后来的大皇子爱上了轮椅,声称轮椅省事,虽然能走了,却还是常常坐着轮椅进出。皇后娘娘一块心病放下,整个人精神了不少,连带着皇上的心情也好了,上朝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

    当下是盛世,后宫又没有其他人,明思归无忧无虑地长到了十六岁,从懂事的小孩儿,变成了英俊的翩翩少年。

    诺儿一直陪着他,虽然被皇后娘娘认为义女,但是每天做的事情也同丫鬟没有什么两样,照顾大皇子,逗大皇子开心。随着时间变化,当初的小丫头也出落成了楚楚动人的少女。

    皇后想着,应该也是时候给皇儿纳妃了吧?

    明思归这么多年身边只有诺儿一个人,其他宫女没有一个能近他的身,所以沈归燕觉得是时候了。

    然而,世事无常,皇后去问诺儿可否有喜欢的人的时候,诺儿眨眨眼道:“有啊。”

    沈归燕笑着问:“是谁?”

    诺儿开心地答:“张将军家的儿子,那个会骑马的!”

    天瞬间就暗了下来,沈归燕瞠目结舌,下意识地回头看了旁边的绣花屏风一眼。

    屏风后面停着辆轮椅,大皇子安静

章节目录

燕子声声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白鹭成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鹭成双并收藏燕子声声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