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坐着,没有出声。

    “皇儿,感情这种事情,还真是强求不得。”

    诺儿蹦蹦跳跳地走了,沈归燕拉着明思归的手,语重心长地道:“诺儿陪了你这么久,现在喜欢了其他的人,你也不能记恨她,只是你们没有缘分,明白吗?”

    明思归垂着眼眸,许久才轻笑一声,声音里是少年的清朗:“母后不必担心,诺儿既然喜欢张家儿郎,儿臣自然只能成全她。”

    沈归燕打量着他:“你能放开?”

    大皇子笑道:“本也不是多喜欢,有什么放不开的,母后多虑了。”

    沈归燕将信将疑地点头,又说好给他准备选妃事宜,这才离开了。

    明思归安静地坐在轮椅上,大殿里只剩了他一个人。他试着站起来,从轮椅慢慢走到床边,步履蹒跚,自然不如马上挥鞭来得潇洒。

    轻笑了一声,大皇子躺上床去,好生睡了一觉。

    诺儿去厨房做了点心,又飞快地回来了,看见床上躺着人,十分高兴地道:“殿下,奴婢做了点心,加了您喜欢的桂花蜜!”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诺儿好奇地跑过去看,他已经睡着了。

    多好看的人啊,诺儿蹲在床边想,大皇子已经将皇上与皇后身上的优点全部继承了,要不是腿脚不便,还真该是这天下郎艳独绝之人。

    伸手想去碰碰他长长的睫毛,大皇子却刚好翻了个身,避开了她。

    小气鬼,诺儿嘟嘟嘴,坐在桌边自己吃起桂花糕来。她在这宫中长大,被大皇子保护得极好,天性全在,却也从他身上学会了感恩与宽厚。宫里没有人敢欺负她,也没有人敢说她的不是。

    上回张将军的儿子进宫来,也对她恭敬有加,还教她骑马。她推着大皇子的时候一直都走得很慢,第一回在马上跑得跟风一样快,吓得话都不会说了,刺激得很。

    那张家公子眉清目秀,虽然没有大皇子好看,可是骑马的样子让她觉得真好,好像在梦里见过一样。

    所以今日皇后问她喜欢谁的时候,她说了张公子。都在梦里见过了,定然就是喜欢。

    吃完一碟子糕点,大皇子还没醒,诺儿干脆就起身,端着空盘子出去放着,然后去瞧瞧张公子今日还有没有进宫。

    明思归睁开眼睛,像是已经过了很久,但是屋子里桂花蜜的味道都还没有散去。

    沉默了许久,他出去吩咐宫人:“将宫中安静一些的宫女找来,我要重新挑选贴身宫女。”

    宫人很惊讶,随即就风一般地跑去禀告了皇后,皇后娘娘叹息一声,让内务府将适龄的官女子都送去给他挑选。

    但是只许选一个。

    明思归选了个最安静的,叫信儿,长得同诺儿有几分相像,却不会跑跑跳跳,只会安静地站在他身后。

    诺儿在外头玩了半天回来,她的房间就已经有人在往外搬东西了。

    “你们做什么?”诺儿慌慌张张地过去拦着:“为什么要搬我的东西?”

    宫人恭恭敬敬地朝她行礼:“大皇子已经选了别的贴身宫女,这间屋子是离主殿最近的,自然要腾出来。您的宫殿,皇后娘娘已经重新安排了,在晨曦宫。”

    诺儿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们半晌,转身跑去了主殿里头。

    明思归在书桌之后看书,旁边一个新的宫女安静地陪着他,替他倒茶。

    “殿下?”诺儿眼睛都红了,不解地看着他:“这是为什么?”

    明思归头也没抬,淡淡一笑:“母后已经准备给你安排婚事,再住在我宫里,也有些不妥,我已经选了信儿来继续伺候,你就先搬去晨曦宫吧。”

    婚事?诺儿傻了,呆呆地看了他许久:“我还没想成亲啊…”

    她成亲了,他怎么办?大皇子挑剔又任性,会欺负其他人的吧?而且,他们在一起已经这么久了,为什么非要她去成亲?

    大皇子没有理会她,旁边的信儿也安静地不说话。两人一坐一站,看起来就像一幅和谐的画,她不在画里,在的话,也是破坏画面的那一个。

    ☆、第203章 明思归番外

    大皇子其实一直很安静,大概是因为从小与常人不同的关系,心思敏感细腻,话虽不多,做的事情也都是大方妥帖。皇帝已经试着将朝政上一些简单的折子给他看,他都做得很好。

    而她总是吵吵闹闹的,在他身边从来没个安静的时候,要么就是说今天宫里谁谁又跟谁赌气了,谁又偷吃了御膳房的东西,要么就是说花园里开了什么花,皇上又做了什么东西给皇后娘娘。

    每次都是他安静地看书,她说个没完,也是他脾气好才忍耐了她吧,其实还是有个安静的宫女陪他看书的好,不会打扰他。

    眼睛红了,诺儿抿唇,看了大皇子许久,转身就跑出去了。

    明思归手指动了动,看着手里的书,没有其他反应。

    身后的信儿小声道:“奴婢先前还不知,殿下能看反字。”

    “嗯?”明思归回过神来,仔细看看手里书上的字。岛农系巴。

    他拿反了。

    镇定地将书倒回来,他问:“今日宫里可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

    信儿为难地看着他:“奴婢一直在长信宫里,没有出去,也不知道有什么趣事。”

    “无妨。”大皇子垂眸,低笑了一声,继续看书。

    诺儿郁闷地坐在御花园里,恰好端文公主与宇文将军今日入宫,这两人当初在一起十分曲折,但是成亲之后感情竟然格外地好。相携而来,看起来般配极了。

    “拜见公主、宇文将军。”诺儿乖巧地行礼。

    端文只见过诺儿几面,却也对她好感颇多,笑着看着她道:“诺儿如今也长得这样水灵了,该许人了吧?”

    一说就戳到伤心事,诺儿眼睛红红的,抿唇道:“我还不想嫁人。”

    端文挑眉,看了宇文长清一眼,后者很自觉地道:“我先去给皇上请安。”

    留两个一大一小的姑娘坐在御花园的亭子里说话。

    端文听诺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作为旁观者,简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姑娘被大皇子护得无忧无虑,学会了礼仪仁孝,却没学会情爱。

    “你知道,当初本宫也是陪了宇文将军许多年。”端文公主道:“但是他最后还是放任我回去嫁给淮南王世子。”

    诺儿好奇地看着她:“你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吗?”

    端文公主笑了笑:“是啊,可是当初要不是他在礼堂之上拦住我,先将自己的心意说出来,我们现在也不会在一起。”

    诺儿不解:“你们在一起,是因为喜欢?”

    “自然。”端文道:“你喜欢一个人,才会想一直跟他在一起。”

    “那…那我想跟大皇子一直在一起,是喜欢吗?”诺儿结结巴巴地道:“可是我分明是喜欢张家公子的,他会骑马…”

    端文笑了:“你想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人很简单,想着那个人,能不能想到跟他在一起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模样的?有没有想过,若是你们成亲,生子,渐渐老去,那日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诺儿歪头,想了想张家公子,只能想起他的那匹黑马,以及骑马的矫健身姿。

    而大皇子…他们不是每天都在一起过吗?有什么好想的,成亲之后,她还是这样照顾他,给他讲有趣的事情,听他教她书中之言,下午去御花园晒太阳,晚上的时候做些桂花蜜的点心,再哄他给她讲睡前故事。

    宫里的嬷嬷说,成亲之后的人,可以同榻而眠。她惦记大皇子的床榻很久啦,香香软软的,睡上去一定很舒坦。

    等哪天他们都老了也没关系,她照旧可以推着他走,她力气很大的。

    至于生子,那是什么东西?

    脑子里猛地想起大皇子温柔的脸,诺儿抿唇,鼓起勇气站起来道:“我想去找皇后娘娘。”

    “正好,顺路。”端文笑着站起来,拉着她一起走。

    天色渐晚,信儿已经将他送上了床。明思归躺在床上发呆,没有注意身边的人。等他注意到的时候,信儿已经开始脱衣裳了。

    他已经十六岁,该懂人事了,也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无所谓了,也就那么回事。

    大皇子安静地等着,心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然而门外有声音,有人猛地推开了长信宫主殿的门,带着宫人气势汹汹地进来,将信儿拿被子一裹,扛了出去。

    明思归睁开眼,就看见一身侍寝薄纱的诺儿气呼呼地看着他。

    “她比我安静比我懂事比我好吗?”

    大皇子怔愣,还没来得及回答,诺儿就已经扑了上来。

    外头的门被关上了,殿里一个人也不剩,面前的女子一如幼时娇俏,骑在他身上愤愤地道:“自己没教我,我不懂你也不能怪我!”

    什么东西?明思归很茫然,她不是说她喜欢张家公子么?那他换别的宫女,她生这么大气干什么?

    诺儿趴在他胸口,跟只小兽一样闷闷地道:“你不能骑马,我才老是梦见你骑马,但是看不见脸,那人也会骑马啊,我搞错了…”

    嘀嘀咕咕的,简直是在自言自语,明思归一句话都听不明白,但是最后诺儿鼓起勇气抬头看着他道:“我要与殿下成亲。”

    明思归:“……”

    堂堂大皇子殿下,皇后嫡子,容貌倾国,才华横溢,能被一个小宫女说嫁就嫁?

    明思归扬了扬下巴,高傲地回她:

    “好的。”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拒绝过她,诺儿也从来没有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这个要求却是他十六年来,听见最让人满意的一个。

    大皇子纳妃,普天同庆。

    沈归燕高兴得不得了,拉着顾朝北商量婚事该怎么办,本就是宫里的人,就在宫里举行典礼也就足够。

    但是明思归摇头:“将诺儿送回高氏那里出嫁。”

    “为什么?”沈归燕好奇地看着自家儿子。

    大皇子一脸正经地道:“儿臣要骑马去娶她。”

    竟然说他不能骑马,他只是从来没骑过,不是不能骑好不好?

    红妆十里,高头大马,大皇子骑着一匹与自己一样俊俏的白马,扬眉吐气地朝高府而去。

    小说下载尽在.bookbao8.m - 手机访问 m.bookbao8.m---书包网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燕子声声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白鹭成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鹭成双并收藏燕子声声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