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订阅比例不足需要补齐订阅或者过几天才能看到正文哦周行衍平时说起话来一直是很利落干脆那种,向歌认识他到现在,头一次听见他用这种腔调说话。

    声线压着,尾音轻缓低慢,振着气流让人心里一抽一抽的。

    像凌迟。

    男人慢悠悠重新把预约记录放回到架子上,人走过来了坐回到她面前。

    向歌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周行衍表情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平静冷淡的看着她:“手伸出来。”

    向歌看着他眯了眯眼,不知道怎么着,看着他这么一副淡然模样,突然就生出了一点幼稚的叛逆因子出来。

    她人没动,靠坐在椅子上:“女孩子的手只有男朋友可以碰的。”

    周行衍抬起眼睫来。

    差不多一个月以前,这女人看脚的时候,也是这句台词。

    只不过此时的语调表情和当时都截然不同,挑着眉梢看着他红着耳垂,好像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周行衍唇角弯了弯:“我是医生你未来男朋友会理解的。”

    向歌心里的小火苗就被他那么平静的一句话莫名其妙地给点燃了。

    她舌尖顶着腮帮鼓了一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未来也不找男朋友,男人能当饭吃啊?”

    周行衍有点诧异地挑了挑眉。

    向歌一口气出去了,又撇撇嘴,肩膀一塌小声说了句对不起,手臂乖乖地伸出去了。

    周行衍抬手,抓着她的手腕放到面前脉枕上,手微弓起,三指搭在那段纤细嫩白的手腕上,手指修长,骨节弯着抵着她脉搏,撑出好看的弧度。

    向歌眨巴了下眼睛,刚刚的在意和绝望的窘迫感好像突然间又变得没那么强烈了。

    她垂眼看着他落在自己腕上的指尖,又抬头看着他微低了些的脸,脑袋歪了歪,突然出声道:“周医生,你能把出我的小孩几个月了吗?”

    周行衍眼睫毛都没抬一下:“这个问题你现在问有点早。”

    向歌惊奇了,这个人还真的会号脉啊。

    你到是个什么医生啊你?

    她问题还没问出来,周行衍低缓开口了:“周期紊乱?”

    “”

    你说说看你这个人是不是在明知故问?

    这个问题向歌不是很想回答,她没说话,权当默认。

    周行衍抬起眼睫来,看她:“前几天会疼的很厉害?”

    “”

    向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半天,点了点头。

    周行衍也一脸平淡:“天数和多少也不正常?”

    “”

    你他妈有完没完啊!!

    向歌耳根泛着红一直蔓延到脸侧,瞪着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唰”地一下把手从他指下抽出去了。

    女人那张从始至终保持着游刃有余的虚伪面孔今天终于出现了裂痕,黑眼亮晶晶的,带着羞怯薄怒,大睁着瞪他。

    意外的可爱。

    周行衍唇角抿了抿,没绷住,低低笑出声来了。

    向歌:“”

    真是想打死他。

    周医生一声笑出来秒变了表情,掩饰似的轻咳了声,一本正经:“你不用不好意思,我是医生。”

    向歌不想搭理他,眼神已经开始往桌上的脉枕上面飘了,心里想着现在把这东西丢到他脑袋上自己大概得赔个多少钱的医药费。

    大不了砸傻了她就对他负责,养在家里养个一辈子。

    她脑补了一下周行衍坐着个轮椅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衣,俊脸一脸痴呆相守在家门口,看见她回来以后傻子似的笑,觉得很解气。

    突然又想笑。

    她这边美滋滋地想着,那边男人又开口道:“嘴巴张开。”

    “”

    向歌一脸懵逼。

    “张。”

    她瞪了他一会儿,而后犹犹豫豫地仰起头来,张开了嘴。

    “舌伸出来。”

    “”

    向歌视死如归地闭着眼,缓慢伸出舌尖。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有声音。

    她睁开眼来,刚好看见周行衍倏地下敛的眼睫和轻微滚动了一下的喉结。

    男人垂眼低头,声音微哑:“你体内寒气重,体寒宫寒,肾阳虚,以后不能熬夜,十二点前准时睡觉,凉的不能再吃了,生冷海鲜啤酒奶茶冰淇淋还有垃圾食品全部要忌口,酸奶牛奶水果吃之前都要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到常温。”

    向歌听着,假模假样的点点头,抬眼问他:“周医生是中医?”

    “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临床,我外公是中医,所以中医学也有接触。”周行衍站起身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下头,“哦,对了,关于你的发育问题”

    他话没说完,向歌整个人一僵,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了,音量微微提高了点打断他:“我发育没问题。”

    她眨眨眼,声音放低了点儿,“没有什么大问题”

    周行衍看着她,没说话。

    清冷不带任何其他意图的视线由上至下,在领口停了片刻,划了一圈,最终重新上移回到那双眼。弯着唇边,轻声道,“哦,那就没吧。”

    “”

    “他是在敷衍我吧。”

    “或者挖苦?”

    “我感觉我从他的眼神和语气里读到了怜悯。”

    “还有点同情。”

    “那你也是挺厉害的,还能看出他这么多的情绪,我从你的医生小哥哥的眼神和语气里只能读到四个字”夏唯话音一顿,转过头来看着向歌。

    女人坐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和她对视。

    等了十五秒,夏唯泄气了:“你怎么不问我哪四个字啊?”

    “哦,哪四个字。”

    “我很冷漠。”

    向歌挑眉:“你是想说即使面对我这么好看的人接二连三的主动他都不为所动吗?”

    夏唯十分同情的看了她一眼:“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你非要用疑问句说出来吗?”

    女人没再接话,用眼神表达着她的不服气。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般,她手里捏着的葡萄塞进嘴里,抽了张纸巾擦手,而后从屁股底下把手机抽出来,划开屏幕。

    此时是晚上十点半,向歌给周行衍发了条短信过去

    周医生,睡了吗?

    稍微歪着头想了想,她后面还加了个很可爱的颜文字,发送。

    三分钟后,她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夏唯也来了兴致,脑袋凑过去跟着看。

    周行衍:睡了。

    “”

    兄弟,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吗?

    向歌一脸心塞。

    夏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行衍收到向歌短信的时候正在看电影。

    房间里灯没开,只有大屏幕黯淡的光线,茶几上手机的震动光亮显得格外刺眼,他伸手拿过看了眼内容,想也没想回了个睡了。

    回完以后,这个电影就算是看不下去了。

    周行衍面无表情的看了五分钟电影,突然从沙发上站起身,往厨房走,走到一半又折回来,弯腰从茶几上拿起手机,去厨房倒了杯水。

    端着水杯回到沙发上,他又看了五分钟电影,再次站起来。

    周行衍垂着眼看着茶几上满满的一杯水,人有点烦躁。

    已经十五分钟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

    他划开屏幕上面一条没保存的号码,四个字:

    哦,那晚安。

    周行衍不爽地眯了眯眼。

    夏唯一直在向歌家呆到了十一点,时间有点儿晚,她也懒得动,好在明天周末她不上班,就直接准备在向歌家里睡了。

    向歌给她翻了套睡衣出来,让她先进去洗澡,自己盘腿坐在床尾,捧着笔记本电脑看sn那边发过来的照片儿。

    好看的挺多,那边的龟毛事儿逼主编挺满意,连带着对向歌的态度都亲切柔和了不少,甚至询问她意见让她挑几张出来。

    向歌把附件下了解压,一张张点开来看,一圈儿翻下来觉得自己哪张拍的都美如天仙仙女下凡,非要挑出来最好看的简直是在为难人。

    向歌随便拖了几张,敷衍交差,刚发过去,手机屏幕亮了。

    周行衍:你家在御景园?

    向歌眨巴了下眼,想起之前那次梁盛西送她回的家,应该是他告诉他的。

    她看了下时间,歪了歪脑袋,回了信息。

    刚好夏唯那边从浴室里出来了,身上穿着睡衣,在擦头发。

    向歌坐在床上按着手机,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幽幽地看着她:“夏夏,你爱不爱我?”

    夏唯满眼警惕:“你要干什么?”

    “我去外面给你开个酒店,你出去睡一晚吧,我家楼下就有一家,四星级豪华大酒店。”她顿了顿,“我今晚可能会有点忙。”

    夏唯:“???你忙啥?”

    “我的初恋。”

    “你的医生小哥哥?”

    向歌好看的眼睫低垂,有点苦恼忧伤的样子:“他刚刚问我家是不是在御景园,他是不是想夜袭我?早知道我应该买套新内衣的。”

    夏唯冷笑一声:“你应该去买套吊带少女系,运动款的那种,没准儿还能带来一种不一样的效果。”

    向歌随手把身后的枕头扯下来砸过去了。

    夏唯抬手接过来抱在怀里,向歌眯着眼看着她,还要说话,手机又响了。

    她垂眸去看。

    周行衍:你饭盒在我这,我后天下班刚好到那边办点事情,顺便给你送过去。

    “”

    哦。

    没劲。

    向歌点点头,捏着手机划开锁屏,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敲出来,拨过去。

    有震动以及低低的铃声响起,男人从风衣口袋里翻出亮起来的手机,上面是她的电话号码。

    向歌唇角弯了弯,刚要挂电话。

    结果周行衍毫无预兆地,长指直接落在手机屏幕上,接起来,虚虚放在耳边。

    头抬起来,黑眸直直看着她,唇瓣挑着,声线清冷略低:“确定了?”

    向歌手里的手机保持着接通的状态,显示着通话时间的秒数一下一下的蹦,她舔了下唇边,眼睛一眨不眨:“你接起来,我就要扣话费了。”

章节目录

一见到你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栖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栖见并收藏一见到你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