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羊出生到现在, 一共也没满一年,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明白死亡的意义。猫头鹰的死,对他来说和其他小鱼小鸟的死是不一样的,因为他在猫头鹰身上投注了许多的喜爱, 他给猫头鹰喂食, 还教它飞,这只猫头鹰就是除了我和青山之外,对姜羊最重要的另一个家庭成员。

    可是现在猫头鹰死了, 它究竟是为什么死的,我不知道,可能是冷死的,可能是被什么咬死的, 但是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在这里, 没人比我更清楚, 死亡是无可挽回的,不管多么痛苦伤心,都没有办法。因为我明白, 所以我就特别担心姜羊和青山。青山还好,主要是姜羊。

    从早上发现猫头鹰死了之后, 姜羊就抱着那只僵硬的猫头鹰坐在门口, 早饭没吃,也没像往日那样给院子里的菜地浇水。我往他身边经过的时候, 看到他在偷偷抹眼泪。

    我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 走到姜羊身边坐下来。

    他低着头, 摸着怀里的猫头鹰,不说话。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他的头发又长长了,比之前稍微硬了一些,没有小时候刚出生那样软。

    “麻……”

    “嗯?”

    “猫头鹰死了。”他抽泣了一声。他很少哭的,所以这表示他现在真的很伤心。

    我应该安慰他,可是我最后说的是:“所有的东西都会死的,以后我也会死,青山也会,你自己也会,你得习惯。”

    姜羊抬起头,用有点慌乱的眼神看我,眼圈红红的,那双黄绿色的眼睛蓄满了水,样子非常可怜。我伸手抱了抱他,跟他说:“妈小时候养过一对兔子,妈妈的爸爸买的,就是那种眼睛红红的,耳朵很长,浑身雪白的兔子,它们最开始很小,我每天给它们喂食,打扫笼子,终于把它们养到这么大。”我比了比手臂的长度。

    “可是它们死了,因为吃了湿菜叶拉肚子。当时我的爸爸妈妈要把两只死兔子扔了,我怎么都不肯,哭着在地上打滚,还把两只兔子尸体装在盒子里藏在房间,然后等我放学回来,那个盒子就不见了,被我的妈妈拿去扔了,不知道扔进了哪个垃圾堆里。”

    姜羊听着,忍不住抱紧了一点怀里的猫头鹰。

    我没有停下来,继续说:“后来我爷爷死了,就是我爸爸的爸爸,他对我很好,经常给我买很多好吃的,带我到处去玩,在爷爷身边,邻居家的小孩子不敢欺负我,我爸妈也不敢说我,可是后来他死了,被装进了棺材,埋进土里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他没死,可是就是见不到了。”

    “等我长大了,我的……爸爸妈妈也死了。我吓的跑了出去,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

    “不止这些,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我都很喜欢她们,希望她们永远陪着我,可是最后她们都死了。”

    我说完,亲了亲姜羊的脑袋,“每个人都要经历这种事的,难过是没有用的,知道吗?”

    姜羊把脑袋钻进我怀里,哭喊着说:“我不要你们死!”

    我抱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姜羊,有点头疼的想,我还是不会安慰人,越说越糟了。“姜羊,妈妈的意思是,你以后会遇到更多这种事情,我希望你能坚强一点。就算是以后妈妈离开你了,我也希望你能很快振作起来,如果很难过,哭一场了就不能再继续难过了。”

    顿了顿,姜羊摇摇头,干脆把我抱得更紧。这孩子力气越来越大,我都觉得腰上被勒的有点痛。

    姜羊自己哭了一阵,我就拍着他的背,不再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擦擦眼泪仰起脑袋,举起怀里的猫头鹰说:“那我们把它埋起来,给它做个坟墓行不行?”

    姜羊现在已经明白坟墓是什么意思了,因为村子周围有不少的坟包,我们经过的时候,姜羊问起,我就和他讲过,说这些坟墓里面就埋着死去的人。姜羊想起我们之前在水库小山上埋的尸体,就问我为什么人死了要埋在土里面。

    我跟他说,因为人活着的时候太累了,等他们死了,埋在深深的土里面,就能很安静的睡觉。我这样解释后,姜羊就很理解的点点头,后来我们每回经过那些坟墓周围,姜羊就会压低一些声音,说不想吵到别人睡觉。

    如果说那时候的姜羊可能对于死亡这种概念还停留在表面,那现在,他已经深切的明白死亡代表什么了。

    “麻,猫头鹰可不可以有坟墓啊?”姜羊有点担心的问我。

    “可以有。”我说。

    姜羊勉强打起精神,“那我们给它找个很好的地方把它埋下去,让它好好睡觉。”

    “就埋在屋子旁边,那棵树下面吧。”青山的声音忽然从我们身后传来,他不知道在那偷偷听了多久了,手上还拿着一把锄头。

    屋子旁边,我们先前也清理了野草,可现在又长出来不少,因为是一些会开花的小野草,姜羊偶尔会拽着吃,所以我就没有彻底清理。现在这一片平地上长着一片的野花野草。有掐下来茎会流出**白色液体的蒲公英花和泽漆,紫色和淡紫色的紫花地丁以及通泉草,开黄花的醡浆草,尖尖粉红色的青葙,结了许多绿果子的红梗商陆……看上去是个好地方。

    这片草地旁边还有一棵不知名的大树,再过去就是几株棕树,我们之前做蒲扇就是在这砍的叶子。

    姜羊找好了地方,就在那棵不知名大树的底下,划出来一片地方,然后他就和青山一起挖坑。我给他们找了一个盒子,用来装猫头鹰的尸体。

    这个坑挖得很深,姜羊说挖的深一点,就更安静,能睡的更舒服。

    猫头鹰被埋进了土里,姜羊自己埋的土,最后还在小土包前立了一块小石碑,歪歪扭扭的写上了猫头鹰三个字。这三个字是我教他的,也是姜羊除了我们三个的名字之外,最先学会的字,虽然很复杂,但他记得很牢。

    堂屋里的空笼子放在那,里面没有了经常扑腾来去,会咕咕叫的鸟了。

    中午,姜羊睡午觉,我没睡着。

    我爬起来走出门,去了屋子旁边的空地上。结果还没到,就看到青山已经在那了。他坐在小坟包旁边,手边有一堆野花,他正在埋头把那些野花都绑在一起。

    见到我走过来,青山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脖子,张张嘴说:“我不想睡午觉,所以在这边坐一下。”

    这会儿的太阳很大,空气闷热,好像昨晚上那场暴雨不存在。我走在阳光下,看到脚边的黄花一片灿烂,有些刺眼。

    “青山,你也别难过。”我走到青山身边,像对姜羊一样摸了摸他的脑袋。他唔了一声,小声说:“我只是有一点难过。”

    说完他声音大了点,仰头看我问:“你说我们以后都会死,那如果我以后死了,我也可以埋在这里吗?我觉得这里很好。”

    “要是等我以后死了,我也能埋在家旁边就好了。”

    我愣了一下,又用力揉了一把他的脑袋,“你和姜羊比我小,到时候是我会走在你们前面的。”我坐下来,抓着手下柔嫩的青草,转头看向那小小的坟包,心里忽然有个模糊的念头。

    坟墓为什么会存在呢?或许,它存在的理由就是寄托思念?

    我忽然问青山,“你觉得这里很好,会想一直留在这里吗?”

    青山点头,“我以前说过,我要一直在这里和你们在一起的。”

    我也会一直在这里的,这已经是我的家了。今后的日子,我不会再颠沛流离,以后走得再远,这里就是我的家。

    刚在出现在我脑子里的念头清晰起来。

    “青山,你帮我去再搬一块石板回来。”我对青山说完,回屋拿了锄头,在那个小小的坟包旁边再挖了一个大坑。

    坑挖了一半,青山帮我把石板搬回来了。他要帮我挖坑,被我拒绝了。

    坑挖好,我拿着一小块炭,准备在洗干净的石板上写两个名字,待会儿用刀刻上。下笔之前,我以为自己会很生疏,但实际上我写的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特别是左边的名字,我几乎毫不迟疑,一下子就写出来了。

    之所以这么熟练,大概是因为我小时候,学校要家长签名,我怕考得不好被骂,就把这个名字照着主人的笔迹,练习了很多遍,然后偷偷地,自己写在试卷上。

    我拿着刀照着笔迹刻的时候,手有点发抖。一滴水珠砸在石板上,把墨黑色的痕迹晕开,一个点就变成了一个圆。

    青山蹲在我旁边,手足无措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的伸出手像我刚才揉他脑袋那样,摸了摸我的头发。

    感觉到头上轻柔的触摸,我擦了擦脸上的湿痕。

    ……

    姜羊午睡之后,来到这片空地上。他发现猫头鹰的坟墓旁边多出了一个大的坟墓,有点奇怪的询问我:“妈,这里面埋着谁?”

    我伸手摸了摸那两个刻的歪歪扭扭的名字,跟他说:“这里面埋着的人妈妈找不到了,但是这是妈妈的爸爸妈妈的墓。妈妈不能回去从前的家了,但是咱们现在在这里的家也很好,所以我觉得我的爸爸妈妈肯定也会喜欢这里,就把他们的墓也建在这里了,以后他们也不用在很远的地方游荡,能在这里安静的睡觉。”

    姜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说:“所以,虽然他们死了,但是现在都在这里面睡觉,就没有离开我们是不是?”

    “是。”我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章节目录

末世第十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末世第十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