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摇摇头,“回禀皇后娘娘,泰安阁并无外人来过。自从那日之后,就连平日的物资也拖欠着不怎么发放了。”

    “百合说的没错!皇后娘娘,这些银炭还是奴婢去敬事房好说歹说才寻了些过来。”岚儿见状也上前说道,一脸的不忿。

    月浅宁听罢,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她身为皇后,即便是那日在朝堂上得罪了龙飒竔,若非他默许,这些小事情还不至于连奴才都跟她过不去。

    龙飒竔的一切行为都证明,他已经摸清楚了月浅宁的脾性。所以总是在月浅宁即将要爆发的边缘,又将她身上的倒刺都抚平。

    月浅宁受够了这样被龙飒竔玩弄的感受,她不想再这般纠缠下去了。否则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两人一定会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

    深吸一口气,月浅宁说道:“百合,替本宫更衣;岚儿,你去御书房或是养心殿,找到况公公。就说本宫今日会给皇上准备晚膳,亲自送去养心殿,就不必让御膳房准备了。”

    仿佛月浅宁刚才还因为克扣而大发雷霆,此刻却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要对皇上尽心了。不过大家也都只当月浅宁是突然开窍,要重新赢回皇上的宠爱罢了,自然不会觉得有何奇怪之处。

    毕竟在这后宫之中,哪怕是月浅宁贵为皇后,也不得不对龙飒竔低头。

    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袍,月浅宁去了泰安阁的小厨房,开始亲自动手准备给龙飒竔的晚膳了。这次月浅宁没有让任何一个人c手,哪怕是挑选食材和洗菜这些小事,也都是月浅宁亲手一点一点的做着,谁想要帮忙都被月浅宁赶了出去。

    好在月浅宁回到泰安阁的时候也不算晚,这才有了充足的时间来准备给龙飒竔的晚膳。不过时间太久,月浅宁完全准备好之后,竟然离晚膳时间不足半个时辰了。

    “来人啊,替本宫更衣梳妆。”月浅宁体力有些不支,出了小厨房站了片刻,才让百合扶着自己向着内殿走去。

    直到一切准备完毕,月浅宁这才发现半晌都没有见到岚儿的身影了。

    “岚儿人呢?本宫交待的差事莫非这么难办不成?”月浅宁原本做了好几个时辰的药膳,早已累得不想动,此刻张口自然颇有威慑力。

    一个小宫女战战兢兢地行礼说道:“启禀皇后娘娘,岚儿姐姐自从按您的吩咐出去之后,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奴婢们都陆续出去找过,也没有发现岚儿姐姐人在哪儿……”

    岚儿不见了?

    月浅宁心中突然有些不祥的预感,莫非自己派岚儿去传个话,中途还发生了什么不测吗?只是岚儿为归,也不知自己的旨意是不是传给况世良了。

    这晚膳究竟送还是不送……

    一屋子的人正愁眉苦脸着,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状况。若是不去,月浅宁这半日的功夫就白花了,可若是去了,皇上动怒了又该如何……

    正在这时,忽然从外边传来一声公公尖细的嗓音——“皇上驾到!”

    真是说曹c,曹c到。月浅宁不由得扯了一下嘴角,不知道龙飒竔这又是什么把戏。只是不管龙飒竔意欲何为,月浅宁今夜都铁了心,一定要跟龙飒竔把话说清楚,做个了断。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月浅宁端庄地给龙飒竔行了一个礼,身后的宫女太监自然也是随着月浅宁一起行了礼。

    龙飒竔挥挥手,示意众人都下去。月浅宁起身的时候留意了一下,果不其然发现岚儿是随着龙飒竔一起回来的。

    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岚儿竟然在外逗留了这么久也不见回来。好不容易见了人,竟然还是在龙飒竔身后,怕又是龙飒竔的旨意吧。

    “我听岚儿说你为了我,亲自下厨做了晚膳?”龙飒竔有些好笑地说道,走到桌前坐了下来,看着梳妆一新的月浅宁。

    月浅宁点了点头,然后将桌上的膳食上扣着的盖子一一掀开来。

    这动作分外眼熟,仿佛月浅宁为龙飒竔解毒之日就在昨日一般,让人记忆犹新。

    “臣妾手拙,也不过是些皇上吃腻了的药膳换个花样罢了。若是皇上嫌弃,那臣妾叫她们来撤了便是。”月浅宁没有给龙飒竔夹菜,倒是自己先吃了起来。

    一把握住月浅宁的手,龙飒竔带着些微凉的怒气,“怎么,半日不见,脾气变大了不成?难不成谁敢欺负皇后吗?”

    这明知故问的话,在月浅宁耳中让她听得有些膈应。随之便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直视着龙飒竔。

    “龙飒竔,算我求你。”月浅宁站起身子来,准备给龙飒竔跪下。

    好在龙飒竔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拉住,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钢筋铁骨的胳膊,狠狠地勒住了月浅宁的纤腰,痛感清晰。

    “你求我?浅宁,就当是我求你了好吗?”龙飒竔偏过头去,隐忍着将自己的头放在了月浅宁的脖颈处,微不可闻地叹息道:“不要闹了,乖乖呆在朕身边,好吗……”

    这近乎是祈求的话,听在月浅宁的耳朵里,直直地刺激着月浅宁的心脏。

    只是一瞬,月浅宁还是恢复了神色。

    “龙飒竔,我只想要你一纸休书。其余的,皆可商谈。”月浅宁的话音未落,便感到腰上的胳膊松了开来。

    龙飒竔知道月浅宁从来都是敢说敢做之人,即便自己不答应,她也绝不会就此罢休。可他早已将月浅宁当成自己真的皇后,如何是说休便能休的。

    “好。不过浅宁,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龙飒竔说着,握住了月浅宁的手,“给我生个孩子吧,我们两个的孩子。”

    月浅宁听得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立即将自己的手从龙飒竔的手里抽了出来。

    “皇上,您还是用膳吧。这件事先放放,急不得。”月浅宁想要错开话题。

    龙飒竔提出的要求,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生个孩子,那两人之间的牵绊就更多了,月浅宁还如何能出宫去逍遥自在一段时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既然你不着急,那便先等等。”龙飒竔顿了顿,复又说道:“若是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我随时奉陪便是。除此之外,你的要求没得商量。”

    月浅宁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了龙飒竔一眼,自顾自地拿起筷子。

章节目录

废后归来:绝宠后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灰小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灰小可并收藏废后归来:绝宠后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