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静待24小时或补足百分之五十。

    戚元帅瞪他一眼,哪怕有人工培育, 精神力越高能得到的孩子也就越少。他要能多生几个, 干什么只要一个, 不说儿子,有个闺女当贴心小棉袄也好啊!紧接着他想起来白槿的精神力低啊, 哪怕自家孙子的高,但平均一下……

    “要不, 你多生几个?”戚元帅眼睛有些亮。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 帝国元帅老了提起重孙, 也就像是个普通老人一般。白槿坐在那里, 一本正经的逗他, “那要姓白。”

    “管他姓什么, 只要你肯生就行。”戚元帅倒是很痛快。

    白槿嘀咕, “肯定是我生啊,戚嵘也得能生才行。”

    戚元帅没听清, 满心都沉浸在以后要有很多个重孙的喜悦中。好在他及时醒悟, 知道这事强求不来, 白槿也生不了。他们俩注意是要用人工培育,而且孙子精神力太高,本就不易有子, 日后恐怕顶天也就两个。

    却不知道,白槿是真能‘生’。

    他可是仙人掌啊, 见过那种植物的谁不知道, 把瓣掰下来往土里一种, 只要好好养,保证能活。所以他是真的想生一个生一个,想生一打生一打。身为成精的仙人掌,他身上能掰的瓣多了去了。

    严格来说,别说百八十个,千八百都不成问题。

    白槿悠悠然的,完全不觉得这有多么惊悚。他把茶喝完,然后跟戚元帅要了自家便宜爹的光脑号,然后发了点东西过去。

    “是什么?”戚元帅问。

    白槿直接点开,里面只有一句录音:“我告诉你,白家不欢迎你,你也趁早别想着回来了!”

    白夫人说的,白槿顺手给录了下来。

    戚元帅这会儿幸好没在喝茶,不然一定一口喷了。这小子,也太贼了,气完人不说,还得再挖这么个坑才行。

    白槿笑得一脸愉悦,“这女人回去肯定不会实话实说的全交待了,只会说是我怎么也不肯回来。”若说平时白岂荣也就信了,毕竟白槿的张狂他是见识过一次的,但这次嘛……“有了这份录音,白夫人怕是有口难辨。”

    戚元帅首次觉得,他家孙子,好像,似乎,肯定是在这些歪门邪道上,战胜不了他媳妇了。

    不过家里有一个善权谋的,他那个孙子打仗没了后顾之忧,很是不错。

    戚元帅再次觉得自己眼光好,甚至连之前精神力暴动也暴动得好。如若不然,他孙子肯定不会想着要娶媳妇,也就碰不到白槿了。

    白槿也很开心,毕竟刚过来时那种境况,他还以为要收拾一个大烂摊子呢,谁曾想会是这般发展。自己看中的身体虽然没穿成,但到底天天就在身边而且想撩就撩,对方家里人对他也好。

    至于那些白家人,白槿还不放在眼里。不来惹他还好,来一个他整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又陪戚元帅聊了会儿天,后者便有事去忙了,白槿也没动弹,就那么靠在那里眯着眼睛。

    这里的科技太发达,椅子做得十分舒服,还有按摩功能。按下一个按钮之后,更是变成了小型的躺椅。再拿过桌上的主控面版,模拟出阳光照射,还有细微的雾状水气喷涌而出,身在其中自是相当享受。

    白槿眯着眼睛想,以前他还需要靠灵力,现在科技什么都办到了。

    不过到底是需要提前安装程序的,不像他,随手一挥就是一排水幕。只可惜这具身体现在还太弱,哪怕神识还在体内灵力却少,所以恐怕一时半会儿,白槿是做不到那些事情了。

    不得不说,对植物而言,享受阳光的照射的确是一件特别舒服的事情。

    懒懒的躺在那里,白槿甚至就懒得动了。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事情,便干脆享乐到底了。

    脚步声响起的时候,白槿都快睡着了,所以也并不想睁眼。这戚家几个人的脚步各有不同,能踩出那种节奏感特别强,每一步都仿佛定好了似的步子的,也就只有戚嵘一个人了。

    只是今天他的脚步要略快一些,差别不大,白槿迷迷糊糊的,心道换个人估计完全感觉不出来。

    看到他,戚嵘脚步一顿,整个人都松快起来了。

    脚步放轻了不少,走过去垂眸瞧着这个人。不得不说,闭眼安睡的白槿比平时乖巧多了。只可惜安静不过三秒,睡美人就睁开了眼睛,一脸的不悦,“你挡到太阳了。”

    然后伸手把他往旁边扒拉了一下。

    戚嵘:“……”

    戚嵘只得默默让开,他怎么忘了,这家伙酷爱阳光,时不时的晒一下,也亏得皮肤好晒不黑。

    转而又想起自己今天买了件礼物,同这人上一世最爱的白芒相似。

    只不过那一个不知道是白槿从哪弄来的,鬼机灵得很,他买的这个却是要普通一点,好在也差不多。

    想着,戚少将已经将礼盒递了过去。

    白槿挑眉扫他一眼,将礼盒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只小凤凰。当然不是活物,而是机器人。

    “……这东西?”他抬眸看向戚嵘。

    戚少将问:“喜欢么?”

    白槿瞅着眼前这玩意儿,这要放到他以前呆的时代是挺稀奇的。但搁现在,这玩意儿都是十岁以下的小朋友的玩具。

    能飞能跑,还能说话。只不过便宜的智商不会太高,只有一些简单的对答。贵一些的却已经初具智能,可以同人做简单的交流。想也知道,戚少将送的不会是便宜货,但这东西……

    他看起来很像是十岁以下么?

    白槿目瞪口呆,然而瞧见戚少将那一脸献宝的模样,终究是没打击他。

    “还不错。”他说。

    戚嵘点了点头,半点儿不意外。他记得上一世他们关系不好,白槿就养了这么一只机器凤凰。一人一鸟经常聊天,有很多‘机密’,他就是听到他们俩对答出来的。

    虽然这一世戚嵘自觉不会让白槿无聊,但对于其喜欢的东西,找不到原主,替代品也要补上。

    “我会对你好的。”戚嵘郑重道。

    白槿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话了,虽然不知道这姓戚的为何莫名对他情根深种,但显然他不讨厌就是了。

    毕竟是自己一眼就看上的身体呢。

    白槿轻轻的‘嗯’了一声,应下他这句话闭上眼睛继续晒太阳。身边的戚嵘就那么坐在那里没动,有好几次欲言又止的。虽然看不见,但到底感观太强,白槿终是忍不住又睁开了眼,问:“还有事?”

    “有。”戚嵘毕竟本就是个干脆利落的人,犹豫这么久已是奇事。此刻倒也不藏着,直接问:“你没回电给沈云疏?”

    白槿一脸无语。

    戚嵘也知道上一次让他接,估计就是不想理姓沈的。但毕竟那两人之前关系实在亲密,让他不能不在意。此刻被白槿一脸看白痴的瞧着,顿时就不自在起来,绷着一张脸,故作平静道:“他好像在找你。”

    “哦。”白槿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戚嵘坐不住了,“哦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找我很正常,毕竟我把他拖黑了他联系不到,只能另想他法。”白槿侧头笑着调侃他:“戚少将不也是因此,觉得我没主动联系他么?”

    戚嵘:“……”

    吃醋被人发现,戚嵘实在不想说话。

    白槿却似笑非笑道:“用光脑联系不到,他肯定想制造偶遇。不巧我出门几次都是跟你一起,他又不可能直接闯到戚家来。毕竟……”毕竟要谈的事可不适合光明正大的来,沈云疏可不就是急了。

    “可我再有两天就结婚了,这两天连全息都不想上呢。”白槿慢吞吞的补充。

    戚嵘:“……”

    想想他之前急着赶回来,就是得到了消息,怕这人全息里跟沈云疏见了面。戚少将顿时不想说话,干脆利落的拆开‘玩具’,将那小凤凰开了机。

    白槿顺手拨弄了一下,就听到一声暧昩的轻喘:“啊,好舒服!”

    咳!!!

    戚少将,请解释一下,你买一个会**的凤凰是准备干什么?

    戚嵘也很冤……“我跟他们说,不是买给小孩儿的,是送大人的。”谁知道就推荐了这么一款!!!

    毕竟他还年轻,太年轻了。

    然而如今,这么一个天才药剂师说他要去指挥系或者机甲系?

    “……”淡定如戚嵘,这一刻都不由得失声问:“指挥系和机甲系?难道不是药剂调制么?”

    戚元帅的反应则是:“什么药剂调制,小槿以前学的是机甲制造。”

    戚元帅以为自家孙子是没了解清楚,于是给他解释,“但成绩并不好,可见天份不在这儿,所以你郑伯父觉得,借着这个机会,或许可以换个专业。”

    戚嵘:“……”

    戚嵘只是看着白槿,头有些疼,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你学药剂调制吧,你日后会在这方面大放异彩?

    估计戚元帅和白槿能当看傻子的看他。

    但他又怎么能让这么一个天才药剂师去学机甲或者指挥?白槿的天份有多高他太清楚了,又怎么会希望他的天赋被埋没。

    “小槿,你要不,再想想?”戚嵘劝说道:“药剂调制多好,我见你前段时间不是也在看这方面的资料么?”

    戚元帅也道:“是啊,再想想。”

    “不用想了。”白槿说:“我前段时间看了近半个月,啥都没看懂,可见在这方面,我比机甲制造还没天份。”

    戚嵘心道怎么可能,你一定是感觉错了。

    白槿已经跟戚元帅道:“就这么说定了,出去有人问起,也这么说。”

    “出去有人问起……”戚嵘顿了下,他那颗总是对阴谋无感的心难得的在碰到跟白槿有关的事情时敏感了一回,“你难道是觉得……?”

    戚嵘突然想起,上一世他们回来时,爷爷已经去世了,所以并不存在‘神药’的事儿,也不存在突然大好。也根本没有什么人问过白槿要报什么专业,还是这人主动提及,然后他让副官去办的。

    但上一世,他也没这么重视白槿,别人跟着不看中也实属正常。

    可爷爷的事情,那瓶药剂连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在亲眼看到前,不也觉得这事儿扯淡,旁人又怎么会怀疑上还特意打探白槿对药剂的看法?

    “监控坏得时间正好我们刚到,加上你们又对我实在太好,肯定要有人怀疑我是不是做了什么。”白槿往他身上一靠,懒懒道:“只是这事儿没证剧,又太离奇,也就只能想想,更大的,还是怀疑你弄到了什么药。”

    “正是如此。”戚元帅皱了皱眉,“只是这郑家,同我戚家一向是交好的……”

    “人家也不一定是有坏心,只是好奇心谁没有。”白槿说:“这事儿也不是谁问谁有问题,毕竟离开学没多久了,到时候我必定是要选个专业的。”

    “也是。”

    戚元帅笑道:“还是小槿看得通透。”

    他到底是没问那药是怎么回事儿,在他看来,要是能说早就跟他说了。到如今孙子没提,那就是这事情不好说。只是戚元帅哪里知道,他孙子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戚嵘最在乎的倒不是这个,而是,“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毕竟就算去学药剂调制,你也是初学而以,那些人最多加深下怀疑,只要稍一探查就会打消的。”

    他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儿杞人忧天,为了这个放弃药剂,对白槿来说太不值了。

    白槿却是不太在意。

    “不就是换个专业么,开机甲多好玩,等我学会了就拿凌风试试手。”他随口说完,就见其他两个人都沉默了。

    戚元帅不忍打击孙子爱人,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了一下上楼了。

    至于戚嵘,戚嵘一脸无语,十分怀念上一世的自己。若是那时候,肯定他就能十分不客气的怼上白槿一句,完全没有不忍心了。

    只是他不怼,凌风忍不住了,“你竟然想驾驶我,你脑子想坏掉么?”

    话虽然难听,但确是实话。

    戚嵘甚至都不能斥责自家机甲一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只能默默的让其闭嘴,别再刺激人了。

    要说机甲制造和药剂调制这两门功课可以靠天份和努力补足的话,开机甲却是只能靠精神力的。精神力高的不一定开得好,但精神力低的一定开不好,如果强求,可能还会被里面繁复的程序弄得精神崩溃。

    所以凌风才问白槿,脑子想坏掉么?

    机甲不懂委婉,说得太直白了。戚嵘不会哄人,于是有些无措。

    好在白槿看着也没多在意,只是不咸不淡的扫了一眼凌风,然而一说话又全暴露了,“敢瞧不起我,早晚把你拆了。”

章节目录

全身都是刺[星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竹亦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亦心并收藏全身都是刺[星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