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高贵冷淡的顾先生竟喜欢吃这种食物?司南栎一时没控制住,把红果果的惊讶呈现在了顾御垶面前。

    “快去。”顾御垶被司南栎这眼神盯得有点不自在,他以为司南栎是在惊讶他帮司南栎买辣条的事情,毕竟他到现在也没想出,为什么他会那么自然的出钱给司南栎买辣条。

    看见他想要,就买了,像是本能一样的。

    “哦,好!”司南栎被冷冷的声音一激,收敛了表情只拿了那袋子一级晶核默默的朝摊子走去,他以为是知道了顾御垶这特殊的爱好,导致顾御垶有点恼羞成怒,便不敢再多说。

    两人不一样的脑回路奇异的在这里达成了共识。

    自以为真相了的司南栎还决定一定要对这事守口如瓶,免得传出去被坏了形象的顾御垶算账。可是,他现在的紧要任务却并不在那儿,而是眼前正凶残挤摊子的大妈大叔们。

    如果是以前那么胖,应该很好挤进去吧?这个堕落的念头在司南栎脑海里一闪而过。

    老大发了命令,再难也要做到!司南栎深吸了一口气,单薄的身子跟个炮弹一样向摊子冲去。不想去跟大妈们挤,司南栎挑了一个全是男人的位置撞过去,别说,在空灵镜里训练出的那股蛮力还真把几个大叔给撞开了。

    趁着被撞开的人还在愣神的时间,司南栎飞快的冲进去买了20包牛板筋,又飞快的冲回了顾御垶身边,气喘吁吁的把装着牛板筋的小黑口袋递给了顾御垶。

    但顾御垶并没有接,直接忽视了司南栎费劲抢回来的牛板筋,盯着他的头看了几秒钟的时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方小帕子,抬手往司南栎头的方向伸去。

    修长的手指手离自己额头越来越近,甚至都能感受到上面散发出的冷气,司南栎以为顾御垶是要给自己擦汗,便尴尬的向后躲了躲,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咱们只是假装的情侣,现在又没有外人,不用装的那么像啦!

    马上就要触到司南栎前额的手指顿住了,顾御垶点点头,连帕子带手一起收回,正好他也不是很想。

    赶紧掏出纸巾擦了擦脸,司南栎却发现脸上根本没有汗啊,有点奇怪的看了已经继续往前走的顾御垶一眼,司南栎默默的把拼死拼活抢回来的牛板筋收回到空间里,万一被人误会是他要吃就不好了。

    不过,既然你不吃,干嘛还让我去抢!幸好他们不是真的情侣,要是他男盆友这样对待他辛苦抢来的东西,他一定会让那人好看的!

    司南栎慢悠悠的跟在顾御垶后面,一张好看的脸上充满了不忿,顾御垶这完全是在耍他吧!不过这也侧面证明了,虽然他做不到在丧尸群里来去自如,但抢东西还是蛮在行的,也算是他除了空间以为的另一大用处?司南栎苦中作乐的想着。

    作为大型基地的外围基地,这里的夜市还是很热闹的,但人一多,就容易出乱子。

    过了刚刚抢辣条的摊位,司南栎见识到了更疯狂的抢压缩饼干队伍。黑压压的人群把整个摊子都掩盖完了,不时传出几声高分贝‘我的、我要’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打群架呢。毕竟跟只能解馋垫底的辣条比起来,这可是正真能一小块就填饱肚子的东西,居家旅行打丧尸的必备神器。

    司南栎站在那里看了一下下热闹,庆幸顾御垶不喜欢吃这玩意,不然打死他也抢不回来。

    所谓乐极生悲,司南栎刚庆幸完,抬头就看不见了顾御垶的踪影。

    不带这么玩人的,明明刚刚一直走的很慢的!司南栎在心里哀嚎,他是算准了不会跟丢,才分神看了一下,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这人怎么就不见了!

    小跑着上前几步,司南栎四处张望,不放过每一个热闹、冷清的摊子,但直到把这条街走完,也没能找着顾御垶。

    “奇怪,这人跑哪儿去了!”司南栎摸着下巴,思考要不要进去街道尽头唯一一条黑漆漆的小路里找找,但心里又觉得顾御垶不太像会进去的样子。

    事实上他的直觉是对的,顾御垶确实不会进去,因为他此时就站在离司南栎不远的石墩后看着司南栎纠结,就想看看司南栎什么时候能发现他。

    一直注意着司南栎的顾御垶,早在司南栎看热闹的那一刻就停下了脚步,并鬼使神差的往回走到了他身后,只是当时司南栎看得太专注没发现罢了。之后顾御垶又故意放轻了脚步声,远远的跟在司南栎身后,看着他捉急的找自己也不坑声,甚至还在司南栎回头的时候故意躲开,也是坏坏的。

    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距离,就这样硬生生被拖了一整条街。

    天黑了不要一个人走偏僻的地方,这条定律不仅对女生适用,对好看又有钱的男生也同样适用。

    就在司南栎放弃小黑路,准备回到街上继续寻找的时候,从小黑路里窜出了四个穿着流里流气的男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轻佻的说:“小美人,别急着走啊!”

    像是被劫色的司南栎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这被人劫色,他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毕竟以前都是别人害怕被司南栎劫色。

    见司南栎如此淡定,那几个小流氓反倒不淡定了,以为他是有帮手,便只留一个看着司南栎,其他三个警惕的在四周查看了一下,直到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又走回来,在留守的那人耳边小声道:“谦哥,我们仔细看过了,只有他一个人,他那个朋友没有在这里!”

    闻言,被称为谦哥的人才放心的笑着说:“小美人,你别想跑了,你的朋友不在这里,你一个普通人,是打不过我们四个异能者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震慑司南栎,那人首先就亮出了他们异能者的身份。

    司南栎默,他本来还真想转头就跑。可现在看来,这些人是早就盯上自己了,而且一对四,还是四个异能者,他还能跑得掉么?他现在只希望,顾御垶能快点找到自己。

    见司南栎紧锁着眉头不说话,其中一个黄头发男生扯着谦哥的袖子,小声商量:“不然我们别吓他了,他好像很害怕?”

    谦哥一把拍上了他的黄头发,恨铁不成钢道:“小黄,我们是来打劫的,就要吓到他越怕越好,ok?!”说完,谦哥就把黄头发男生推攘到后面去,不让他再讲话了,生怕被司南栎听到短了自己这边的士气。

    不过思考了一阵,谦哥还是收了流氓般的笑容,只对司南栎嚣张道:“小美人,今儿哥哥心情好,你要是识相点儿,把你身上的晶核都交出来,哥哥就放过你!”

    原来不是劫色,是劫财,那就好办多了。

    司南栎刚放松下来,忽然想起晶核他也并没有啊,不禁后悔刚才买辣条的时候没有把另一包二级晶核一起接过来。

    “小美人,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你好好考虑考虑,到底是命重要还是晶核重要!”见司南栎眉头越皱越深,谦哥阴测测的威胁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当然是命重要!司南栎想也不想的在心里答道。

    可他确实没有晶核啊,不知道用物资来抵,他们会同意不?不过这样一来就会暴露空间异能,会不会把他们激得更贪心?

    在司南栎纠结的时间里,抢劫小分队也在开内部会议。

    “谦哥,你说他会不会在买牛板筋的时候把晶核用光了?”

    “对啊对啊,万一晶核没在他身上,在他朋友身上怎么办啊?”

    “还有,他要是不同意怎么办,难道我们真的要杀了他么?”

    说最后一句话的又是那个黄头发男生,说的时候他还被自己吓得抖了一下,又被谦哥给拍了头,训斥道:“瞧你没出息的样子,我也就吓吓他,怎么可能真的杀了他?被城管发现还要不要活了?!”

    黄头发男生这才恍然大悟:“对哦,我怎么忘了还有城管!”

    这里说的城管可不是末世前那种管小摊小贩的城管,而是管理整个基地日常秩序的人,跟末世前的警察差不多职位,但权限要比警察宽多了,比如说随手处理一个违反基地规则的非异能者,那是分分钟且不会受到任何责问和惩罚的事情。

    有权,就是这么任性!

    当然,那权限仅限于普通人,对异能者就另当别论了。

    而这被普通人当做神圣条款不能跨过的基地规则,其实就跟以前的法律条款差不多,其中自然包括了不得抢劫、杀人一类的,所以基地才能不断往好的方向发展,不然人人都想着发歪路财,也没人建设基地了。

    “不管他身上有没有,都要试了才知道!”很快三分钟就过去了,谦哥也下了最终决定,痞笑着带着另外三个人走到司南栎面前问道:“怎么样,小美人考虑好了么?”

    我能说没有么?

    在四人走过来的时候,司南栎暗自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把匕首,握在背在身后的手里,打算等他们近身的时候打他们个出其不意试试,大不了实在打不过的时候就先躲进空间,后面再让顾御垶来干掉他们灭口好了。

    所以,司南栎只诚恳的看着谦哥,用了最简单明了的四个字回答:“没有晶核。”

    谦哥的痞笑一下变成了冷笑,威胁道:“哥哥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另外三个人也配合的做出凶狠的样子。

    其实他只喜欢喝葡萄酒,司南栎独自冷幽默了一把,明白是躲不过了,握紧匕首准备先下手为强。

    说动手就动手,不待那四人吐出下一句话,司南栎迅速的一个侧踢腿朝着排排站的四人扫过去,电光火石之间,一个侧踢腿居然顺势踢倒了毫无防备的两个人。

    至于剩下的两个嘛,一个被司南栎亮出的匕首吓得愣住了,一个被司南栎的匕首抵在了脖子上。

    异能者这么容易被撂倒?司南栎狐疑的看着不中用的几人,快速把谦哥拖到自己身前并退后几步,抵在他脖子上的匕首都快扎进肉里面了,防止他们反应过来使用异能对付自己。

    “你们要敢动手,就看看是你们的异能快,还是我的刀子快!”结合四人的表现,司南栎越加肯定了他们只是刚激发或者激发异能不久的初级异能者,毕竟高级一点的异能者,在不知道他有空间的情况下,都不屑于来抢他一个普通人。

    愣住的三人被司南栎的厉声威胁惊醒了,地上的两人立刻站了起来,然后三人对视一眼,朝司南栎的方向步步紧逼。司南栎被逼得继续一步步后退,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加重,刺激得三人脸上更不好看,就在司南栎以为他们要用异能的时候,那个黄头发男生却出人意料的开始求饶起来:“大哥,你放了谦哥吧,谦哥他不是坏人!”

    “小黄!”被挟持的谦哥不满黄头发男生的示弱,不顾都在脖子上割出血痕的匕首吼道,并示意另外两人放点狠话。

    可另两人见谦哥脖子都出血了,也顾不得抢劫的事情了,加入了黄头发男生的求饶行列,生怕那匕首再进两寸:“小美、不,大哥,你冷静点,把刀子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对对对,只要你把刀子放下,我们什么都可以谈!”

    场上的情况瞬间发生了反转,面对小心翼翼哀求的三人和不屈服的人质谦哥,司南栎升起一种他自己才是劫匪的错觉。

    “你们站住。”即使这样,司南栎还是没有一点放松,制止了三人继续靠近的动作,全身的肌肉一直绷紧着,随时做好了逃生准备,毕竟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麻痹他的手段。

    “好好好,我们站住,你别冲动别冲动!”三人听话的站着不动了,可怜巴巴的看着司南栎。

    他们这熊样气得谦哥连被划破皮的痛觉都感受不到了,在心里后悔不该带他们这几个蠢孩子出来干这事的,也怪他自己,本以为是挑到一个软柿子好捏,没想到却踢到一块硬石头,还把自己折在了里头。

    看着依然在缓慢流血的脖子,黄头发男生咬咬牙,对司南栎说出了真相:“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异能,你能把刀子放下来么?谦哥脖子一直在流血!”

    这话一出,谦哥在心里暗叫完蛋了,本就处于劣势的他们,还可以说异能吓吓司南栎,可这下好了,被司南栎知道他们还没有异能,不是情况更加不妙!

    说好的四个异能者呢?司南栎也是无语了,他说怎么异能者这么好对付,怎么他们全都不用异能攻击他,原来竟是假的!但他还是不会放人的,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胶着状态。

    看着仍旧不肯放人的司南栎,那三人都快急死了,其中一个心理都升起了兵行险招的想法,也就是此时,看够戏的顾御垶终于走了出来。

    这无异于雪上加霜,三人见司南栎多出一个一看就不好惹的帮手,脸色变得煞白。谦哥从顾御垶走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加上同伴那绝望的神色,便狠了狠心,示意他们先跑,但三人均摇摇头,忍着害怕留了下来。

    “御垶!”没心思追问顾御垶为什么不见,此时的司南栎见到他只有安心。

    顾御垶点点头,走到他身边站定。

    有了顾御垶在,司南栎也不怕这几个小流氓了,爽快的撤下了匕首,一脚踹谦哥屁股上,把人给踹到三人组那边了。

    三人没想到司南栎在这时候放人,被突然扑过来的谦哥差点撞倒在地,才连忙扶住了人:“谦哥,你没事吧?”

    一人掏出纸巾,手忙脚乱的擦拭着谦哥脖子上的血,被谦哥一把推开了,只对着司南栎和顾御垶道:“今天的事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要打要杀都冲着我来好了,请你们不要牵连他们!”谦哥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英雄气概,跟刚刚调戏这要劫财的小流氓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然而另外三人却并不领情,纷纷主动跳出来承认错误,为了增加可信度,还主动说了这起劫财案的详细始末。

    原来他们兄弟几人是在二人买辣条的时候注意到两人的,当时他们只是感概,并没有起坏心,然而之后看见司南栎独自出现在这里,加之周围又没有人,才大起胆子起了贼心。

    “你们怎么知道我没有异能的?”这是司南栎最奇怪的地方,若说他们都是异能者,能感受到他身上没有异能波动,那不稀奇,但他们四个又都不是,还能分辨出他不是异能者,就有点稀奇了。

    几人没有立即回答司南栎的问题,而是对望了一会儿才支支吾吾道:“我们是猜的。”

    猜的?司南栎才不信!

    好吧,能猜到顾御垶有异能很正常,毕竟人家自带高手范儿,但凭什么就猜他没有异能了?估计这才是司南栎不信的最大理由。

    通过这一小段时间对几人的观察,司南栎已经知道了他们当中做主的应该是这个谦哥,便直接点名让他开口。

    一开始那个谦哥还打算说说谎,可在顾御垶洞察一切似得冰冷目光中,不自觉的说了实话:“因为我能察觉到别人有没有异能。”

    在强大的武力面前,所有敌人都是纸老虎,面对司南栎的时候,谦哥还有勇气挣扎一下,但面对顾御垶的时候,那浓重的危险感让他不得不把实情说出来,以期他们两心情好,能放自己几人一马。

    这个谦哥名叫刘谦,跟春晚的著名魔术师刘谦同名,经常被别人取笑,叫他变个魔术来看看,在末世到来的时候,还真变魔术般的也爆发了异能,不过是一个比较鸡肋的异能——感知。

    顾名思义,感知这个异能可以用来感知别人是不是异能者,但只在10米范围内和不高于自身异能等级三级内有效,就像今天顾御垶出来的时候,如果不是他故意释放了威压,刘谦连危险都不会察觉。

    靠着刘谦的这个鸡肋异能,四人小团伙在基地过得虽不算好,但也从来没惹到过异能者,平安的过了几个月。直到前段时间,他们无意中得罪了身为普通人的二把手基地,从此之后被那人追着报复,几乎都接不到活干,赚不到晶核。一段时间过去,不多的存款被他们用完了,已经饿了一天多的几人正好碰见落单的司南栎,这才让他们今天冒险决定铤而走险一把。

    “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想过伤害他,只是想抢点晶核。”刘谦做着最后干巴巴的陈述,他也知道这很无力,并不能改变他抢劫的事实,虽然没抢到。

    “你想怎么办?”顾御垶对他的说辞不发表意见,只询问司南栎。

    司南栎认真想了想,怪不得他能那么轻易的撂倒他们,原来是没吃饭啊!虽然这帮人某种程度上也挺可怜的吧,但抢劫自己还真不能放过,看在他们没有真的伤害之意的份上,就从轻发落,让他们赔点精神损失费就算了:“既然你们今天是想抢晶核,那么这样吧,你们一人赔100个晶核给我,这事就算了,不然……”

    一道冷光从司南栎眼里闪过,那笑着的明艳脸庞让刘谦生出一丝丝危险的感觉,他刚才怎么就会以为这个男人是无害的?

    无奈之下,四人只得答应了这个条件,互相交换了地址,求司南栎宽限几天,说赚齐了就给他送过去。

    想什么来什么,正愁没有小金库就有人送了上来,司南栎乐颠颠的跟着顾御垶回去了,心想这样的抢劫多来几次就好了,他也就能变回富二代了,只可惜这次的人实力不怎么样,不然他还想多要点的说。

    两人走后,欠下巨款的四人小声商量道:“不如我们跑路怎么样?”

    提出这建议的黄头发男生又被刘谦一把拍头:“有时间想这个,不如想想怎么去赚晶核吧!”

    你以为他没想过跑路么?他比谁都先想到!可司南栎最后给他的感觉,还有旁边那个极度危险的顾御垶,让他本能的觉得如果跑了会更悲惨。

    不管那边四个人思考如何用生命去赚晶核,司南栎和顾御垶已经悠闲的再去逛了个街后回到家了。

    “老大、大嫂,你们回来了!”文斯青打完招呼后拉住满面笑容的司南栎,奇怪的问道:“大嫂,你头发上顶的个啥?”

    “头发?”司南栎同样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摸到一个滑溜溜的东西,拿下来一看,顿时把那东西甩出去,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冲进了洗手间。

    屋里玩耍的众人被这声惊叫吸引了过来,纷纷跑到玄关处关心的问道:“大嫂这是怎么了?”

    文斯青也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把视线移到地上的东西上,示意他们自己看。

    众人看到地上躺着一片留着绿水的腐烂白菜叶,还发出了一点臭味,捂着鼻子嫌弃道:“谁呀,居然把烂叶子扔这里,太不道德了!”

    “就是,都末世了,居然还浪费粮食,可耻啊可耻!”

    文斯青没有说话,手指往洗手间的方向一指,各种嫌弃的声音瞬间噤声,刚刚还说浪费可耻的刘陶在众人的闷笑声中,默默用纸包着把烂白菜叶捡到垃圾桶扔掉了。

    与此同时,洗手间的司南栎用了三次洗发水洗头,在刚才摸到烂白菜叶儿的地方搓了十几分钟才算放过了那片搓红的头皮。

    什么时候自己头发上有片烂叶子的,他居然都不知道!司南栎在心里直犯恶心,虽然他没有洁癖,但他最讨厌腐烂的蔬菜,尤其是那股子难闻的臭味儿,简直受不了,他就想不通了他之前那么长时间怎么就没闻到!

    被烂白菜叶打击到的司南栎连放在雷修那里的司安凌都忘了去接,就径自回了屋子,怏怏的窝到剩下的半边床上去了。

    左等右等等不到司南栎来接他的司安凌有些捉急了,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雷修看,气得莫里斯在一旁磨牙,直想把这吸引了自家爱人注意力的讨厌小孩儿送走!

    幸好,同时明白两人心意的雷修下一刻就抱起了司安凌,往司南栎和顾御垶的房间走去,让一大一小两个孩子都高兴起来。

    “御垶、南栎,睡了么?”雷修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已经平复一点情绪的司南栎自觉的大声应了一声没有,从床上爬起来开了门问道:“这么晚了,修哥有什么事么?”

    然而回答他的并不是雷修,而是司安凌,刚一开门,司安凌就迫不及待的朝司南栎扑过来,让司南栎瞬间明白了雷修的来意,尴尬道:“不好意思啊修哥,我居然忘了凌儿还在你那儿!”

    “没事,我倒想凌儿陪我睡呢,可惜他闹着要找你。”雷修失笑着摇摇头,把凌儿放到司南栎手上,跟他挥了挥手:“凌儿晚安,明天见哦!”

    “南栎晚安,凌儿今天玩了一晚上,带他早点休息。”

    “好的好的,修哥晚安。”囧囧的关上了门,司南栎抱着司安凌又蹭上了床。

    司安凌也是困了,一到床上就抱着司南栎的脖子,弱弱的跟顾御垶道了一声晚安,就沉沉的睡过去了。轻拍着司安凌的背,司南栎感受到顾御垶的视线在他们俩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才离开。

    看看这小家伙能坚持住多久,司南栎在自己的思绪中,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司南栎起床准备早饭的时候,破天荒的发现除了卫家二老和卫秀之外,其余人全都出门了,他们特地在厨房贴了一张便利贴,告诉司南栎不用不准备他们的早饭,但午饭请多一点,还附上了长长的菜单一份。

    既然人少,司南栎也乐得轻松,简单的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炸了几个春卷和冰冻的南瓜饼,拌了一个青椒黄瓜丝,再拿出了包现成的榨菜装盘,就是他们今天的早饭了:“伯父、伯母、秀秀姐,今天他们都不在,只有我们几个人吃,我就做的简单一点,咱们凑合一下啊。”

    “南栎你太客气了,这么多菜,我们四个人吃完全足够了!”

    端出刚关火的皮蛋瘦肉粥,卫秀这边也把碗筷和配菜摆好了,就让司南栎坐下休息一会儿,她来盛粥,等她刚把四人的粥盛好准备开吃的时候,敲门声又不合时宜的响起了。

章节目录

末世之背靠大树好乘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机智的小九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机智的小九哟并收藏末世之背靠大树好乘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