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律失常.袁和东的药还没来得及注射,病人的心电图就变成了一条直线.墨深的情绪当场失控,郭烨南当机立断冲上去做心脏按压.

    "做了多久的cpr?肖祈详细地询问.

    郭烨南想不起来了,其他人也说不出来.当时跑去喊肖祈的实习医生回忆道:"好像是我出去喊肖教授的时候开始做的."

    "也就是不到两三分钟的事情."肖祈收起听诊器,"很可能是冠状动脉痉挛引发的一系列反应,主要是因为她的反应比普通人又敏感又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是冒险了,再做下去就是危险了,撤导丝吧,反正救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许知敏这一次可谓劫后余生.身体好多了,人也精神了,一个星期后,她要求出院.

    几位主任教授连同肖祈等人与她沟通,告诉她必须静养.

    许知敏嘟囔:"我一月份要考试."

    墨深他们这群熟识她脾性的,一个个用"你欠扁"的眼神警告她.肖祈从没遇过这样的病人,只觉得这许知敏挺奇怪的,笑道:"你的命重要还是考试重要?"

    许知敏一本正经地答:"两者都有重要."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只能挑一样呢?"

    "从理智上来分析的话,我的病一时也不会怎样,先完试再说."

    "哦?"

    "人的一生时间有限,我不能荒废半分半秒."

    "看来你回家想的是要全力以赴."

    "是的.但我不认为我会因这场病而短命,我会好好地活着,也不会因这场病让我的学业停滞不前."

    肖祈沉稳地观察着她平静的脸,从她身上飘来的薄荷清香更是给他留下了特别的印象,薄荷,象征着坚强的美丽.他或许可以信任她的这份坚持.

    肖祈作为她的主治医生,与她达成三个协议后同意出院:其一,定时复诊,按时服药,静养一个月;其二,不去北京了,报考本地的大学;其三,若有不舒服,绝不能独自藏在心底,刻意隐瞒.

    许知敏出院后,被墨深接到了他的宿舍,许知敏本来不依,墨深说:"我们之间的事大伙儿全知道了.你是我的人,逃不掉的."许知敏咕哝:"谁是你的人了?"墨深将手里的行李往旁边一扔,抱起她就往卧室走,房门一锁,两人一天一夜没出来.墨涵知趣地躲到杨森家里去了.几位损友打赌墨深这高手能得逞几次.

    这赌约后来被林佳\方秀梅等人知道了,几个女人大叹:这男人啊,就是色.可怜的许知敏从房间里出来时,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有几个吻痕还特别深,整整一个月后才消退.

    墨深说:"我没戴保险套,你也不能吃避孕药,所以,我该到你们许家去了."

    许知敏的母亲接到于青皖的电话,本是要赶来r市看生病的女儿的,谁料许知敏的父亲出了远门,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弟弟上小学,母校得办好学校的手续再带弟弟过来.许知敏手术后清醒,第一件事就是通知母校不要来了,她会找时间回家.

    "回家,至少要等到表哥康复吧."许知敏跟墨深商量.

    墨深清楚纪源轩在她心中有不可代替的地位,也没勉强,道:'他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我这几天安排个会诊,做完全面检查,再让他出院."

    许知敏笑了:"我知道你不会难他."

    墨深笑着说:"如今好人难做啊."

    许知敏挑眉,她怎会不知道他的小伎俩!要"报复"纪家,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德报怨,让纪家人自个儿把委屈吞了.纪楚丽经过儿子的这次意外,松了口风,墨家人得以祭拜老人的日子不远了.

    纪源轩痊愈离开医院那天,许知敏去送他.纪源轩在鬼门关走了一回,对人世看淡了许多,也看透了许多,他招呼着表妹,慢慢掀开掌心里的手帕.许知敏见里面包裹的是一个银质的挖耳勺儿,道:"表哥,这是......"

    "外婆离世之前有段时间是清醒的,曾私下将这东西托付给我,要我转交给你,我猜,这是外婆给墨家的小孩子掏耳朵用的."

    许知敏抽着鼻子,郑重在接过老人的遗物.

    她回去后把挖耳勺拿给墨深看.墨深想起那天嬷嬷带他和她去买衣服,嬷嬷笑问他:"还记得小时候最讨厌掏耳朵吗?"如今老人已去,墨深闭上眼,心底有巨大的怆痛.

    许知敏将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反握住她的手,两人长久沉默,一同沉浸在与老人共度的点点滴滴中.终于,他轻轻地吻她的耳垂,道:"明天回医院复诊."

    肖祈从协和辞职后,现在就职于省医的心外科,仍是挂了个客座教授的名号.许知敏暗想,恐怕肖祈是为了王晓静才来到省医的.

    进了诊室,肖祈不在,只有袁和东.

    许知敏疑问:"师兄?"

    "肖老师去接长途电话了,很快就回来,你坐下休息一会儿,我先给你把把脉."袁和东回答她.

    至此,许知敏方知袁和东也加入了她的治疗团.

    许知敏坐了一会儿,问:"师兄,小毛球还好吗?"

    "想把它接回去吗?"

    "想啊,不过......"如今和墨深住一块儿,而墨深怕猫.

    袁和东摁住她的脉搏处,道:"你们公寓不方便养吗?"

    "嗯."许知敏含糊地应答.

    "怎么了?"袁和东听出了不寻常.

    "没什么."许知敏慌忙否认.若是因此被他人知道墨深怕猫,墨深绝对会宰了罪魁祸首的小毛球.唯恐袁和东追究,她转移话题,"我的介入手术是师兄帮我做的,我一直还没好好谢师兄呢."

    提到那天的惊心动魄,袁和东的神情甚为复杂.他心知自己一辈子都不让当年妹妹的情况再出现,所以当肖祈邀请他加入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呼出一口气,他说:"你必须答谢你的郭师兄.在你心脏骤停的时候,是他第一时间给你做的cpr.

    许知敏惊愣:"郭师兄给我做cpr?!"

    袁和东以为她是紧张自己有过心脏停跳,连忙安慰她:"只是一时的冠状动脉痉挛."

    而许知敏想的是第一次在火车上遇见郭烨南,郭烨南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绝不做心脏按压,所以她才大笑不已.

    这天,杨明hui邀请许知敏出来喝下午茶.

    当时还有另一名娇小玲珑的年轻女子.经介绍,许知敏得知这陌生女子是墨涵交往了四年的女朋友,叫童萌,在儿童医院担任住院医生.

    杨明hui与她们两人聊了几句后,称有公事要办先走了.没过门的妯娌俩闲着没事,边逛商场边谈天说地,话题时不时就绕到了墨家人上.

    许知敏回家与墨深谈起了童萌.

    墨深只"哦"了一声.

    许知敏有点儿不解:"墨涵与她交往了四方年,怎么不见墨涵带她出来和大家见面?"

    墨深翻着一本医学外科学杂志入了神.

    "你说呢?"墨深反问她.

    许知敏与童萌共处了一个下午,她感觉童萌是小家碧玉型的高干子女,个性较为矜持.许知敏不知道墨涵窨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却又觉得童萌不像是墨涵喜欢的那类.假若墨涵不喜欢人家,为何交往四年还不分手?许知敏不明白.

    过了几天,传来墨涵与童萌分手的消息,提出分手的是女方.

    许知敏问:"他们吵架了?"

    墨深点醒她:"四年了,怎么可能因吵架就分手?你想想,近来童萌和谁见过面说过话?"

    许知敏恍然大悟:"我?!"琢磨了许久,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当年提出交往的是童萌,墨涵随口应了下来,四年的恋爱长跑,墨涵明显没动心,因为心软不好意思主动提出分手.杨明hui也不想让儿子踏入这种没有感情的婚姻坟墓,于是她错许知敏,让童萌知难而退.童萌最后和墨涵分手时这么说的:"墨涵,我相敢几天,觉得我不适合做你们家的媳妇."

    "hui姨太狡猾了,早知道我就不和童萌说那么多了."许知敏摇头叹气.

    "你和她说了什么?"墨深好奇.

    许知敏无奈地说:"就谈工作和学习,谈我们的高中\大学,又说到hui姨作为知青下乡然后考上大学的经历."

    "哈哈,"墨深开怀大笑,"童萌是居家女人,你说了这些她不跑才怪."

    "所以hui姨厉害啊,居然用这招,不攻自破."许知敏撑着下巴,突然发现他的手下不安分地解开她胸前的衣扣,"墨深......"她刚张开口,他就啃咬住她的唇瓣,扼住她的双腕,将她压倒在床上.

    轻柔的夜风卷起帘面的一角,月亮偷偷躲进了云里,今夜良宵留给天下有情人.

    尾声:

    我的他,很难形容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曾经问过他:"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我?"

    他承认道:"有."

    我又问:"那为何没放弃我?"

    他意味深长地说:"因为你十八岁生日那天,我把我的卖身契给了你."

    我刹那间明白了,原来是......

    他洋洋得意:"你以为是什么?"

    事到如今,我坦承道:"我以为是脚链,或是婚戒."

    终于,我当着他的面打开了那个雪白的首饰盒,见白色的棉布底子上放着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我的心情难以形容.他,终究是一个现实的人.

    室内放的歌是i'll never break your heart.他脱下了小指上的银戒,轻柔地戴在我的无名提上,道:"可以签了吗?"

    我轻轻在"嗯"了一声,将盒子里的纸展开,在这份他签署了的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下方署上了自己的姓名__许知敏.

    您的文件来自bbs.asuro.cn爱书楼中文论坛 由<琉璃若雪>收集整理

    <爱书楼txt小说论坛>-全力为你提供最新最全的txt文本格式电子书下载.声明:本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

章节目录

薄荷的诱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书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瑾并收藏薄荷的诱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