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二爷,侬可大好了?”

    “崔二爷,好几年勿见哉!令兄阿好?”

    “崔二爷耐从京里回来了?以后长留苏州不?”

    陪着傅双林走在苏州街道上,楚昭开始还兴致勃勃,结果随着和“崔二爷”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他心里咕噜噜的气泡也越来越多。

    镖局里的趟子手看到他就兴高采烈也就罢了,为什么出门来无论是酒楼的小二,路旁卖莲子的老妪,沽酱油的小孩子都认得崔二爷?甚至路过花楼,楼上红袖招摇的姑娘们居然也个个都娇嗲软糯娇滴滴喊:“崔少爷,许久勿见,几时侬再带客人来我们这里白相呀。”“崔少爷,侬要请人吃酒末?”

    在宽广的袖子遮掩下,傅双林的手被楚昭捏得生疼,又无奈又好笑,拉了他转到了最热闹的平江路上,两人进了个扇子铺里,这扇子铺却是兼卖绣品的,苏绣天下闻名,满满一面墙都是绣好的团扇、香袋、被面、腰带,花团锦簇,结果店家一看又笑了:“崔二爷,侬病好了?”又转头叫人:“去叫我娘来,说崔二爷来啦。”一边笑道:“我老娘一直念着崔二爷当年仗义之恩,亲自给崔二爷绣了个百子被面,说要给崔二爷将来结婚用,只是这几年你们三兄妹都去了京里不见回来,想请镖局的人带上京,他们又说东家没开口不敢,如今崔二爷来了,正好。”

    只看到里头一个花白头发却扎着一丝不苟的髻,身上穿着蓝布裙子的老嬷嬷哒哒地跑了出来,看到果然是傅双林,激动地上前稀里哗啦的说了一串苏州话,又快又急,楚昭只是隐约听明白了大概是些关心的话,问他成亲没有,肖大爷怎么样了,肖小姐怎么样了,之后又叫人拿了一床鲜红的丝缎被面来,抖开给双林看上头表情动作各异的白胖童子,自豪地说:“每一个娃娃都是我亲手绣的,二爷成婚用上,保管百子千孙……”

    傅双林一直微微笑着听着老嬷嬷讲话,面上表情十分温和柔软,丝毫没有露出嫌弃对方啰嗦的神情,楚昭在一旁看着那几乎令整个店铺都充满滟滟红光的百子被面,不知为何有些站不下去,一个人悄悄退出了店铺,心头堵得有点厉害,随意走到了旁边的一副古玩店里,有些漫无目的地看着墙上的画。

    本来只是为了等双林,结果楚昭居然无意间在一个不起眼光线阴暗的角落看到悬挂着一副水墨山水,水墨浅绛,笔法苍润,但画纸颇为陈旧,装裱甚至有些残破,画上还落了一层灰,画下头没有落名款,只落了一枚小小的闲章“一得斋”,心里一动,问那主人家道:“掌柜的,这水墨山水画多少钱?”

    那掌柜的头也不抬,无精打彩道:“墙上挂的统统五百两银子一幅,那是旁人寄卖的,价格也说好了,恕不讲价。”

    楚昭心里暗自窃喜,笑道:“那这幅画我要了。”

    那掌柜懒洋洋道:“现银还是银票?银票只收大同、四海钱庄的。”

    楚昭从怀里掏了五百两银票出来,门口傅双林却走了进来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教我好找。”

    那掌柜的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傅双林却脸色微变忙笑道:“原来是崔二爷。”转头又看了眼楚昭,已是满脸笑容道:“原来这位爷是崔少爷的朋友,怎不早说?”说完已快步走了过去将那墙上的画摘了下来卷了卷递给楚昭道:“既然是崔少爷的朋友看上了这画,那怎么能收钱呢,这画就送给这位爷了交个朋友。”

    楚昭顿时十分过意不起道:“这怎么行呢不能让你亏本……这画可是名家……”

    双林已截口笑道:“如此感谢刘掌柜一片盛情了。”说完已笑着对楚昭道:“都是街坊好意,收下无妨。”

    刘掌柜笑道:“一向渴慕崔少爷,今日幸会,略表心意,若有什么接待不周对勿住的地方,还请崔二爷担待一二。”

    傅双林脸上似笑非笑:“多谢掌柜了。”

    楚昭知道双林一向不是贪财之徒,如今莫名让自己收下应该另有道理,也没在说话,看那掌柜毕恭毕敬将他们送出店来,有些迟疑道:“他们很怕你吗?”

    双林笑了下:“算不上吧,不过开镖局的黑白通吃,多少有些手段,我在这边住得久,平日注意结交街坊,大家多少卖我点面子罢了。”

    楚昭转头看双林,想起他适才的神色,若有所思道:“这掌柜的有把柄在你手里吗?但是这画,他大概不知道,这是前朝名家易朴云的画作,他晚年有一段时间隐居在苏州乡间,用的一得斋的章,世人知道得少,我也是之前见过他的画,认得这笔法和章,这画至少能卖三千两银子,若是在京里还能更高,如今白白送给我们不太好,还是将银子还他吧。”

    双林脸上忍俊不禁:“我的爷啊,您不在市井混不知道,这是市井惯用伎俩了,这不是真迹,而是套真迹细细做了木版水印画,作旧后裱成,故意弄得残破不起眼,挂在光线黯淡的角落,诈的就是外地客人,猛一打眼还以为捡了漏赚了大便宜,连忙价也不砍,急急忙忙买回去,这种当本地人都知道,不会上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就骗外地客人的,那画估计他屋里还藏着几十张,所以那掌柜的一看到我进去才连忙把画送了你,道歉不迭。”

    楚昭一怔,大怒道:“居然有这等骗子!可恨!待我叫地方官封了这店!”

    双林摇头道:“他可说了这是易朴云的画?这官司你打不赢的……古玩古画这一行当都是如此,卖东西不会明确说自己手里的是哪个朝代哪个作者的真品,只看对方眼力,您觉得值,就买,若是走了眼,那也只能自认自己没眼力,不过陛下受了气,他们也确实居心不良,迟些让苏州知府派人敲打敲打好了。”

    楚昭胸口一滞,微微窘迫,自己当时何尝不是有一种暗自窃喜捡了便宜的感觉……他既不肯承认自己上了当走了眼,又觉得自己仗着皇帝身份有些胜之不武,登时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起来。

    双林看他脸色难看,忙拉了他的手哄他道:“不过是小事罢了,咱们去吃饭去,前边就是松鹤楼,那边的菜好吃。”

    到了松鹤楼吃饭,点菜的时候楚昭都还在生闷气,迎上来的小二问他要吃什么他都不说话,傅双林含笑道:“八宝鸭、樱桃肉,荠菜春卷、干煎带鱼、响油鳝糊、手撕泡茭白,再来两碗赤豆糖粥,然后上风团雀舌芽茶,点心来一碟子梅花糕。”

    小二满脸笑容道:“听口音,两位客官是京里来吧?稍等,一会儿就上了。”正要下去,楚昭却闷声开口了:“等等,还有什么素菜?”到底是记挂着双林只吃素,适才点的几乎都是荤菜,怕他吃不饱,小二连忙将菜单递给这个一看就知道气势非凡的男人,才两个人,却要点十几个菜,根本不问价钱,真正的肥羊啊。

    傅双林懒洋洋地斜坐在靠背椅上,手里把玩着刚买的折扇,眼睛里几乎含满了笑容,不说话,嘴角却翘得几乎都盛不下那笑意,楚昭点着菜,看到他脸上自在放松的神气,心里那咕噜噜的气又消了——到底和在京里不一样,他心里有些酸涩地想,京里认识的人多,双林走到哪里,仿佛都带着一层疏远淡漠的神态,戒备、警惕,然而自从南巡后微服来到苏州,住进他从前的宅子,京里那个傅双林好像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生动鲜活、眉目风流的崔二爷,自由自在,放松而闲适。

    菜上齐,包间里关上门,楚昭就已迫不及待过去,将傅双林圈在靠背椅里,狠狠地吻了下去,这个吻实在有些漫长,傅双林几乎嘴里每一个角落都被他扫荡过,吻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额头对着额头,呼吸相接,彼此都有些恋恋不舍。双林整个脸颊都变红了,眼睛湿漉漉的,笑道:“陛下可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

    楚昭伸手轻轻摩挲他红得透明的耳朵和脸颊低低道:“等太子能接过担子了,我陪你来这边住下,收养十个八个孩儿,给他们讨上十房媳妇儿,生下一堆孩子,百子千孙。”

    傅双林笑道:“妙妙前些日子又得了个孩子,和我抱怨说总觉得身上有屎味,遍寻不知是哪里污脏了,只好把衣服全换了,一天不知要换几套衣服——陛下可不知道养孩子多烦,多的是人要把孩子送过来给我过继,我都推了,人生不是非要强求处处圆满,珍惜所得便好了,陛下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不可能过世俗人家的生活,不必强求。”

    楚昭沉默了,傅双林看他如此,又开玩笑道:“真要退休,要养陛下也真的有点不容易啊,您可知道您写的纸用的墨,都非凡品,要努力干活攒钱才行。”

    楚昭哼了声:“朕要你养?”说完细想想除去皇帝自带的天然权力,自己似乎还真的是一直靠双林替他操心经营衣食住行,居然有些气短,自己掌不住笑了,叹气道:“真不做皇帝,好像还真不知道能靠什么吃饭,写字画画?做教书先生?给你的镖局盘账?”

    傅双林伸手轻轻摩挲他的腰,笑嘻嘻道:“陛下床上伺候好我就好了,养家糊口我来做。”

    楚昭眯起双眼,有些危险道:“不如朕现在就好生伺候你。”

    双林终于觉得自己有些玩火过头,本来仗着这大白天在公共场合,包间外人来人往,楚昭一贯讲究形象,不会乱来。但是如今包间里幽暗而安静,楚昭紧紧抵着他的身体肌肤上的炙热,透过薄薄的衣衫传到他身上……他看了看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菜,知趣地转移话题:“菜要凉了,我们先吃饭吧。”

    楚昭抬手捉住他的下巴,缓慢而又耐心地用食指轻轻摩挲着,用嘴唇轻轻碰了碰他的额头,嘴里喃喃道:“还没有服侍你满意呢,怎么好就白吃你的饭。”低头又接着亲了亲他的眼睛、挺直的鼻梁,最后一路到了唇,拿牙齿啃咬一番,声音低沉:“先喂我的小总管才好啊。”

    ……

    楚昭和双林这饭一吃就吃到了夕阳漫天,双林坚决拒绝了楚昭要叫个轿子的提议,虽然走在石板路上的时候,脚都是轻飘飘的,楚昭则看着双林酡红的脸只是笑,低着头问他:“明天我们一起去游船吃酒?”

    傅双林正色道:“陛下还是做些正事才好,整日游玩耽误国事,在外头逗留时间太长,京里太子监国,时间长了可不大好。”

    ……

    远处京里,监国的楚槿看着满桌的奏折皱眉头:“父皇到底什么时候才回京。”

章节目录

权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陈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灯并收藏权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