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法号叫杀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叫做时度的人要给我起这个名字。

    也许,他们更喜欢叫他唐时,或者说是——传说中的“东诗”。

    那一年,我跟所有小自在天下禅门寺的小和尚一样,想着有一天我们能跟是非上尊一样,在年幼的时候挑水,从后山的小溪到前山的寺院。

    也许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终有一天,在青灯古佛之中,能照见我佛真谛。

    然而,圆机师叔说:心里想着照见我佛真谛,便永远不知何为我佛真谛。

    越是求,越是不得。

    不是求而不得,而是求,所以不得。

    我佛向心,我从未读懂。

    在山下挑水三年,我是听着禅师们的故事长大的,出现得最多的,自然是是非禅师的故事。

    我刚刚入门的时候,师兄们会跟我讲是非禅师的故事;小师弟们入门的时候,我会给他们讲是非禅师的故事。

    可是你要问我,是非禅师的故事是什么,我也只能高深莫测地回答你一句:是非就是是非。是非不是是非,是人心。

    你还想问我为什么这样说?

    我也只能说: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东诗说的。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但是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一本书到底是什么内容。

    我不明白,兴许是用了一种很疑惑的眼神看他。

    然后这个青袍的男人,站在我面前,站在禅门寺的古松前,阳光透过缝隙落在了他的身上,他伸手摸了摸树干,似乎在想怎么才能跟我解释清楚。

    我至今仍在想,他当时应该想对我说什么的,可是没有。

    当时他看着我许久,一笑就走了。

    然而,我一直不曾明白,那一笑是什么意思。

    他给我起了法号叫“杀生”。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也是传说之中的人,刚刚开始我以为自己离他很近,可是在听了师兄们的故事之后,我开始觉得那是一个梦。

    我是东诗捡回来的,我的法号是东诗起的。

    每每在我以为那是一个梦的时候,就会有人叫我“杀生小和尚”,于是我的梦就这样醒了。

    我还是确信,我是东诗捡回来的,但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杀生。

    三年后的今天,我见到了传说之中的另外一个人。

    小自在天已经不在东海,而在南海一片温暖的海域上,周围的岛上有很多渔民,也有一些商船会从海面上经过,偶尔会停靠在禅门寺前面的海岸边。

    这个时候,师兄们常常会说:以前的小自在天不在这里。

    以前的小自在天是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从来没有去过小自在天。

    但是我觉得我跟别的小沙弥不一样,虽然我这样告诉我的伙伴们,而他们不相信。

    佛门清净地,那来往的商船本是红尘俗世之中来的。

    这些来往的商人和船只,就像是佛经志怪之中记载的天隼浮岛的妖怪一样,是祸乱人心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师门的长辈们会允许他们的往来,这样的人气,并不该是佛门有的。

    我是一个思想很深沉的人,因为我的师兄弟们都不懂我。

    他们喜欢那些外面来的东西,不管是人也好,船也好,他们向往到外面去行走,可我不喜欢。

    那个传说中的人,就是在我最百无聊赖的时候走过来的。

    从登岸的商旅之中,从那身上带着铜臭味的行人之中,从普罗大众之中,从芸芸众生和凡尘俗世里,一步一步,平凡地走出来。

    我不觉得他跟别的和尚有什么不一样,顶多了身上的僧袍白了一些,生得好看了一些,那手指之中的佛珠圆润光滑,显得更纯正一些。

    对,没有什么不同。

    普通人,普通的僧人。

    我坐在山前的台阶上,抠着手中属于自己的那一串佛珠,然后看着那僧人缓缓走上来。

    台阶很长,他也不心急,只这样一级一级地慢慢往上走。

    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法号叫是非。

    但是我身边的人都知道了,他们站起来,然后对他投以最尊敬也最平和的目光。然而我还是没觉得他有什么不同,若真说有什么不一样,也是旁人对他的不同带给我对他认知的不同。

    对他本人,却从没有跟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

    很久很久以后,我想起这一幕,于是又想起东诗跟我说过的话。

    他说,人者佛,佛者人。

    人是佛,佛也是人。

    佛从人中来,又将归于佛中去。

    所以我见到的是非,是最简单的人,能够轻而易举消失在人群之中,一个回转身就让人难以找寻。所以我感觉不出是非这个人跟别的贩夫走卒有什么区别,他只是最平凡最普通的一个,然而东诗又说——正因为他可以泯然众人,所以他并不普通。

    东诗那逼时常喜欢说这些能把和尚都绕晕的话,有的人已经习惯了,我却还没习惯。

    是非从我身边经过,我看了他一眼,他却没有看我。

    似乎,这是小自在天很重要的日子。

    只是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也不知道我身边的人是什么样,我只知道,因为这个奇怪的法号,我常常遭受到别人的耻笑。

    我曾闹着要去找上面的师叔们改法号,可是他们一个个跟见了鬼一样使劲儿地摇着头,说“改不得改不得”,就把我赶回去了。

    是非要讲道,他要跟和尚们说故事。

    我也要去听一听,于是我坐在了一大群和尚里,你挤着我,我挤着你,挤着挤着,我就觉得不挤了,因为我身边坐了个大家伙。

    我瞪眼,他回眸。

    你来干什么?他问。

    我……无聊。

    你眼神很奇怪。

    一点也不奇怪。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东诗。

    好,你既然知道,那应该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吧?

    不知道。

    好,你赢了。

    然后我不说话了,他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我又去戳他手肘。

    你有一个宇宙洪荒,为什么还来听一个和尚讲道?

    然后东诗说:我是人。

    我说:你不是人。

    东诗扭过头,我以为他肯定会夸奖我,说我英明睿智神武拍马屁的功夫一流,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东诗赏了我一巴掌,然后骂我“傻逼”。

    我忽然觉得这一定不是“传说”之中的东诗。

    就这傻逼也是东诗?呵呵,那贫僧也是神一样的存在了。

    话不能乱说,事不能乱想。

    如果没有以后,我肯定不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什么错。

    只可惜,东诗那逼告诉我,这天下是旋转的,又称之为轮回。

    今日之因,明日之果。

    困囿于过去的人,永远摘不到明天的果子。

    这一刻,听着他的话,我默默地扭过头,告诉自己:东诗这是开始装逼了,我们不要理他。

    偏偏我身边有人听见他说的话,还认为很有佛理禅趣,围过去询问他更多,他却怎么也不肯说了。

    这个时候,我瞧见了走过来的是非,他也看见了我,自然也看见了距离我不远的东诗。

    于是我忽然发现了,东诗也是最普通的人,他坐在那里,若不是我回头,定然不会发现是他。

    就像是是非,没有别人指给我,我定不知道那是是非。

    奇怪的两个人,为什么还要回到枢隐星来呢?

    不,这些都不是我关注的话题。

    我最大的夙愿,不过是知道为什么我要叫做杀生。

    我的法号是唐时取的,我是他捡来的,然后他把我随手扔到了禅门寺,随手给我起了个法号叫“杀生”,我怀疑他是化用了“沙僧”这个词,可是不管我怎么问,唐时都高深莫测地摇摇头,说:哪里的事。

    信你?我傻逼。

    我把自己两条腿掰成一个盘腿的姿势,妄图跟我周围的人一样,可是那姿势总透着一种别扭。

    东诗唐时,歪歪斜斜地坐在人群之中,不是他本人是他显眼,而是他那动作太丢人,因而显眼。

    反观是非,盘坐在高台之上,云淡风轻又一丝不苟,显得严谨而温雅。

    不是一路人,怎么走到一起的?

    据说当初是非还未唐时破了杀戒?无法理解。

    是非不是在讲道,他只是在答疑解惑。

    每个人都问得很认真,可是没有一个人问我想要问的问题。

    眼见着天渐渐黑下来,我有些焦急起来,东诗戏谑地看着我,我知道他似乎想要看一场好戏,又仿佛知道我要问什么。

    这一刻,我忽然生出一种杀心,要杀了东诗。

    这人,或者说这不是人的东西,有点让我心烦。

    但我还是去问了,我问是非三个问题。

    是非是什么?

    他说,是非是我,是对立,是非是非是,是对是错,也是人心。

    这跟他当初的答案似乎有些不一样,我还是不懂。

    但是为了在人前显示我高超的佛学修养,我点了点头。

    然后我又问。

    人间净土是什么?

    净土乃是佛宗所言,从不在人间,人间净土只义,我从来不曾理解。

    他说,诸佛皆出自凡世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佛不在远天,所以净土不在远天。诸佛出自凡俗间,所以净土便在凡世间,谓之人间净土。人间净土亦不在世间,在人心间。

    这一个很浅显,于是我懂了。

    有了前两个问题做铺垫,我终于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我问出来的时候,周围笑趴了一片。

    我恶狠狠地瞪回去,他们还在笑。

    好吧,不可否认,我知道,这个问题很愚蠢,但我还是想问。

    为什么我法号叫杀生?

    是非似乎微微怔了片刻,而后他的眸光极其自然地落到了人群间某个位置。

    那一位传说中高高在上的东诗,已经笑倒在人群中,我绝不愿意猜测,他其实是想到了“沙僧”。

    那人把眼泪都笑了出来,半晌才支起身子,然后站起来,抖了抖自己的袖袍,却一步也没动,站在原地看了高台上是非一眼,又看了我一眼。

    他说,因为我给你起名叫杀生。

    好吧。

    我以后一定要杀了他。

    人,贱,该杀。

    天地人,人在天地间,我问人,可他竟然敢不回答我。

    这样的人,还留着干什么?

    他说这宇宙洪荒,是一个轮回。

    轮回而已。

    我站在小自在天高高的山崖上,看着他们离去。

    这里是整个枢隐星的最南,而我所面对的一切方向都是北。

    很久很久以后,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叫杀生。

    或者说,为什么东诗要给我起名叫“杀生”。

    杀生者,无情;无情者,天地之道。

    我不是杀生,我是西王母杀生。

    我被东诗斩于崖下,从三十三天主星之中坠落,封于青鸟仙宫,又从棺中复活。

    人固然不死,然而天地亦不死。

    东诗斩我天地,我天地将杀东诗。

    天地人三才,相生相克。

    大风吹我衣袍,我立于极南,四面皆北,恰如我生于大地,本为厚土,在世界之下,而万物在我之上。

    我法号杀生,乃为西王母。东诗杀我,我再生,再杀东诗或为东诗所杀。

    杀生。

    杀,生。

    杀后生,杀亦生。

    于是轮回。

    东诗杀我,生新我。

章节目录

异世神级鉴赏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时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镜并收藏异世神级鉴赏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