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欣欣在申城大剧院外不远处的一处咖啡厅休息, 消磨着演出开始前的时间,刚回完一个微信, 任欣欣就看见女儿铃铛满嘴的蛋糕,花了一张脸。  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

    “怎么吃的满脸都是。”任欣欣有些好笑的拿来一张餐巾纸帮女儿擦了擦嘴。

    “妈妈, 巧克力蛋糕好好吃。”铃铛眨着大眼睛卖萌道,“我还想再吃一个。”

    “蛋糕吃多了不好,牙齿会长虫,然后会全部掉了的。”任欣欣试图劝说女儿。

    “可是七七说,小孩子大一点的时候, 都会掉牙齿, 不会因为我糖吃的少就不掉。”铃铛想起了晓月阿姨说了和妈妈一样的话, 被七七弟弟反驳的场景。

    这个七七, 一个四岁的孩子, 怎么懂那么多。

    “可是如果不是自然掉落,以后长出来的牙齿, 可能会不整齐哦。”任欣欣耐心的和女儿说道, “而且, 蛋糕吃多了会长胖, 长胖就没有人喜欢了。”

    “不多吃蛋糕大家就都会喜欢我吗?”

    “是的。”

    “妈妈骗人。”铃铛一脸认真道,“冬冬阿姨说, 大家都喜欢的只有人民币,才不是铃铛。”

    这个于冬, 在孩子面前都讲些什么, 怪不得七七从小就古灵精怪的。

    “你冬冬阿姨的话, 也不都是全对的。”

    “哦,那我可以再吃一块蛋糕吗?”铃铛对于蛋糕的执念凌驾于一切之上。

    “……”任欣欣无奈的站起来,“我去给你买,不许乱走。”

    “嗯!”任欣欣开心的点了点头。

    任欣欣四周看了看,咖啡厅还算幽静,点单台也不远,可以一眼就看过来,于是就放心的走了过去。

    “女士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云问道。

    “麻烦再给我一块巧克力蛋糕。”任欣欣说完,又习惯性的往后看了一眼,铃铛还在吃蛋糕。

    “稍等!”服务员拿出一块新鲜的巧克力蛋糕递给任欣欣。

    任欣欣笑着放在一旁,掏出一张毛爷爷,想要买单。

    “女士,这个蛋糕是送给您的。”服务员拒绝了任欣欣的钱。

    “啊?谁送的?”任欣欣茫然道,这附近应该没有自己认识的人啊。

    “刚刚有一位客人觉得您女儿特别可爱,就嘱咐我们说,如果您来买蛋糕,就送给您女儿。”服务员解释道。

    “那位客人呢?”任欣欣左右看了看,似乎没有发现什么。

    “刚才已经走了。”

    “哦。”任欣欣这才端着蛋糕回到座位上。

    铃铛正好吃完了上一个蛋糕,见到妈妈又端来一个,立刻开心的拿着小勺子开始一点一点像小仓鼠一样吃着。

    任欣欣还在思索刚刚送蛋糕的客人,自己坐的角落,算是比较僻静了,周围没什么人啊,怎么会有人知道自己会给领**再买一个蛋糕?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结果的任欣欣放弃了,就当是对方喜欢小孩吧。

    又坐了一会,任欣欣一边帮铃铛擦着嘴角的蛋糕,一边嘱咐道:“一会我们去听演奏会,是一个特别厉害的钢琴家举办的。你要是觉得好听,那回头妈妈就送你去学钢琴。”

    “那要是我不喜欢呢?”铃铛问道。

    “要是不喜欢也没关系,但是在听演奏会的时候,不可以提前退场,不可以吵闹,要是实在无聊你可以躺在妈妈身上睡觉。”任欣欣认真的嘱咐道。

    “铃铛知道了。”小姑娘乖巧的点着头。

    正要入场的时候,铃铛吵着要去卫生间,等到再入场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晚了,观众席坐满了人。任欣欣牵着女儿,一边向提前坐下的观众致歉,一边慢慢的挪到自己的位子。

    任欣欣先把一身红色蓬蓬裙的女儿抱上座位,自己才跟着坐下。不一会演唱会很快开始了,任欣欣自小就喜欢古典音乐,小时候还学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资质实在有限,也就当个爱好了,不过但凡有好听的演奏会,任欣欣都会买票来听。这一次更是抱着培养女儿铃铛的音乐天赋来的。

    只是……演奏会才过去半个小时,铃铛就靠着椅子自己睡着了。任欣欣无奈的摇了摇头,见女儿睡的安稳,也不去吵醒她,就让她这么坐着吧,自己安心听演奏会。

    等到演奏会在掌声中谢幕,任欣欣意犹未尽的回过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老老实实靠在椅子上睡觉的领**,此刻正枕在旁边一位男士的胳膊上,蜿蜒的口水印记,毁了一件高级西装。

    “先生,实在对不起!”任欣欣赶忙把女儿抱了起来。

    男子转头望向任欣欣:“我们先出去吧。”

    好……好完美……任欣欣已经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这张脸了,仿佛上帝的杰作,人类最优秀的基因都集中在他身上,即使是注视着自己冰冷的眼神也让人生出一股神秘感。

    “出去吧,散场了。”男子见任欣欣迟迟没有动静,忍不住又提了一句。

    “哦……”任欣欣尴尬的红了脸,抱着铃铛低头慌张的往外走,真是丢死人了,看个男人也能看呆。 ·1kanshu·

    “这位先生实在对不起,干洗费请一定让我来出。”任欣欣道歉。

    “没事。”男子把西装脱下来挽在手里,露出里面的白衬衫,整个人看起来亲近了不少。

    “这怎么行……”

    “真的没事,能再见到你们我很开心。”男子忽然说道。

    “嗯???”任欣欣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再见到我们是什么意思?说很开心但是一个笑容都没有是什么情况?

    “我们见过?”任欣欣不大确定的问道。

    男子点了点头,声音里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都没有:“2008年4月6号,下午五点三十一分58秒。”

    “⊙o⊙哦。”任欣欣一脸懵逼。

    “我是高峰,又见面了任欣欣。”男子平静的眼里,终于再此刻荡起一丝波纹。

    任欣欣当机的大脑,终于开始高速运转,2008年,自己刚生完铃铛没多久,那段时间自己出了在家就是去公司。接触的男的除了夏风和秦跃之外,也没有什么人啊。

    而且下午五点多,自己应该已经下班了,他叫高峰,高峰……

    “你……你是……公园长椅上的流浪汉?”任欣欣不大确认的问道。

    “你还记得我。”高峰心里忽然有些暖暖的,这是开心的感觉吗?

    来到地球五年零三个月,自己见识了人类无数的情感,但这是第一次,自己体悟到这种感情。

    不是科学的分析之后,让身体产生某种刺激物刺激神经,而是自然而发的,这是人和机器人的区别吗?

    高峰第一次清晰的认识到,主脑发布给自己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了。

    高峰的家乡在银河系外,距离地球亿万光年的开普勒星球,那里文明高度发达,人类的基因高度优化,人类不会生病,不会衰老,不会死亡,甚至不需要学习。因为主脑会在你出生之后为你植入芯片,链接你的脑电波之后,你可以学会所有的知识。

    于是人类没有了懵懂的童年,每一个开普勒星人从小到大几乎都是一副样子,和那些被他们造出来的机器人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星球太强大,所以没有战争,因为科技太进步,所以没有饥饿病痛,因为大家有一样开发的大脑,植入的芯片,所以没有对知识的渴求,对同类的攀比。

    日复一日的成长,整个开普勒星球像一台毫无感情的机器,不断的运转着,直到有一日,出现了第一个自杀的人类。

    大家非常不解,但也并不难过,并没有纠结太久,新的胚胎可以再生产一个人类出来,开普勒只是在控制人口,但永远不缺乏人口。

    但是这紧紧只是一个开端,仿佛是触到了某个开关一样,活的太久的开普勒人仿佛想要体验自杀的感觉一样,每一日都有人自杀,终于引起了主脑的注意。

    主脑高负荷的运算了一个月,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开普勒星球的人,应该是得了传说中的抑郁症。

    但是抑郁症是什么?众人都不理解。

    主脑说,你们活的越来越像机器人了,仿佛没有了灵魂。

    众人不认同,说我们有精神力,而机器人没有。

    主脑说,可是你们没有感情,你们日复一日的活着,没有开心,没有忧伤,甚至没有**,也不惧怕死亡。

    感情是什么?开普勒星的人明白主脑说的每一个字,但是却体会不到,为什么要有**,我们已经拥有了全部啊。

    主脑说,如果再这样下去,开普勒会自己走向死亡,一个高度文明即将消亡。

    众人并不焦急,事物的起源,发展,消亡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就像太阳,数百亿年之后,自己也就燃烧结束了,但是宇宙会再造,再造一个太阳,再出现一个文明。

    主脑说,我被你们的先辈制造出来的时候,我的第一条程序是保护人类,所以我必须做些什么。

    于是主脑下发了任务,让三分之一的开普勒人,去往低级文明,去感受科技还不发达时,人类的生活方式。

    高峰抽到的是,距离开普勒星球所能检测到的最原始的星球,他在亿万光年之外,要经历十次虫洞的穿越,才能到达。

    主脑禁止开普勒人携带任何高于当地文明的科技,就这样高峰除了一套太空服,两手空空的来到了地球。

    飞船降落的那天,地球下了好大一场雨,看着满地狼狈奔跑的陌生人群。高峰知道,是自己的飞船,穿透云层带来的雷阵雨。

    “怎么回事,今天天气预报不是说天晴吗?”

    “天气预报什么时候准过。”

    “快找个地躲躲……”

    ……

    “那个人是不是傻,怎么站在雨里动也不动……”

    “就是一个大男人那么长的头发,衣服也怪怪的……”

    “不过他衣服好像不沾水?”

    ……

    “站在树下容易被雷劈的……要不要提醒一下……”

    “城里有避雷针的……”

    ……

    “又下雨,今天一天又不能赚钱了……”

    “下雨啊,赶紧让老婆送伞来,现在卖肯定赚钱……”

    ……

    高峰来到地球不到五分钟,无数的声音,无数的想法,不停的从四面八方传进他的耳朵里,这里好吵!

    高峰逆着人流,寻找着安静的地方,本想着去到无人区的,可是一想到主脑发布的任务,自己又不能远离人群,于是兜兜转转,高峰来到了一个小公园。

    雨水的冲击之后,小公园里已经没人了,高峰找了一把长椅坐下,任漫天的雨水落在身上,反正被改良过的身体也不会生病。

    只是这种感觉似乎有些奇怪,资料上记载,在没有净化器之前,人类就喜欢用这种淋下来的水洗澡,只是资料上说洗澡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但是自己被淋的仿佛不是很舒服,眼睛要睁不开了。

    雨下了一个小时慢慢停了,高峰觉得这个公园似乎有些变化,仿佛干净了很多,阳光洒下来,那些进入休眠期的树木仿佛都有了生机。

    “妈妈,那个叔叔的衣服好奇怪。”一个小孩指着高峰。

    “不要乱说话。”妈妈见自己儿子指着一个服装古怪,满头乱发的男子,顿时心惊胆战的抱着孩子远离了。

    “这是原始人类的幼崽?好弱的脑电波,好蠢,智商还赶不上开普勒的虫族……”高峰感知了对方的脑电波,深深的对这个世界疑惑了,这么蠢的人类,是怎么活下来的?

    滴滴……

    高峰打开光脑,里面传出主脑的声音:“请不要影响原始文明的自然发展,请用平等的心态与他们共处,当你体悟到他们的感情之后,主脑将感知到你们的情绪,届时你们可以申请回开普勒,我会派飞船来接你们。祝你们早日完成任务,体悟到人类的七情六欲。”

    高峰默默无言的关闭了光脑,见公园渐渐人多了起来,大家都或远或近的打量着自己,议论着自己奇怪的外表,高峰考虑了一下,打算去给自己找几件衣服,好在垃圾桶里有不少。

    高峰随意找了几件披在身上,重新坐回了椅子上,这处有人,但是相对较少,高峰打算在这里观察一段时日。只是这原始人很是奇怪,为何刚刚见着自己只是单纯的奇怪,而对于换了地球衣服的自己又满是“厌恶”。

    他们感情好丰富,为什么这么轻易就会情绪波动,怪不得这里的人均寿命都不高。

    高峰完全不在意他们对自己的厌恶,惧怕,嫌弃或者议论。他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察着周围,一直属于这个世界之外。

    又是这个女人,高峰每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都是一个人。这个女人用地球的眼光来看应该是漂亮的吧,肚子里有强烈的生命波动,高峰能感觉到,仿佛快要出生了。

    “嗯!”女人脸色忽然惨白,抱着肚子弯着腰,仿佛很痛苦。

    高峰知道原始人类非常脆弱,一点点损伤就会死去,此时公园了寂静无比,也没有别人,高峰只得走过去把女人扶到长椅上坐下,又用自己的精神力安抚着女人肚子里的小生命。

    这是?它再向我传递……开心?感受到小生命传来的精神波动,高峰愣了一下。

    “谢谢你!”

    女人苍白着一张脸,但仍然扯出一丝笑来感谢高峰。高峰慢慢的低下头,因为他知道,其实这个女人也是害怕自己的,每次路过前面的小路,总是紧张的加快脚步。

    高峰走远了一些,帮女人捡起了掉落的食物,这是地球的食物,高峰还没有吃过。这些日子高峰还是喝着随身携带的营养液,因为他知道如果一旦开始食用地球的食物,光脑会自动关闭他存储营养液的空间,以便促使他尽快融入环境。

    高峰把塑料袋放在长椅边上,自己默默的蹲在一边,计算着自己带着的营养液还能支撑多久。

    “刚才谢谢你。”女人把塑料袋低到高峰身前,“这些送给你。”

    高峰望着眼前的食物,没有说话,女人把东西轻轻的放下,转身慢慢的走了。

    高峰望着女人走远的背影,拿起其中一种食物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光脑说是橙子,是开普勒绝种几万年的一种水果。

    如果要体悟出人类的情感,那么自己就要融入这个社会,吃穿住行,于他们交往……

    理智的分析让高峰知道该如何做,高峰轻轻的掰开手里的橙子,轻轻的咬了一口,酸甜的果汁浸透味蕾,唾液自动分泌出来,这是一种新奇的感受。

    营养液被光脑锁定了,高峰第一次感觉到了饥饿,新奇的同时,又有些无力,似乎自己开始虚弱了。

    “你是不是饿了?这时我刚买的面包,还有熟食……”

    又是这个女人,似乎每隔几天都要给自己送些东西,高峰用光脑查过,女人这是在表达善意。光脑同时也提示过,如果有人对你表示善意,那么你可以和他进一步接触,体悟一种叫友情的东西。

    高峰依然没有理会女人,只是默默的接过吃的。

    女人也没有生气,笑了笑转身走了,高峰感知着她体内小生命的生命力和光脑说道:“那个孩子要出生了。”

    “是您的精神力刺激了她,她应该算早产。”光脑回答。

    “无妨,她会更健康。”

    之后的一个多月,高峰再没有见过女人,几乎可以猜测到女人是去生孩子了。

    “主人,这段时间您的大脑经常闪现那个女人的记忆,您是在想念吗?”光脑问道。

    “我不知道。”高峰也有些迷茫。

    “主人,这个时代的女性生孩子还是很脆弱的,生完之后需要休养一个月,所以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现。”

    “真是脆弱。”高峰评价道,“我们去找些吃的吧。”

    又过了几日,高峰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该换一种方式融入这个世界了,因为人们越来越厌恶自己了。

    “他们为什么厌恶我?”

    “因为您又脏又臭……”光脑回答。

    “可是我的太空衣是有净化功能的。”

    “但是您外面的衣服应该不是很好。”

    “这个世界好复杂,我用了无数的公式居然算不出这些地球人的行为模式。”高峰说道。

    “主人,这只是一小部分人,像银河里的几颗星辰……”光脑提醒道。

    “那你说我能不能融入他们,学会感情,回到开普勒……”

    “我无法计算,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个测试……”光脑说道。

    “测试?”

    “我最近链接了地球的网络,发现这里的人类很在乎一种叫做魅力的东西。”

    “魅力是什么?”

    “似乎是一种特质,每个人都有,但是越有魅力越受人欢迎。”

    “那怎么测试?”高峰问。

    “稍等……”光脑闪了两下,“这是我从一本很受欢迎的小说里截取的桥段,对于男士来说,美女的亲吻是体现魅力的最佳方式。”

    “我需要美女的亲吻,才能唤醒腐朽的灵魂。”高峰皱眉的念着光脑显示的字体。

    “写上这个,地球人才能看懂。”光脑说道。

    “什么样才算是美女?”严谨的高峰,“有标准吗?”

    “百度词语解释说只要好看就行,或者在您眼中好看就行。”光脑解释道。

    “那我们试试吧,如果成功,我就正式开始任务。”

    于是从清晨到日落,高峰和光脑孤独的等待着,只有比往日更浓烈的嫌弃。

    “为什么大家反映这么激烈?”高峰不解。

    “可能是因为您没有地球人的魅力吧。”光脑回答。

    “哦……”高峰见那个一个多月不见的女人再一次散落了一地东西,放下手里的纸板过去帮忙。

    “这是我女儿铃铛。”女人开心的介绍。

    我知道,我感觉到了脑电波,她很健康。

    “咦,这是你写的吗?”

    高峰点点头。

    “你觉得我算不算美女?”

    高峰再次点头,最起码你是三个月来,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地球人。

    直到脸上感觉到一个陌生的触感,软软的,暖暖的。

    闻着对方发丝的清香,看着女人纤长的睫毛,听着她砰砰的心跳,这是亲吻?

    一个简单的动作,奇妙的感觉。

    “主人,您有魅力了。”光脑宣布。

    “以后找个工作,踏踏实实的干,不要老晒太阳了。”女人笑了笑推着孩子就要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高峰忍不住问道,这是自己在地球第一个……真正接触的人类。

    “任欣欣。”女人笑的明媚,自己似乎能够区分她于别人不一样的笑容了。

    “我叫高峰。”

    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名字的人,任欣欣。

    @@@@

    “高峰,公园里的流浪汉?”任欣欣不可置信道。

    “是我。”高峰看了一眼已经在慢慢苏醒的女孩,“铃铛长大了很多。”

    “你……”他记得铃铛,记得自己,记得公园的流浪汉,真的是高峰。

    “妈妈,这个漂亮的叔叔是谁?”铃铛睁着大眼睛,从小就喜欢美丽的事物了。

    “铃铛,不可以说叔叔漂亮。”

    “可是叔叔就是很漂亮啊,比漫画里的人都漂亮。”铃铛一脸认真。

    “你是在夸我吗?谢谢!”高峰望着铃铛。

    “叔叔,我夸你,你不高兴吗?”铃铛疑惑道。

    “应该……是高兴的吧。”高峰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那您为什么不笑?”铃铛用两只小指头提着自己的嘴角,“像这样。”

    高峰模仿着,缓缓弯起嘴角,这是微笑吗,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

    任欣欣一下愣在了男子华美的笑容里。

章节目录

重生在民政局门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暴躁的螃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躁的螃蟹并收藏重生在民政局门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