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地走过来,“左护法后天还要出席婚宴。”

    “我相信阿策有分寸的,不会打他脸的。”纪无敌老神在在。

    钟宇转身要走。

    “对了,阿钟。”纪无敌道,“我今天看到阿尚的脖子上有红红一点点,好像被啃咬的痕迹。”

    钟宇身影一顿,然后淡淡道:“我啃的。”

    “……”纪无敌感慨,其实诚实也是一种无趣啊。

    当夜。

    纪无敌全身光溜溜地等袁傲策回报战果。

    袁傲策扭着手腕回房,用两个字概括,“搞定。”

    接下来,他翻身上床。

    只见烛光照耀处——

    锦被翻浪,床柱摇晃,好一室春光荡漾。

    第二天。

    左斯文未出门半步。饭菜都是差人送进去的。

    对于左大护法当时的状态,两个送饭的人事后各有各的形容。

    一是气虚体弱,面色苍白,躺在床上呻吟不止。

    二是神清气爽,面色红润,望着礼单奸笑不已。

    ……

    至于真相,只有到第三天,左大护法上花轿时才知。

    众人翘首以盼的大婚之日终于到来。

    由于左斯文的坚持,花轿终究没有派上用场。

    在炮竹声中,左右两大护法穿着喜服,骑着一黑一白两匹马围着辉煌门绕了三圈。

    武林同道权当看状元榜眼衣锦还乡,鼓掌还鼓得挺起劲。

    到了拜天地的时候,纪无敌高坐在喜堂之上,笑得一脸灿烂。

    “一拜天地!”

    左斯文看着右孔武正儿八经地弯腰下去,鼻子狠狠地喷了一声。

    然后一只手突然搭上他的背,施力。

    左斯文瞪着右孔武那只横过来的手,又看看客人们幸灾乐祸的眼神,心不甘情不愿地弯腰。

    “二拜高堂!”

    左斯文猛然转身,望着纪无敌,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纪无敌站起身道:“这顿喜宴,各位都出钱了,所以随便吃没关系。”

    ……

    四周响起激烈筷盘相撞声。

    左斯文想起那堪比公主出嫁时嫁妆的贺礼,气焰慢慢蔫了下去。

    “二拜高堂!”

    喜婆又提醒了一遍。

    左斯文这才和右孔武一起,慢吞吞地弯腰。

    “夫妻对拜!”

    ……

    左斯文身体僵硬了。

    右孔武倒是挺积极,还催促道:“还不快转过身。”

    左斯文对于他的积极万分不解,不过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只好敷衍着转过身,低了低头。

    “新郎新……”喜婆的‘娘’字在左斯文的瞪视下硬生生改了,“郎,进洞房。”

    出于人对起哄的本能,很多江湖中人还是站起身,朝着他们哄笑。

    左斯文只觉得脸上一阵燥热。

    不是只打算逢场作戏的吗?怎么感觉好像真的要进洞房似的。

    现下也容不得他东想西想,辉煌门弟子早在自家门主的授意下,拥着他们进房间。

    左斯文磕磕绊绊地走着,目光紧紧地盯着四周推搡他们的人的面孔,并决定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好好地找个机会让他们知道,左护法的权威不是那么好挑衅的!

    袁傲策看着一脸奸笑的纪无敌,“新房布置好了?”

    纪无敌嘿嘿笑道:“我花了大价钱向神医谷的人买的,我另外还留了一点,一会儿我们试试。”

    袁傲策挑眉道:“你觉得我们有必要用这个?”

    纪无敌干笑道:“尝试新事物嘛。”

    一个辉煌门弟子突然匆匆走来,手里还抓着一只信鸽。

    袁傲策眸光一沉,伸手接过信鸽,从它的腿上抽出纸条,展开。

    纪无敌看着他越皱越紧的眉头,好奇道:“发生什么事了?”

    “大事。”

    被婚礼繁冗的礼节拖累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上的左斯文和右孔武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找东西吃。

    辉煌门一干小弟在左右两大护法的权威加威胁下,统统被扫到门口听墙脚,但听来听去都是嘴巴的咀嚼声。

    小弟甲惊叹:“两位护法也啃得太久了吧?”

    小弟乙:“还有吞咽声。护法不愧是护法,连口水也比别人的多。”

    小弟丙:“可是为什么还有撕扯声呢?”

    小弟丁:“……会不会是憋太久了?”

    小弟甲乙丙一脸你很弓虽的表情。

    对于外面的这些恼人的对话,里屋没什么反应。

    其实不是不想有反应,而是他们发现在不该有的地方有反应了。

    比如——下腹。

    左斯文和右孔武的目光突然都朝对方的下腹扫去。

    由于两人是对着坐的,所以桌子为屏障,很好得将彼此目光隔开了。不过从对方的目光,他们就猜到大家的状况差不多。

    “我想,这应该是门主的杰作。”左斯文牙齿又开始痒了。

    右孔武很镇定地点了点头。

    “其实这种药……”腹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左斯文不得不加快语速道,“也可以自己解决的。”

    右孔武挑了挑眉。

    “我先解决,你等一下。”说着,左斯文径自跳上床,扯过被子,遮住自己。他回头见右孔武还往这边看,不由恼羞成怒道,“还不把头转过头。”

    右孔武一声不吭地转头。

    左斯文不及细究他今日特别合作的原因,解开裤带,迫不及待地解放着那里。

    突然,一个影子笼罩在他的上方。

    不等他说话,一只手就伸进他的裤子,拨开了他的手。

    “你?”左斯文呆住,脑海一片空白。

    右孔武躺在他的身侧,一只手有意无意地垫在他的颈项下,另一只手则帮他卖力地上下抚弄。

    左斯文原来还想说话,但是下腹的快丄感很快将他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啊。”随着一声从紧绷到放松的呻吟,他的身体慢慢松软下来。

    但是身边的人并没有就此退开,反而得寸进尺地拉下他的裤头,朝他另一个禁地进攻。

    “你做什么?”左斯文惊怒地转过头,却正好迎上一张等待已久的嘴巴。

    右孔武的舌头强硬地撬开他的牙齿,与他的舌头在口中翻搅起来。

    左斯文震得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下面的手指扩张成两根,他才愤怒地推开,“你做什么?”

    右孔武缓缓收回手指,脱下裤子。

    左斯文看着那比自己更粗更长的挺立正冲着自己,整个人顿时涨得通红,“右孔武,你敢?”

    “你有没有觉得,又开始难受了?”右孔武的手抓着左斯文又硬气的某处。

    自己的弱点被对方抓在手心,左斯文不敢乱动,“右孔武。等这件事过了,我一定会替你找个……好女人。美女,绝世大美女……哦!”

    右孔武在他开条件的刹那,猝不及防地插入。

    “你!”左斯文满头大汗地瞪着他。

    “我要你。”自从发现自己之所以处处针对他、听到门主说他和他之间的关系忍不住大圣反驳是因为害羞和心事被揭穿的尴尬后,他就不再甘于退守在同门这层关系里。只是等待是漫长又煎熬的。所幸,等待并不是无止尽的!

    右孔武一点点地深入,看着身下人发红颤抖却又忍不住被激丄情和欲望席卷的身子,内心无比满足。

    ……

    听着屋里愤怒加销魂的呻吟声,小弟甲偷偷夹紧双腿:“不愧是两位护法,果然不同凡响。”

    小弟乙坚持不住,率先落跑:“我要去茅厕。”

    小弟丙和丁跟着跑。

    剩下小弟甲咬着自己的拳头,坚定地说:“我一定要听完全场。”

    ……

    这一听,就是一夜。

    <!--

    --------------------------------------------------------------

    书籍名称:《朽木充栋梁》  作者:酥油饼

    本书籍由网友“1498374981”上传  日期:5/26/2012 4:09:38 pm

    书包网 .bookbao8.m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章节目录

《朽木充栋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酥油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酥油饼并收藏《朽木充栋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