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b市市中心的医院门口忽然来了两辆警车。

    同一时间,陆泽漆的电话响起。

    是警察局的宋清明打来的。

    陆泽漆看了一眼怀中沉睡着的于苏木,起身,走到卧室外接电话。

    宋清明在电话中告诉他,展瑜已经承认毒是她自己下的,陆淮南已经被放出来,关于这件案子,已跟于苏木再无关系。

    对于这个结果,陆泽漆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只是有件事,我很奇怪。”电话那头的宋清明说。

    “宋副队有事可以直接说。”

    “当年发生的那起绑架案,于苏木的父亲于石韦也是参与其中的一员,包括当年你母亲发生的那场车祸,与她相撞的货车司机,就是于石韦。”宋清明说,“但你身边的那个女孩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

    “对,她不知道。”陆泽漆很平静地说,“也谢谢宋副队没有告诉她。”

    “为什么?”宋清明问,“那个女孩变成了你的女朋友,可她的父亲却是害你母亲的凶手之一”

    “没有为什么,我爱上了她,所以这一切我可以不计较。”

    “陆家二少爷这么宽容?”显然电话那头的人不相信。

    陆泽漆失笑:“对,最初我接近她的确有目的,想过要报复,但最后放弃了。”

    听了这话,宋清明便明白了。

    陆泽漆是个理智的人,知道什么对他而言更重要。

    他爱上了单纯的于苏木,便不想将她父亲的过错转移到她身上。

    他希望她能快乐幸福地活下去。

    “我知道了,祝福你们。”

    “谢谢。”

    挂了电话,陆泽漆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后,走回卧室。

    他在床上躺下后,迷糊中感觉于苏木贴了过来,抱着他,然后才安心地继续睡了过去。

    陆泽漆看着她恬静的容颜,想起她十一岁时的模样。

    那时候,连他也不知道,原来他会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

    一个学期后,陆泽漆正式从b大毕业。

    在即将步入大三的那年暑假,于苏木一直都在泽仁集团勤勤恳恳地工作。

    六月,泽仁集团在丽江的种植基地举办了“泽仁集团中药材基地参观”的活动,邀请了海内外知名的制药商前来参观。

    那天,于苏木作为翻译出现在现场,非常忙碌,连喝一口水的工夫都没有。以至于当陆泽漆带着一群外国企业家来参观时,便见她在人群里,忙碌地穿梭着。

    一旁的江梁不由得感叹:“老板娘真勤劳,据说天未亮,她就跟着翻译团队一起过来,现场的外国客人都对这位翻译工作人员非常喜欢。”

    陆泽漆微挑眉,老板娘这个称呼深得他心。

    江梁看见自家二哥嘴角勾起的笑容,立刻懂了。

    他对手下使了使眼色,那人也立刻懂了。

    于是在于苏木工作完之后,有同事上来问:“老板娘,喝口水歇歇吧!”

    对于这个陌生的称呼,于苏木愣了片刻才说:“谢谢。”

    片刻之后

    “老板娘,办公室那边开了空调,你要不要去休息休息?”

    “老板娘,这个草莓很好吃,刚刚从基地树上摘的,你要不要尝尝?”

    “老板娘”

    最后于苏木有些受不了:“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老板娘?和平常一样叫我于苏木就行。”

    “不行啊”有人苦恼,“这是江经理要求的。”

    又是江梁,他这个给别人取外号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呢

    于苏木略无奈。

    这时

    “老板娘,老板在不远处等您”

    于苏木一愣,看过去,不远处的男人正倚在黑色的布加迪旁边,静静地望着她。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领恤,外面套了一件薄款休闲西装,下面穿着浅色长裤,长身玉立,异常矜贵。

    于苏木看着,不由得想到一句话:我这一生遇见的所有人中,任他们多漂亮,都不及你矜贵。

    人的一生注定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幸运的是,给予她惊艳与温柔的,是同一个人。

    于苏木跟着陆泽漆回到西苑后,由于一整天的忙碌,身上有汗的黏腻感,她一回家便准备洗澡。她在衣橱翻找衣服时,意外地在一堆男士衣服中发现了一件印花女士家居睡衣。

    她抿了抿唇,将那睡衣丢在一边,拿了陆泽漆的白衬衫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后,于苏木看着那件女士家居睡衣,最终没忍住,拿着出去找某人兴师问罪。

    当她气势汹汹地从卧室走出来,便见男人正倚在沙发上喝水。

    他也洗好了澡,穿着黑色的睡袍,垂在额间的黑发上一滴水珠滴落在他健硕的胸膛上。

    似乎感觉到她的怒气,陆泽漆转头,眸色沉黑幽深:“怎么了?”

    原本兴师问罪的人被美色迷惑后,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举着女士家居睡衣问他:“这个你为谁准备的?”

    他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杯子:“苏苏,过来。”

    她不想过去,但碍于他的威严,便不情不愿地挪了过去。

    下一刻,他抓着她的手腕一扯,便将她扯进怀里。

    陆泽漆单薄的唇瓣一张一合,在她耳边淡淡地解释:“很早的时候,为你准备的。”

    她咬唇望着他,明显不相信。

    他也不着急,只道:“尺寸是你的,不相信,我帮你换上。”说完,果然开始动手去解她衬衫的扣子。

    “不要!”她连忙制止他的动作,着急了,“我相信。”

    “哦。”他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止,薄唇顺便含住她的耳垂。

    她咬唇,双眼含雾,脸红扑扑的:“我说我相信。”

    “嗯。”他继续解扣子,继续咬着耳垂。

    最后扣子被解开,他却并没有帮她换上,而是在沙发上将她正法。

    两个小时后,苏木脸红扑扑地看着地上凌乱的白衬衫,将那套干净的印花家居服穿上。她刚要起身,便被人抱住腰。他将脸埋进她的腰间,柔软的黑发贴着她的肌肤,一副乖巧的样子:“去哪儿?”声音带着餍足后的慵懒气息。

    “有个翻译邮件,我答应客户,晚上发给他们。”

    “嗯?”

    她忽然笑眯眯地说:“老板娘不是白叫的啊!既然被叫了老板娘,当然要与老板一起奋斗,为老板的事业尽自己一点儿绵薄之力!”

    他被她的话逗笑了,坐起身,如墨般的双眸凝视着她:“让你在公司当翻译只是一种锻炼,没有人要给你压力。”

    “我知道啊!”她说着,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是我想给自己压力,这样才能有动力做得更好,才能让我更有信心与你站在一起。”

    “嗯?”他眉头微蹙,“我令你感到不安了吗?”

    “不是啊!”她想了想,才对他说,“没爱上你之前,我以为这一生都会平淡无奇,碌碌无为。爱上你之后,我才发现,这一生或长或短,我却愿意从这一秒开始活得认真,不断充实自己,勿忘初心。”她顿了顿,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谁让我这么喜欢你”

    在喜欢与爱之间,她还是选择了用前者表达这样她不会觉得太害羞。

    他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他说:“苏苏,我也爱你。”

    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未想过婚娶

    在遇见你之后,我希望能与你在一起,笙磬同音,儿女双全。

    愿时光能缓。

    愿爱人不散。。

章节目录

泽木而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子喵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喵喵并收藏泽木而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