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此时的嘴脸必定很老鸨。

    小六儿随着我扯袖子的力道一个踉跄,柔柔软软地倒入白然的怀中,哭得更是千树万树梨花开了。

    我万分不解,她演得如此卖力又有何用,我抓又不是她和范天涵的奸。就在我犹豫是否要提醒她省点力气留着演给小五儿看时,白然忽然道:“浅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如此计较,令我不免要怀疑你是否妒忌我与她了。”

    我双眼呆滞地望着他,心内一阵戚然,这少年真可怜,年纪轻轻的就有臆想的毛病,未来的路如此之长,他可如何是好?

    过不多时,姜溱等得不耐也寻来了,然后小五儿也出现了,整一个大团圆谢幕的景象。

    接下来不免是一番真相大白,小五儿气得发抖,小六儿哭哭啼啼,白然却是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小兄弟,你这小情人儿我也不要了,我见你也是情窦初开,给你个教训罢了,这天底下的女人,哪有个信得过的。”

    小五儿冲上去欲与他拳脚相向,他侧身一闪,小五儿贴在柱子上缓缓滑下。

    我实在看不过眼:“原来堂堂白蒙族大将军也无非是个热衷于糟蹋良家妇女之徒,还道什么给个教训,真当足了自己慈悲济世,我看你也不过是年幼时遭过女子欺辱的可怜虫罢了。”

    白然不怒反笑,忽地靠近我:“浅儿,你这付伶牙俐齿的模样倒是成功令我刮目相看,可有兴趣与我暗通款曲一番?我这人向来识世俗于无物,并不会介意你是有夫之妇的。”

    我望着他近在眼前的俏脸,一拳抡过去,他轻巧地挡开了,且不知从何处变出一把小铜镜,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瞧瞧你这恼羞成怒的小脸真是惹人疼哟。”

    我生平首次恨自己没有盖世武功,无法一掌让他化成灰在尘世中轻舞飞扬。

    场面僵持不下,忽地,情势峰回路转,铜镜从白然手中脱落,咚一下砸在一旁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姜溱脚背上,她哇哇叫起来。

    白然摊在了地上,痛苦地蠕动着。

    姜溱捂着脚背跳:“他毒发了。”

    小五儿从地上爬起来要冲上去踹白然几脚,我阻住了他:“趁人之危不是大丈夫所为。”

    语毕掏出绣花针,咻咻咻地飞了白然满身,拍拍手对姜溱:“救人要紧,快去厨房把药端来。”

    姜溱与小六儿往厨房跑去。

    在等药的过程,我与小五儿坐在栏杆上,晃荡着脚欣赏扎满了针的白然在地上蠕动个不停,像个刺猬。

    范天涵见到的,便是我与小五儿幸灾乐祸的没心肺模样。确认白然喝下药后,我便被他拎回房教训了。

    ……我在还原事情真相给范天涵听时,自然是要加油添醋一番的。

    “是故,我觉得白然罪有应得,我乃替天行道也。”我最后对范天涵总结道。

    范天涵一时无语,半晌才道:“且不管谁是谁非,你都不该多管闲事。从今往后,你莫接近白然便是。”

    我不解:“为什么?”

    他笑道:“若他为了证明与我看女子不可信,也把你骗了去该如何是好?”

    我仔细地思索了一下:“这的确是苦恼人,以他的美貌,我是断无拒绝之由的。”

    范天涵闻言脸色一变,忽地绕到我身后勒住我脖颈,扣紧了往他怀里带,不松不紧的力道勒得我直求饶:“任他千般妖娆,也比不上你浩然正气,我对你定是不离不弃。”

    他贴在我耳边夸:“清浅,你真是有情有义。”

    我的伟大情*自然是知道,莫再夸我,我已是听腻。

    正得意间,范天涵忽地俯身吮了一吮我的耳垂,我瞬间僵住。

    我佛慈悲,不带如此突然袭击的。

    鸢鸢相报(三十二)(1)

    姜溱言白然的毒虽已解,但他被喂毒时间十分之久,体内残毒渗入五脏六腑,相当难以清除,还需很长的一段疗养时间。姜溱还言,她听闻那日我们搭救的那天谴女子是白然的小妾,便是她暗地里喂了白然长达半年的毒,此等耐心与毅力,谁与争锋。

    总而言之,一番话下来,姜溱轻易地勾起我那云游四海良久的良心,觉得或许我得为这众叛亲离的白然送点春天般的温暖,毕竟我们大汉民族闲来无事就爱雪中送炭。

    这日,我与姜溱在厨房里煎药,我煎的是给范天涵喝的补药,她煎的是替白然清残毒的药,而她煎到一半就匆匆被萧副将勾引去行一些苟且之事,只来得及交代我把两碗水煎成八分碗,趁热端给白然喝。

    我把范天涵的补药煎好后却四处寻不着他的人,估计是小五儿又给他透了风声,跑去躲起来了。

    无奈之下我只得蹲在厨房盯白然的药,他的药熬开了后的味道真恶心,一股腥臭味,像是雨天翻腾起来的臭沟水之味,我万分怀疑是小五儿给了姜溱甚好处,让她往里面放了几条腐烂的咸鱼。说到小五儿,他与小六儿的爱情未能通过这次考验,最终这对小鸳鸯成了相看两厌的陌路人,每日争吵不停,恨不得捅对方两刀的模样。而且为了撇清关系,小六儿更名为小七儿,后因谐音小乞儿,觉得不甚吉利,便又更名小八儿,对此我不胜唏嘘,这名儿取得,可谓更上一层楼呀更上一层楼。

    但小五儿对白然的厌恶却是与日俱增,每每露出要对他剥皮抽筋拆骨的神情,很是狰狞。

    一个时辰过后,白然的药算是熬成,我端着碗向他厢房走去,一路上闻者碗内阵阵恶臭袭来,十分想呕。

    到了白然的房门口,我踟蹰了一会儿,终还是敲了门。屋内没回应,门是半掩着的,我便推了门进去。

    他穿一袭白衣,背对着我立于书柜前,手里还握着着一卷书。

    我正斟酌着如何开口,他倒先出声了,“浅儿,你总算是来了。”

    我讶然:“白然,你如何知道来人是我的?”

    他淡淡道:“练武之人多少还是有点耳力的。”

    我暗自惊叹,他说得轻巧,但其实他由始至终没回过头,仅凭脚步声中气流的震动和每个人不同的气息就能辨别来人,此等境界的内功,绝对不在我师傅之下。

    我按下惊叹,笑道:“来喝药罢。”

    他转过身来,接过我手中的药,一饮而尽。

    如此豪爽痛快,让近日来为哄骗范天涵喝药而精疲力竭的我一阵酸楚,恨不得拉他去表演给范天涵看。

    他以袖抹去唇角的药汁,笑道:“浅儿,你还是舍不得不关心我对么?”

    我努力平息脚底窜起的火苗,忽地想到劝他招安的事,便假笑道:“非也非也,我虽一介女流,但关心的却实实在在是国家大事。”

    他一声冷笑:“国家有什么大事,无非是君主臣子们吃撑了闹场罢了。”

    虽然他所言极是,但我还是得硬着头皮道貌岸然,于是我劝道:“白然,招安罢。”

    他沉吟半响:“我接不接受你们汉人的招安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么?”

    我此时忽有了一股浩荡的民族之情,从脚底冲到肚脐,很是激情澎湃:“这是自然,此乃关系到苍生社稷之事,你若接受招安,战争就可到此为止,没有战争,便没有生灵涂炭,老百姓从此就可以安居乐业,这对于汉族和白蒙族的百姓来说都是一大福音。”

    他微偏着头,很认真道:“依你看来,白某莫非是会在乎生灵涂不涂炭之人?”

    鸢鸢相报(三十二)(2)

    我一时哑口无言。

    他挑眉,眼底荡着笑:“那若我说,我愿为了你招安呢?”

    我心下一惊,后退了几步道:“白然,并不好笑。”

    他安静地望着我,竟是满满情意的样子。

    我咽了咽口水:“白然,我乃有夫之妇。”

    他半晌不出声,最后苍凉一笑:“我已说过,我并非会在乎世俗之人。”

    我惊到合不拢嘴。

    他嘴角一直噙着一丝微笑,微笑慢慢加深,最后咧嘴大笑起来:“哈哈,浅儿,你以为……哈哈,我对你……哈哈……”

    他笑到捂着肚子直不起腰。

    我揉一揉额角,甚是无奈。

    待到他笑声渐歇了下来,我又道:“白然,那你究竟招安不招安?”

    他直起身子,正要开口,又嗤一声笑了起来:“我招……哈哈不行……哈哈,浅儿……我一见你的脸就……哈哈……就想笑……哈哈哈哈。”

    我端起空碗,捏着拳头自顾离开了。

    我经过庭院的时候被小五儿叫住,他狐疑道:“夫人,你为何从那个登徒浪子房中走出来?”

    我知道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定是认为只要与白然讲过话的女子便会贞节不保。

    我安抚他:“我去送药给他,顺道劝他招安。”

    小五儿一脸不屑:“他不就一淫贼,朝廷又不是开妓院的,招揽什么恩客!”

    我闻言脑海中开始勾勒场景:珠帘摇摇,丝帐飘飘,满朝文武个个妩媚娇俏。白然左搂宰相右搂尚书,腿上坐一个皇帝,颈上勾一个皇子,而太监大臣们在庭中互相追逐着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又有角落里不知何人时时传来声声嘤咛……哇!多么繁荣的景象。

    小五儿这孩子不愧是说书人之后,讲话特有场面感。

    小五儿手在我面前挥舞了许久,我才回过神来,咳一声解释:“除了引诱良家妇女,白然自然另有其可取之处。”

    小五儿撇嘴:“有啥可取之处,我就不明白了,他都已经是我们阶下囚了,为什么将军和夫人对他如此礼遇,若是我,一刀解决了就是,何必跟他废话。”

    唉,这孩子没见过世面,目光浅薄。

    我摇头:“小五儿,白然是百年不遇的人才,适才我去找他,他仅仅凭脚步声和气息便能判定来人是我,此等高深功夫若无数十年的内功修炼是无法达到的。”

    小五儿露出鄙夷的神情,嗤一声:“听个鸟声,他知道你一定会去找他的,所以门一被推开他就叫唤浅儿,我适才端饭去给他时,他就背对着我唤浅儿,还有之前姜大夫端药去给他时他也是背对着就唤浅儿。”

    我缓缓地望向白然居住的方向,脑子里浮现他捂着肚子笑的模样,恨得咬牙切齿,于是沉吟了一下,开始想象他被满朝文武压在身下的模样,汗津津的小脸,摇着螓首大叫我不要我不要。皇帝老儿一把扯住他的头发,淫笑道,你不要也得要;皇子舔舔他的脸颊道,白哥哥,我仰慕你很久了,今日我要我要我就是要;尚书大人枯枝般的老手抚着他白嫩的脸颊道,美人儿莫要怕,尝过了你就知道个中滋味,以后还缠着我们要……白然闻言潸然泪下,摇动着小蛮腰道,那你们要温柔哟……

    哇哈哈,算是扯平了罢。我觉得我为人很是公道。

    书包网 bookbao8.m 想看书来书包网

    <!--

    --------------------------------------------------------------

    书籍名称:鸢鸢相报  作者:赵乾乾

    本书籍由网友“美芽”上传  日期:2010-11-20 10:45:23

    书包网 .bookbao8.m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章节目录

鸢鸢相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赵乾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乾乾并收藏鸢鸢相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