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生,第十一个预订目标已经开始突袭切尔诺伯格主要设施,第五区域范围内精神能量级别已达标,请指示。”

    “完毕。”

    站在一个空旷的在建写字楼顶层,推进之王小姐按着左耳的通讯器低声汇报,长到肩膀的暗金色发丝在空中随风飘舞,威武若狮王的鬃毛一般。

    在她身边的,是原格拉斯哥帮二三四五六头目,现任幻境保安部第一小队的各位干部。

    维娜静静的看着下方燃烧着的街道,似乎勾动了什么回忆,目光渐渐变得有些不善。

    “原地待命。完毕。”

    通讯器里的声音略有些模糊,维娜紧紧皱着眉头,但还是按捺情绪回答。

    “收到命令。完毕。”

    维娜按掉通讯器,一屁股坐在天台上,抬头仰望着被巨大环境隔离术式分割的天空。

    眼不见心不烦。

    这场灾难,已经开始整整六天了。

    早在十五天前,白先生就如同未卜先知般带领着大批幻境成员分批次隐藏身份进入切尔诺伯格。

    大半个幻境的干部都在这座乌萨斯的移动城市上。

    罗德岛的阿米娅等人也在与白先生协商后登陆切尔诺伯格,并且协助赫默和天火她们在港口区布置那道超大型术式。

    而她们这些战斗员则被白先生分批次安排到切尔诺伯格的各个区域进行监视。

    在监视的同时,还要用从白先生那里接手的特殊仪器监控自己监视地区的‘精神能量级别’。

    维娜看了一眼自己手边约莫书包大小的精神能量感应器,它的显示器上只标注着一个数字。

    【区域平均奥量:19】

    按照白先生的说法,这个精神能量单位超过18的时候,就要给他打电话通知一声。

    不过,还是没有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维娜懒散的抱着后颈躺在天台上。

    “还要继续忍耐啊......”

    ......

    ......

    感染者,感染者,感染者......

    到处都是感染者。

    街道上躺满了在乌萨斯的冬日里冻得硬邦邦的尸体,地面上全是血色冰晶,隐隐的似乎都能闻到一股尸体刚刚下葬时独有的恶臭味。

    吱啦——

    一个脑袋上顶着两个团子的金发小脑袋从街道上的某一个井盖下悄悄冒出。

    先是小心翼翼的等待了一会儿,然后动作迅捷的从下水道里窜出,脚步极快,身后明明背着一口大黑锅,双脚落在地上却没有丝毫声响。

    快速飞奔,然后立刻扑到一个个尸体前在衣物里翻找。

    有的时候会找到一两个口香糖,有的时候则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小小的巧克力,还有的时候干脆就把整个背包一起带走,顺手还拿上几件跟自己身材相差不大的衣裳。

    若是听到隐约声响,她便猛地一扑钻进一栋栋楼房之间的狭小角落里,或是迅速匍匐前进,一头把自己混进地上已经冻硬了的尸体堆里。

    明明是个身材娇小、模样可爱,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可种种乌萨斯军事战术动作却是无比熟练。

    不过,即便如此,这女孩现在的境况也极为窘迫。

    肚子饿的扁扁的。

    一边动作迅速的将一个个耐储存的小零食放进背包里藏好,女孩一边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口中一边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什么东西。

    “......朊病毒、认知错位、个人种类否定、自我认知崩塌,不能吃不能吃不能吃不能吃。”

    “古米古米一级棒!你的生存记录是二十一天零一十四个小时,切尔诺伯格的城市内资源很多,你一定能找到更多东西吃的。”

    “干巴爹!”

    口中碎碎念叨着,名叫古米的女孩一把拎起干瘪的背包扣进背后的大锅底下。

    动作无比熟练。

    从前天开始,感染者们就在有秩序的收集城市内的物资。

    食物、衣服、药物、燃料、调料、铁制物等等等等......

    切尔诺伯格城市居民的生存环境本身就算不上良好。

    由于环境恶劣,切城的粮食出产量只是勉强达标,再加上小半粮食都用于出售换取其他物资的关系,居民的食用物资都是定量出售,绝大多数人都处于家中只有少数存量的情况。

    因此,在无土粮食生产区落入整合运动手中之后,城市里的居民们哪怕没有遭遇感染者,也大多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或是待在家里等死,或是像古米一样外出寻找食物。

    当然,除了粮食之外,还有一些通过城市商品渠道从外部购入的甜点零食饮料,也多亏了这一点,古米才能在切城的这种环境下保持营养均衡。

    要知道,在饥饿情况下,想要保持营养平衡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如果古米没有找到那一批被遗漏的果汁饮料,估计再过三四天,败血症就该找上门了。

    不过,即便勉强能够生存,古米也没有安逸下来。

    她清楚现在自己所处的环境有多危险。

    根据她这几日的观察,无土粮食生产区、循环水站、通讯中枢这三大重点区域都已经被整合运动率领的感染者们占领了。

    而且这些感染者和街道上那些空有力量,却只知道胡乱挥洒、肆虐的垃圾们不一样,他们有着统一的指挥体系,严明的秩序,目的性极强。

    哪怕是在完全毁灭了切尔诺伯格军事体系的现在,在这几个设施周围巡逻的整合运动成员们也没有丝毫懈怠。

    古米自认,凭借她的能力,是没办法在他们眼皮底下单人入侵这几个设施的。

    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别看古米现在身上还穿着这身切尔诺伯格军人第三中学的校服,但在四五年前,乌萨斯内战最严重的时期,她就已经是乌萨斯的正式军人,曾作为童子军入选过某精英特种部队,并接受过超高负荷训练。

    甚至,她曾经还在某次示威式军事演习背景下的特种生存比赛中,以绝对优势获得过冠军。

    早在从军时期,古米就已经测验过自己的潜能级别。

    四星级潜能,

    职业倾向,重装。

    这等天赋,堪称千里挑一。

    哪怕是这些街道上杀普通人如杀鸡般轻松的感染者们,在古米面前也就是盾牌一拍的事。

    如果不是因为感染者数量太多,而且这些感染者背后又有整合运动撑腰,她才不用像现在这么小心翼翼。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整座切尔诺伯格基本已经被掌握在整合运动手中。

    打是不可能打的。

    感染者虽然很菜,但是数量足有数千,而且整合运动的感染者干部们一个个可都是超级高手,她就是再强也不可能从切城东街杀到切城西大门。

    既然如此,那她就只能往外逃了。

    不过众所周知,普通人是无法长时间在野外环境生存的,超高源石能级别的环境,哪怕是职业者也撑不了多久。

    只有移动城市才能抵抗外界环境。

    如此总结下来,路就只剩下了一条。

    港口。

    古米双眼微微眯起,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露出大概十分严肃的表情。

    目的地决定了。

    不过,该怎么过去呢?

    古米背着大锅把自己隐藏在巷尾的阴影角落,搓着校服边思索起来。

    正寻思着,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爆鸣声。

    紧接着,屁股底下的地面嗡嗡的震了两下,把古米震得身子一歪。

    这动静吓得她立刻小步跑到巷口角落,从背包里拿起望远镜十分慎重的往外面瞅了一眼。

    不远处的街道上,一个腰间系着校服的乌萨斯女孩猛地抡起大锤,锤头上包裹着闪耀得几乎刺眼的源石能,挥舞之下,轰然间便把面前包围上来的感染者砸成一阵血雾。

    悍烈血腥的气势,慑得周围十几名感染者一个个不自觉的便顿了脚步,但踌躇了几秒后,却又在某种信念的支撑下,嘶号着向女孩的方向冲去。

    然后一锤一个的被女孩砸成一团团碎肉。

    古米小心翼翼的缩在墙角呆呆的看着,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街道中央的女孩猩红着双眼,双手持着大锤,面对前赴后继没完没了的感染者们,口中响起一声极暴躁的吼。

    “给我死啊!”

    “杂碎们!”

章节目录

一切从只狼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荡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荡川并收藏一切从只狼开始最新章节